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擁有馬桶是幸福的

美中冷戰,中國其實很強大,但大陸的經濟學家,不知何故紛紛唱衰中國經濟。唯或因自小的教育制度並無基本邏輯教養,不愛國不要緊,但專家說自己國家的壞話,時時引用的數據和結論,卻令人覺得非常可笑。

例如一位叫李迅雷的學者,官拜“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副理事長”。李副理叫喊:大家千萬不要以為中國經濟很富強,全國還有十億人從未坐過飛機,也有五億人從未用過抽水馬桶。

中國有十億人從未坐過飛機,那又如何呢?

大陸的高鐵運輸效率十分高。飛機是全球污染與溫室效應最大的災難來源,航機一班次,雪梨飛倫敦,排放五百噸二氧化碳,製造一千六百份飛機餐的塑料垃圾,尚未計算大叔大媽,辱罵毆打空姐(大陸稱空服員)造成的醫藥成本和心理創傷。

美國自一九七五年起共二十年,因飛機排放廢氣雲,平均氣溫上升一度。因此,中國十億人未坐過飛機,對於地球,是好消息,即使身為中國人,為了國家空氣好,出於愛國心,你會希望這十億人永世也坐不上飛機。

抽水馬桶也一樣荒謬的邏輯。甘肅內蒙黃土高原一帶,水源稀竭,地下水珍貴,為何要用水廁?由漢唐到康雍乾盛世,那片內陸一直用旱茅廁,不但未見有削減過全球GDP之高份額,且為環保節源典範。

因此,十億人沒有坐過飛機,五億人沒有用過水廁,如同全國若有十一億人,從未吃過魚翅;廣東省一億二千萬人口,若有八千萬人從未食過禾花雀;全國有二億老男人,因知識所限,從來不知道服食虎鞭或犀角,可以壯陽。對於這個星球,盡皆喜訊。

有人會問:呸,你自己住在沿海的城市,得天獨厚,飛機時時坐,水廁你有得用,魚翅你也有得吃,做人何必涼薄,卻不想其他中國人也享有同等權利?

你可以答:誰叫我命好呢,投胎出生在近海的富庶城市,包括曾經英國殖民領導與上海英租界同步安裝抽水馬桶的香港?正如問一個法國人,為什麼你天生有得飲紅酒、嘗美食,但一個生在辛巴威或布吉納法索的非洲人,卻無此權利?答案很簡單:因為非洲那種乾旱地區,種不出葡萄。

做人為何這樣不平等?這是法國哲學家笛卡兒也沒有答案的問題。這個世界,偏偏是水廁的歸水廁,毛坑的歸毛坑,只能說:涼薄而惡作劇的,是創造這個世界的上帝和裁決輪迴的閻王。

這一點,任何一個中國人包括經濟專家,只要坐一趟飛機,不必罵空姐,想小便時,勿撒在座位上,只須走進廁所,站一分鐘,看見小圓窗外一片雲海,靈感所至,就能領悟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