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西安事變被隱淡的史實:周恩來根本沒有勸張學良送蔣介石回南京

——兼析張學良晚年拒歸

中共一直標榜周恩來勸阻張學良送蔣回寧,既英明亦義氣。事實卻是:直到12月28日,周恩來還對日本趕回的張學良政治顧問苗劍秋說:「我相信他很快就回來。」另一重大細節:蔣介石也不同意張學良陪送南京:「這於你是不利的。」蔣這一誠懇態度促使張學良下決心結束「事變」,執意送蔣回南京,以示謝罪。

1936年西安事變,二十世紀國史重大拐彎處。中共秉承“遠方”(莫斯科)旨意,和平解決。國共雙方妥協,蔣介石放棄剿共,共產黨承認國府。25日,放蔣回寧。這一解決方案,明顯有利莫斯科與中共。因為,蘇聯不希望中國分裂,希望中國“團結一致”,共同對付日本,幫他擋住這個野心勃勃的世敵。九•一八後,關東軍佔領東北全境,號稱百萬,蘇聯明顯感到威脅,後來還真發生1939年5~9月的哈勒欣河日俄邊界戰爭(亦稱諾門坎戰役,蘇軍代表外蒙,日軍代表滿洲國)。

西安事變的“和解”,實以犧牲東北軍、西北軍為代價。按中共向莫斯科彙報:東北軍14個步兵師、三個騎兵師,除105師九個團,其餘均三團制,共57個團;以每團千人計,約六萬人。西北軍(十七路軍)一個師四個旅,共17個團,約兩萬人。

正由於西安事變對中共影響重大,中共史書做盡手腳,屏蔽重大信息。

中共、赤俄前後態度

事變前,中共慫恿張學良、楊虎城扣蔣,準備押蔣至赤區公審。事變後,延安高聲要求殺蔣,受到莫斯科高壓干涉。《真理報》嚴厲譴責張楊為賣國賊與日本代理人。同時,斯大林嚴辭電共:

立即釋放蔣,否則我們將斷絕與你們的一切關係。

如果中共不利用他們的影響使蔣獲釋,莫斯科將斥責他們為“土匪”,並將在全世界面前予以譴責。

斯大林如此決絕之態,對中共極其不利。中共本就是共產國際的下屬支部,失去蘇聯支持,中共深知後果,嚴封密罩,中共幾代黨徒絕大多數不知斯大林曾對中共用詞“土匪”。

但“捉放蔣”對東北軍、西北軍相當不划算,等於“陪著玩”,白白替紅軍得罪頂頭上司,以後怎麼過日子?事實也是:東北軍失去少帥,“二•二”內訌後一蹶不振;楊虎城被迫出洋,十七路軍分化散編。兩軍從此退出歷史舞台。

中共成為西安事變最大贏家,免除滅頂之災,獲得喘息,且拿到合法身分,“龍興”延安,利用抗戰“十年生聚”,最後奪得國柄。

楊虎城的悲憤

事變之初,12月16日,何應欽下令討伐,數十萬中央軍開進潼關,飛機轟炸渭南與赤水車站。楊虎城意識到十七路軍可能要作犧牲,對部下說:“把這個攤子(指十七路軍)摔了,響!值得。”即為改變全國抗日形勢,十七路軍“響”這麼一下,值!不過,此時他還不知道會“犧牲”到哪一步。等到決定放蔣,自己還是蔣的部屬,必須聽命於蔣,“犧牲”的內涵才真正凸顯。

1937年1月,張學良被扣南京,楊虎城既受東北軍少壯派壓力,又囿於中共定調“和平解決”,無法動彈,處境尷尬。1月下旬,他對秘書長南漢宸(1926年加入中共),一吐衷言:

昨天,東北軍少壯派六十多個人,圍坐在我的客廳里痛哭流涕,鬧著硬要我率領他們跟南京方面決一死戰,營救張漢卿(張學良字)。這可叫我為難哩!

南漢宸根據延安指令勸慰:

這事我也聽說了。仗是千萬打不得,你一定要穩住,還是要勸勸他們。周公(周恩來)說,要幫助他們認識和平解決西安事變這個偉大戰略決策的深遠意義。

楊虎城搖搖頭,一陣沉默,嘆了口氣:“實在難哩!早晚還得出亂子。”楊虎城備受各方壓力,處境艱難,已無力掌控局面,焦慮、彷徨、痛苦。

1月27日,楊虎城發現南漢宸上了東北軍少壯軍官要除殺的名單,凌晨三點突訪南漢宸。進門後,重重倚在門上,疲乏地站著說:

我今天有要緊的事情同你談。我們兩人是十幾年的朋友關係……政治關係方面,十幾年來我是對得起你的。1928年在皖北的時候,你們要暴動,蔣介石又派韓振聲到皖北要我逮捕你,我不肯……我不願同你們決裂。1930年入關以後,我用你當秘書長,1932年冬,黃傑兵壓潼關,持蔣介石命令要逮捕你,我不惜冒著引起戰爭的危險,將你放走,從此我與蔣介石的關係越來越壞。……你這次來西安,我當然不反對你站在你們黨的立場,但是,我希望你也要替我打算打算。你剛一來到時,我就對你說,和平解決就是犧牲我。張漢卿主張和平解決,並親自送蔣介石到南京,結果如何,現在差不多可以看出來了,回來希望不大,張漢卿的犧牲是差不多了。共產黨主張和平,可以同國民黨、蔣介石分庭抗禮,他們是平等的。我是蔣介石的部下,蔣介石的為人是睚眥必報的。和平解決以後,叫我怎樣對付蔣介石?所以,和平解決的前途就是犧牲我!

這種情形,你為什麼不替我想一想?你只一味地站在你們黨的方面說話。我現在不能看著自己就這樣完了。我們現在的政治關係是不能再繼續下去了。但是我仍願與你保持純朋友的關係。現在局勢的發展很險惡,不知道會演變出什麼事來。我現在把你送到我老太太家裡去(三原縣東里堡),你在那裡是安全的。你今後不要再過問西安的事情。

國共單獨談判

張學良被扣,機要秘書苗劍秋(1902~1989)大哭大鬧,衛隊長孫銘九(1909~2000)久跪周恩來,哭泣不起。周恩來、博古、葉劍英等再三勸解,這批東北軍官才於半夜離去。

周恩來從南漢宸處得知楊虎城“心聲”,感覺形勢嚴重,與葉劍英天一亮便趕往三原紅軍司令部,商定“戰”“和”。周恩來、葉劍英、張聞天、彭德懷、任弼時、左權、楊尚昆再三研判,認為不能與中央軍開戰。

這裡,中共長期遮掩一截重要事實。1937年1月,潘漢年作為南京密使赴西安,東北軍少壯軍官懷疑其身分逮捕了潘,從他身上搜出國共直接談判的文件,內有劃赤區為特區、提供軍餉、共產黨合法等,國府簽署人張群。苗劍秋執持文件質問周恩來:

為什麼出賣我們“三位一體”協議?你們為什麼單獨談判?難道這就是你們同意讓張學良去南京的原因?這叫什麼統一戰線?現在誰還能作紅軍的朋友?你們不能在西安保持統一戰線,怎麼能在全國保持統一戰線?

苗劍秋與周恩來談了六小時,堅持與南京談判的前提必須釋少帥,但未能達成協議。苗罵周:“你真不識時務,是個蠢人。”這才有1月28日周恩來在三原紅軍司令部堅持紅軍應與東北軍、西北軍“生死與共”!

東北軍高級將領王以哲、何柱國、于學忠本就不願與中共結盟,當他們發現周恩來與南京單獨談判,非常高興,“因為這給了他們一個決裂的借口。”

周恩來也是迫於斯大林壓力,被迫從“反蔣抗日”轉到“擁蔣抗日”,對“和平解決”也一肚皮牢騷。2月1日,周恩來約苗劍秋談話,說了一段相當違反黨性的話:

我很擔心、我很擔心,如果現在用投降解決這個事變,那麼一切都完了。你說的都是對的,現在我才體驗到李立三和陳獨秀當時面臨過的困難。

此處還有一關鍵細節:中共一直標榜周恩來勸阻張學良送蔣回寧,既英明亦義氣。事實卻是:直到12月28日,周恩來還對日本趕回的張學良政治顧問苗劍秋說:“我相信他很快就回來。”

另一重大細節:蔣介石也不同意張學良陪送南京:“這於你是不利的。”蔣這一誠懇態度促使張學良下決心結束“事變”,執意送蔣回南京,以示謝罪。

張學良晚年親述

張學良九十歲親述(光碟錄音為證):

我從國外回來,為什麼又去打共產黨呢?……老總統說實在地,對我是不錯。我回來了,老總統跟我講:“一個你去打劉黑七(按:土匪),一個是你去打共產黨,到山上去。”……我自己選擇了它(打共產黨)……大概一般人都不明白,東北軍是我的包袱。我當時跟(老)總統說:“我不想帶東北軍了。”所以我當京滬衛戍司令的時候,我就不帶這個東北軍了。

張學良說到“九•一八”——

說“不抵抗”是中央的命令,不是,不是的!……那個“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根本沒有請求政府……我沒把日本看透……我就沒想到日本會敢那麼樣來!

張學良評“西安事變”——

誤長官,毀僚友,害部屬。

1958年11月23日,張學良在台灣大溪見蔣介石。張淚涌,蔣濕眶。張對蔣講了一段話肺腑之言——

我先前一直存著一個幻想,誤認共產黨也是愛國分子,希望國共合作來救中國。數年來共匪的作風,使我覺醒,我是幼稚愚魯,我不怨恨任何人,只恨我自己無識。

……總統未作答,只說“西安事變,對於國家損失太大了!”我聞之,甚為難過,低頭不能仰視。

1957年反右,中共反自由民主的嘴臉徹底暴露。蔣介石此時見張學良,應含意“現在你明白了吧”?1975年4月5日蔣介石逝世,張學良輓聯:

關懷之殷,情同骨肉;剛正之事,宛若仇讎。

談及文革後中共出於統戰鉚勁邀他回大陸——

共產黨歡迎我幹什麼?歡迎我回大陸,文化大革命呀。我們奉天吶,有一句土話:“貓給耗子舔鼻樑骨”,沒安好心!

如果我是老總統,會把叛亂的部下槍斃,干出這樣犯上作亂的事,自己早把他們槍斃了。因此自己被關半個世紀,無怨無尤。

張學良心目中,蔣介石一直是抗日救國的統帥,大大民族英雄。他晚年堅決不回大陸,不接受中共的歡呼,不被中共再次“統戰”利用,很令中共失望呵!

2018-5-1 Princeton

注釋:

1.中共中央書記處:〈關於西安情況給共產國際的報告〉(1937-1-20)。載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央檔案館編:《建黨以來重要文獻選編(1921~1949)》第14冊(1937),中央文獻出版社(北京)2011年版,頁21。

2.愛德格·斯諾《紅色中國雜記》(1936~1945),黨英凡譯,群眾出版社(北京)1983年版,頁8~12。

3.南新宙:〈南漢宸的故事〉,載《紅旗飄飄》第25集,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1982年版,頁65~120。

4.愛德格·斯諾《紅色中國雜記》(1936~1945),黨英凡譯,群眾出版社(北京)1983年版,頁17~23。

5.唐德剛整理:《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公司2009年3月初版,頁251~252、274~276。

6.林博(記者):〈幽禁21年張蔣淚對〉,載《中國時報》(台北)2002-6-9。

7.唐德剛整理:《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公司2009年版頁308、331、4(唐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