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梁京:2019的中國和中國精英的百年教訓(上)

與2019年的現實風險相映照的,是這一年引發的歷史記憶。2019是五四運動百年,六四屠殺三十年,也是中共建政七十年。每一個紀念日都刺激中國人面對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經過百餘年努力,付出了無法估量的生命犧牲和財富代價,中國人還是沒有解決建構現代國家的所謂「基本問題」,不僅「民主共和」之夢難圓,而且那個主導了中國歷史兩千多年的「改朝換代」幽靈,又開始在這個飽經「亂世」的大陸徘徊。

2019年對中國意味著甚麼?這是許多中國人深感焦慮的問題。集體焦慮的背景之一,就是相信中共政權將在新一年瀕臨崩潰的海外聲音,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影響力,而與此相對應的,則是中共統治者對失去權力的恐懼也達到了新的水平。當然,2019年中國人集體焦慮的更大背景,是中美兩國走向全面對抗的前途未卜。稍有政治常識的人都清楚,即使3月1日前中美就貿易衝突達成協議,也消除不了兩國在2019年或此後爆發嚴重衝突的可能。

與2019年的現實風險相映照的,是這一年引發的歷史記憶。2019是五四運動百年,六四屠殺三十年,也是中共建政七十年。每一個紀念日都刺激中國人面對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經過百餘年努力,付出了無法估量的生命犧牲和財富代價,中國人還是沒有解決建構現代國家的所謂「基本問題」,不僅「民主共和」之夢難圓,而且那個主導了中國歷史兩千多年的「改朝換代」幽靈,又開始在這個飽經「亂世」的大陸徘徊。

習近平的新年致辭說明他對2019年的政治敏感性非常清楚,他不僅迴避了舉世關注的中美關係,也迴避了「五四」百年對現代中國的重大意義。他不提六四雖在意料之中,但在中共建政七十年之際,他放棄了「宏大」敘事的偏好,不再強調「永葆紅色江山」,而是突出對底層的關心、突出對盡職和為國犧牲者的敬意,反映了他對基層不穩的憂慮。

不論2019年是否會「出大事」,都改變不了多數中國人對國家未來的預期加速惡化的大勢。經濟將嚴重「下滑」固然是直接原因,但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整個社會從上到下對現存秩序是否能持續都在失去信心,而習近平則無法扭轉這一大勢。事實上,他採取的措施,包括最近對左派大學生的鎮壓,反而不斷加劇這種趨勢。我不懷疑習近平真心想用所謂更大的「改革開放」來扭轉這一趨勢,但我判斷他做不到,因為他不可能改變政治集權的理念,也不可能放棄自己的「皇權夢」。

那麼,習近平會不會在2019年被某種高層「政變」趕下台?我的判斷是不容易。直接的原因當然是習近平維護個人權位的決心和能力,他確實不像一些人想像的那樣傻,而是有超人的政治意志,不怕失去一切,敢於使用別人不敢選擇的手段。但我認為,習近平保權位的一大利器是中國政治大一統的皇權傳統,正是這一文化因素,成為中國難以打破習近平上台帶來的政治僵局的深層原因。

習近平上台的倒行逆施把中國引入了文革以來最嚴重的險境,但仍有不少人相信,習近平有可能長期執政,其中也包括不少自稱自由派的人士。他們之所以相信中國將迎來一個漫長的黑暗時代,是因為他們和那些不滿習近平的建制派一樣,無法想像一種沒有皇帝的中國秩序。這個現象令1919年的中國具有格外的歷史分析價值,因為百年前的中國恰恰是一個已經沒有皇帝的中國。

百年前的中國,國力遠不如今天,但那時的社會充滿活力,知識人,包括精英和青年學子,享有今天無法想像的政治自由,充滿尋求真理、重建國家的激情;而一戰結束後的世界格局,也給中國創造了自主選擇的歷史機會。但為甚麼那時中國文化精英的選擇,會帶來今天的困境?這其中的教訓,是2019年的中國不得不再次面對的問題,也將是下次評論的主題。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