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精明老到的整人手法

到一九六五年毛認為掃除他實現從黨天下到毛家天下轉變的障礙的時機已經成熟:毛通過林彪已經把軍權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毛通過汪東興、謝富治等已經把情治、特務系統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毛通過康生、陳伯達、胡喬木等已經把絕大部份輿論宣傳工具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毛通過林彪等親信已經把毛心目中毛家王朝的過渡繼承人——毛的老婆江青成功推上了政治舞台、毛心目中真正的“皇位”繼承人毛遠新正在大力培養之中;毛的威望在林彪和以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為首的各級老乾們還有以無恥文人郭沫若為首的御用文人、學者的無恥、狂熱吹捧之下已達到登蜂造極的地步。毛已被吹成了真理的化身,這使毛擁有了可以顛倒黑白、反手為雲覆手為雨、指鹿為馬的絕對權威。

早在一九五九年四月上旬召開的中共八屆七中全會上毛提倡海瑞精神,要幹部學習海瑞“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精神,其目的是誘使一些老乾向毛提意見,然後對其進行無情打擊和懲罰,以把毛實際上的和毛臆想中的潛在的對手消滅在萌芽狀態。在不久之後的廬山會議上彭德懷、張聞天果然中招。在會議期間彭上書給毛、張會上發言對毛髮起的大躍進、人民公社、大鍊鋼鐵、大辦公社食堂僅僅避重就輕地提了一點意見,給果被毛夥同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林彪等打成彭、黃(克誠)、張、周(小舟)反黨集團而慘遭打擊迫害。毛還通過胡喬木動員無恥史學家、北京市副市長吳晗寫了一篇《海瑞罵皇帝》的文章,後來吳又為著名京劇演員馬連良編寫了《海瑞罷官》的京劇劇本。吳這些討好毛的行徑不僅未得到毛的賞賜,反而在後來的“文化大革命”中給自己召來殺身之禍。

到一九六五年底毛認為整肅老乾們的時機已經成熟,他通過江青鼓動張春橋、姚文元撰寫了一篇批判《海瑞罷官》的文章名為《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以此為起點掀起了對吳晗及其《海瑞罷官》以及吳晗、鄧拓、廖沫沙合寫的《三家村札記》、《燕山夜話》和與此相關的北京市委書記彭真主持起草的“二月提綱”的大批判,由此揭開了毛以整肅老乾們以掃除其由黨天下向毛心儀已久的毛氏天下的轉變最大障礙為目的所謂的“文化大革命”運動的序幕。這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對國家和民族造成了史無前例的深重災難的運動。

一九六六年四月毛在杭州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宣布撤銷《二月提綱》、撤銷了毛於一九六四年成立的文化革命五人領導小組(成員為:彭真、陸定一、康生、周揚和吳冷西)。成立新的中央文革小組,以陳伯達為組長,康生為顧問,江青、王任重、劉志堅、張春橋為副組長,組員包括姚文元、王力、關鋒、戚本禹等七人。接著於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發布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俗稱:“五一六通知”,許多研究“文革”的人都把“五一六通知”發布的時間當作“文化大革命”正式開始的時間)

毛髮動“文化大革命”要掃除的最大障礙是以劉鄧為首的所謂資產階級司令部,精明老到的毛深知劉鄧身邊有一大批人掌握著許多部門的實權,一開始便對劉鄧下手風險太大,所以毛先剪除劉鄧的羽翼,使劉鄧處於孤立無援的狀態,然後再對劉鄧下手。所以“文革”一開始毛就把彭真、羅瑞卿、楊尚昆、陸定一作為首先打倒的中央級老乾。

打倒彭真是因為彭在“七千人大會”上說過“大躍進”期間毛也有些錯誤,令毛耿耿於懷,認為這有損毛一貫正確的“光輝”形象,他主持寫的“二月提綱”及對吳晗的保護均與毛的意見相左。特別是彭在文革初期對江青的不敬更令毛無法容忍,毛不能容許一個不能緊跟他的人當北京市委書記;打倒羅瑞卿是因為羅試圖取代多病的林彪而與林有矛盾,而此時毛要拉攏林為其掌握軍權故需要犧牲羅。此外羅長期擔任特務情治系統首腦及毛和中央領導的安全保衛工作,毛許多見不得人的內幕羅都清楚,毛為防止他這些見不得人的內幕泄漏出去,也需要“殺”羅以滅口。而且羅還參與了在毛的專列上安裝竊聽器的事情,這也令毛對其無法容忍;打倒楊尚昆是因為楊系中辦主任,曾根據劉、周、鄧等的意見在毛的專列上安裝竊聽器,事發後毛對楊大為不滿。又因為楊任中辦主任多年,對毛和中共高層那些見不得人的內幕知之甚多,毛也需要對之滅口;打倒陸定一是因為毛認為陸與劉鄧是一夥,陸又參與“二月提綱”的編寫,和對吳晗等的保護,陸任中宣部長多年,毛向來看重輿論宣傳工作,他不允許一個異已分子掌管中宣部這祥重要的部門,所以毛決定將其打倒。

毛一下子不能把以劉鄧為首的老乾們全部打倒的顧慮是有依據的,早在一九六五年十二月毛為打倒羅瑞卿在上海召開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上,在表決毛林關於撤銷羅書記處書記、國務院副總理、總參謀長、軍委秘書長等一切職務的提案時,雖然通過了,但不是中共黨內貫常的全體一致通過。常委表決時劉少奇、鄧小平、陳雲投了反對票;政治局表決時彭真、劉伯承投了反對票,劉少奇、鄧小平、陳雲、賀龍、陸定一、李富春、譚政林投了棄權票。會上不僅不讓羅進行申辯,連會議也不讓羅參加。

僅僅為了打倒一個羅瑞卿,毛、林花了這麼大的力氣才讓取消羅的一切職務嚴加懲處的議案在常委里僅以四比三的表決結果免強通過。在政治局投票劉、鄧、陳見毛意已決不可能改變,懾於毛的淫威只好和其他委員一起改投棄權票。

這使毛意識到兩點:

一是,老乾們真心支持他的不多;反對他的不少。他要防止他們團結起來對他群起而攻之。老奸巨滑的毛,利用老乾們之間的矛盾從中挑拔離間,玩弄拉一派打一派,而且打的時候有時並不一下子將對手置於死地,而是把這些人關起來加以審訊、批鬥、拆磨,要他們寫無窮無盡的檢討,承認那些被毛、林及其黨羽們栽到自己頭上的無中生有的罪名,往自己頭上潑髒水,使他們以後不能翻案。還給這些人造成一些虛假的希望,一方面使這些人不致因絕望而採取狗急跳牆的舉動。例如在懲處鄧小平時毛力排“四人幫”要把鄧小平徹底打倒開除黨藉的意見,堅特保留鄧的黨藉下放工廠勞動以觀後效。這使得鄧一輩子對毛感恩戴德,以致鄧復出後,雖搞所謂“改革開放”仍然高舉毛澤東思想旗幟,反對對毛所犯罪行進行批判、清算。另一方面也使那些暫時尚未受懲處的老乾們也不致因絕望而狗急跳牆挺而走險,互相團結起來把毛拱倒。善於利用人性弱點的毛,在這方面確實做得精明老到。在“文革”期間儘管毛把大大小小的各級黨政軍老乾們整得凄凄慘慘,甚至家破人亡,但表面上都服服貼貼,以致整個“文革”期間毛隨意整人、害人無數,隨心所欲胡作非為,把國家的政治、經濟、社會都搞得瀕臨崩潰長達十年之久,居然沒有激起任何一個老乾公然對毛進行反抗,更不要說討伐、清算毛的罪行了。

二是,對羅進行懲處的決議在政治常委和政治局委員會上表決的結果使毛意識到今後決不能把懲處老乾們的事拿到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會上討論表決,更不能拿到中央委員會上討論表決(儘管這類討論表決僅僅是走過場,結果毛早已確定了)。毛意識到在政治局常委中、政治局委員中、中央委員中,懲處大批老乾的決定不可能得到其中多數委員的擁護。因為暫未受懲處的老乾們都會意識到,說不定下一批受懲處的就是自己。此外召開這類會議給委員們互相通氣、互相串聯密謀提供了機會和場所,使老乾們有可能串聯起來在某次會議上團結一致把毛拱倒。為此毛要製造一種狀態使老乾們彼此隔離、互相孤立、相互之間不能彼此關照,這樣使老乾們不能團結在一起、扭成一股繩與毛對抗,這種彼此隔離的狀態也有利於毛離間、挑撥老乾們之間的關係,使他們彼此不和、互相攻訐以便毛從中操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