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東北經濟坍塌 遠超想像 慘烈至極!

從喬四發跡,到趙本山沒落,30年間,東北從老大哥變成了老大難。

東北的衰退,遠超想像,堪稱慘烈!

1978年東北三省10大城市全國排名:

1、長春,GDP51億,全國第5

2、哈爾濱,GDP45億,全國第6

3,瀋陽,GDP44億,全國第7

4,GDP大連,42億,全國第9

5,鞍山,GDP32億,全國第14

6,吉林,全國第27位

7,大慶,全國第31位

8-10名,沒查到數據,估計是齊齊哈爾、本溪、撫順,應該也在全國前50名之內。

1978年全國前十大城市,東北包攬4個,長春居然高居第5,堪稱一線城市!哈爾濱比瀋陽大連厲害,大連在東北四大金剛里排名最後。鞍山居然第14,吉林、大慶都是很強的二線城市!

2016年東北三省10大城市全國排名:

1、大連,GDP8150億,全國第17

2、瀋陽,GDP7644億,全國第19

3、哈爾濱,GDP6270億,全國第27

4、長春,GDP5860億,全國第30

5、大慶,GDP4350億,全國第40

6、吉林,GDP3001億,全國第70

7、鞍山,GDP2988億,全國第71

8、松原,GDP1800億,全國第124

9、齊齊哈爾,GDP1325億,全國第169

10、營口,GDP1300億,全國第172

到2016年,東北風光不再,全面慘敗,不僅沒有一座城市進入全國前十,最高的大連也只排名第17,也許過幾年前20都沒有東北的身影了。

鞍山從第14下滑到第71,堪稱最慘烈的崩盤。

吉林市也從中國二線城市,沉淪成四線城市。

東北第8大城市居然連全國前100都進不去。

從真實的數據可以看出,東北的衰退遠比想像的更嚴重!

事情怎麼會到這一地步?值得反思!

沒想到,等來的是這種反思,圍繞著林毅夫的”吉林藥方“,經濟學界來了一場持久大撕*!討論的焦點無非是大政府和小政府。

不用宏大敘事,談件小事,通過美女顏值問題,就可看清東北的塌陷和明天。

美女顏值降落東北經濟塌陷

1、美女越多的地方經濟越繁榮

東北老了。無論是街道上還是公交車上,老年人的數量往往都要多過年輕人。除非是重要的節假日,在東北一些中小城市的大街上,很少會看到年輕漂亮的女孩,甚至很少能夠看到30歲上下的女子,因為她們大都去了更加繁華的都市。

越是經濟繁榮的地方,年輕漂亮的女孩越多;越是經濟蕭條的地方,年輕漂亮的女孩越少。用美女多少來衡量經濟繁榮程度,應該是一個簡單直接的方法,似乎可以稱其為美女指數或美女經濟學。

東北之老,表現在人口老齡化上。數據反應出來的問題是直觀而殘酷的。東北地區2015年的中位年齡為43歲,比全國的38歲高5歲,相當於全國2027年的水平。這導致東北養老負擔沉重。2015年東北地區企業養老保險撫養比為1.55,遠低於2.88的全國平均水平。其中遼寧為1.79,吉林為1.53,黑龍江為1.33,全國最低。最重要的原因是,大量的年輕人選擇逃離東北而造成的年輕人口比例偏低。不但新畢業的東北籍大學生畢業不再回來,一些已經在東北工作的年輕人也大批離開東北。

東北地區外流人口特點,和其他人口凈流出地區有一個明顯的不同:四川、河南等傳統人口流出大省,外流人口以農民工為主,但在東北地區的外流人口中,高學歷、高技能、高素質的人才占相當高的比例。東北地區的醫生、教師、企業管理者和技術人才成批地流向經濟發達地區。高素質人口的流失,不僅影響到東北經濟的發展活力和後勁,甚至導致東北的整體人口素質和社會文明程度發生退化,其修復難度和成本都非常巨大。

2、東北經濟衰退導致人口外流,而人口外流又加重衰退

哈爾濱、瀋陽、長春、大連都曾經是讓全國人嚮往的大城市。但這些都已經成為讓東北人既驕傲又辛酸的歷史。現在的東北,已經變成了一個不受年輕人待見和稀罕的地方。

東北之老,病根在觀念和心態上。官本位現象在東北三省表現得極為明顯。“官”多是造成官氣難改的主要原因。有笑話說,在南方扔下一個磚頭,砸到10個人,其中有9個是老闆。那麼在東北扔下一個磚頭,砸到10個人,就會有9個是“官”。儘管這種段子不免有些誇張,但還是形象地說明了東北體制僵化的真實原因。

根據巡視組的通報,僅黑龍江一省,超配幹部就達1萬多人。如果深究,因人口外流造成幹部比例過高的問題更加嚴重。在一些人口外流嚴重的地區,原來人口八、九萬的縣級單位,只剩下三、四萬人,但因為行政級別沒有改變,幹部指數也沒有減少。另外,東北地區國有企業的比重在全國最高,大量國企高管也被看作是官員,由於缺乏指數約束,其超配問題要甚於政府部門。這麼高比例的官員都在維護自己的地位、利益和形象,並且其在資源和利益分配中擁有決定性的話語權,已經形成了一個龐大且關係複雜的利益共同體。如果沒有強大的外力進行干預,僅靠自我改造機制實現改變,基本沒有任何可能性。

“官文化”和“圈子文化”嚴重損害了社會公平性,這和年輕人追求平等的理念格格不入。“買官賣官”的現象,在不同地區都有,但在東北已經發展到買賣工作崗位。由於民營經濟不發達,當地人普遍認為只有進入機關事業單位或者是國企,才算是“正式”工作,未來才有保障。因此,買賣各種工作機會就成了一種生意。一般來說,一個職位會在幾萬到幾十萬之間不等。在一些中小城市,找工作差不多完全是靠“拼爹”,所有熱門職位基本上都被有權、有錢人家的孩子或親屬壟斷了。

3、一切以領導為中心在東北發展到極致

工作機會的稀缺導致潛規則盛行,年輕人追求自由的天性受到極大壓抑。年輕人好不容易進入的機關事業單位或是國企,在父母看來是進了保險箱,但其自身的感覺卻是被關進了籠子。由於這些單位的工作機會極為難得,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離職後再找一個類似的工作機會可能性極低。所以,必然是對領導和上司言聽計從,否則不但沒有升職和加薪的機會,甚至會被穿小鞋,受到排擠和壓制。

自由是平等的前提,用腳投票是比用手投票更基礎的權利。在北上廣這樣的大城市,如果不喜歡一個單位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另外的工作,所以沒有人會對上司產生依附和畏懼,反而是領導更擔心優秀員工的流失。但在東北中小城市的熱門單位中,每走一個員工,可能都意味著管理者又多了一個送人情或者是賣職位發財的機會。除非是上面有更厲害的角色做靠山,很少有人敢得罪領導。因為即使你再理直氣壯,也沒法面對“一把贏,把把輸”的結局。在這一類單位里,潛規則可能比演藝圈裡還嚴重,只是作為普通人不會有意像明星那樣公開自己的隱私,也沒有受到諸多“娛記”的關注而已。

先別說經濟景氣不景氣,賺錢的機會多不多,單單是這種社會風氣和文化,就難免讓人感到壓抑和不爽。因此,那些有本事又不堪忍受這種環境的人,大多是遠走天涯,到大城市或者是沿海發達地區去尋找自己的事業空間和機會了。留存東北中小城市的大概有三類人,第一類是職業或收入非常優越的人,比如官員或企業家;第二類是能力和勇氣都不足,不敢到外面闖蕩的人;第三類是拖家帶口,能力勇氣都有,卻想走也走不開的人。

“東北病”目前受到了整個中國乃至世界的關注,熱衷於給東北開藥方的人士也不少。最近,有關部門就決定再給東北一大筆銀子,數量有1.6萬億元之巨。雖然“東北病”的表象是經濟發展乏力,似乎加大投資能夠改善其癥狀,讓東北經濟能夠重振雄風。但如果東北的人文環境不變,即使投入再多錢,不是便宜了既得利益群體,就是減肥了一群懶漢。

4、自由是經濟發展中最重要的因素

30多年前,深圳還只是一個小漁村,面對突然湧入的遠遠超出當地原住民的數十萬人口,深圳政府根本沒有能力管理。與缺少管理相對應的一個詞,就是自由。數萬、數十萬的年輕人就衝著自由兩個字,從四面八方投奔而來。對被單位卡住檔案不放的人,深圳給重新建立檔案;對因離開生源地拿不到學歷證書的大學生,深圳承認其學歷。自由給了那些追夢者沒有極限的成長空間。

有著濃重“官本位”色彩和計劃經濟色彩的東北,最缺乏的就是市場經濟的自由基因。而年輕人最崇尚和喜歡的也是自由。金錢既買不來自由,也創造不了自由。創造自由的辦法是減少管制,減少管制的前提是大規模削減機構和官員,不過這也是最困難的問題。在反腐敗和改造龐大且慣性強大的官僚機構之間,後者的任務顯然更加艱巨。

年輕人是未來的希望,哪裡年輕人多,哪裡就充滿著生機和活力,哪裡被年輕人所遺棄,哪裡也將被歷史所遺棄。對於年輕人,特別是對於創新創業人才,自由和機會是最寶貴的資源,也是有吸引力的誘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