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歐洲議會決議強烈譴責中共 中國公務員成重點監控人群 自爆審核基地內幕文被秒殺

中共對中國人民的監控和管制越來越肆意妄為,而信奉普世價值的人們正不斷對中共譴責和抵制。中共推出所謂的社會信用系統,計劃在2020年全面實施,用以監控民眾的一舉一動。大陸學者張贊寧表示,最重要的是政府就沒有信用。近日陸媒罕見披露中共在大陸的整個內容審核產業布局,以及部分行業內幕。不過這篇文章很快被全網封殺。復活節前夕,歐洲議會以壓倒性多數票通過了一項譴責中共迫害人權的決議,要求中共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新疆人、西藏人、家庭基督教徒和法輪功學員。

歐洲議會在法國斯特拉斯堡舉行全體會議

中共對中國人民的監控和管制越來越肆意妄為,而信奉普世價值的人們正不斷對中共譴責和抵制。中共推出所謂的社會信用系統,計劃在2020年全面實施,用以監控民眾的一舉一動。大陸學者張贊寧表示,最重要的是政府就沒有信用。近日陸媒罕見披露中共在大陸的整個內容審核產業布局,以及部分行業內幕。不過這篇文章很快被全網封殺。復活節前夕,歐洲議會以壓倒性多數票通過了一項譴責中共迫害人權的決議,要求中共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新疆人、西藏人、家庭基督教徒和法輪功學員。

歐洲議會通過決議強烈譴責中共迫害人權

復活節前夕,4月18日,在法國斯特拉斯堡召開的歐洲議會全體會議上,以壓倒性多數票通過了一項譴責中共迫害人權的決議。505名議員對此決議投了贊成票,18票反對,47票棄權。

決議案中提到,從2013年以來,中國人權狀況持續惡化,中共政府對和平示威、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和法治國家的敵對態度變本加厲地持續增強。

決議案還提到,中共國家機構關押並提審數百名維權人士、律師和記者;信仰自由和憑良心行動的自由,跌到改革開放以來的新低谷;在中國因信仰而被關押的人數,比任何其它國家都要高。

決議要求中共政府馬上釋放被關押的良心犯,包括法輪功修煉者,停止這種“讓人失蹤”的做法;並要求所有人可以自行選擇法律顧問,能夠跟家人聯繫,得到醫生治療,並允許他人研究他們的案例。

決議要求中共立刻釋放被迫害的維吾爾人、信仰人士、西藏活動人士、作家、宗教領袖,以及因行使言論自由而被迫害的人士,要求中共立刻釋放瑞典籍香港書商桂民海等。

中共網路審查催生新興產業

中共社會信用系統;公務員成重點監控人群

中共國務院2014年下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後,當局極力打造一個廣布全國、監督公民行為的社會信用評分體系。目前,已經有20多個省市出台了個人信用評價標準。

中國各地出台的有關社會信用積分的方案中,很多將公務員列為關注的重點對象。

福建泉州今年3月下發的《泉州市加強政務誠信建設實施方案》說,信用建設將納入公務員培訓和領導幹部進修課程,公務員、事業單位人員“在日常生活、工作中產生的榮譽表彰和違法違約違規及違反社會公德等信用信息。

特別是在履職過程中,因違法違規、失信違約被司法判決、行政處罰、紀律處分、問責處理等信息”都將納入信用記錄,公務員的“誠信檔案”將作為幹部考核、任用和獎懲的依據。

美國之音20日報道,美國作家、時政評論員章家敦評論認為,中共的信用評估體系對社會是有害的。這是極權主義的實踐。這是用技術的極限來創造一個全方位的體系,所以這是極為危險的。

中共的信用體系是全面、廣泛的。當中國把各個不同的地方系統組織成為一個全國系統後,這將是世界上最廣泛、最具野心的個人數據搜集行動。

評論還認為,中共信用體系建設的目的之一是監督個人是否忠於中共,這是把一人專制制度施加給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這個做法是極為大膽的,規模也令人驚嘆。

大陸獨立製片人朱日坤表示,“這個監控它不僅是政府對你的監控,它可能還鼓勵人民之間互相揭發,所以它會造成人民最後就是互相不信任的這樣一種生活狀態。”

中國大陸東南大學法學教授張贊寧認為,信用是通過行動來表現,而不是通過監控。更重要的是,政府沒有起到示範作用。

官媒罕見自曝中共網路內容審核基地全國布局和運作

4月19日中國大陸《南方周末》題為“濟南:崛起的互聯網審核之都”的報道披露,今年3月11日,中共官方媒體人民網與濟南市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將在濟南建設“內容審核平台”。“位元組跳動”、鳳凰網、一點資訊、最右APP等,也已經在這裡建立審核基地。這篇被網民稱為“五毛之都”的長文遭到全網封殺。

據稱,此前天津曾有“內容審核之都”的稱號,“位元組跳動”就曾將內容審核業務放在天津。而濟南將會成為“位元組跳動”繼北京之後全國第二大運營中心,人員規模將會達到3600人。

濟南市的萬達中心3號樓,其中四層辦公樓是“位元組跳動”一個內容審核基地。沈傑是做抖音國際版的審核工作,這份工作給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要上夜班。沈傑告訴記者自己簽了保密協議,不能聊太多。

文章披露,審核員審核的內容主要以新聞為主。陳鵬是“位元組跳動”在濟南內容審核團隊的一位行政人員。據他介紹,他們在對審核員進行招聘時,主要問的問題就是時政類新聞、相關人員的名字、近期發生的重大新聞等。招聘通過之後,還會經常進行培訓,以加強審核員的意識。

年輕、有精力、能熬夜,是這個群體主要的特徵。內容審核員們每天要對大量的文字、圖片、視頻內容進行審核。

一位接近濟南市政府部門的人士介紹,濟南市委宣傳部、網信辦對內容審核這個產業總體上是支持的。地方政府將這些互聯網公司的內容審核團隊引進過來,有助於地方政府更好地處理輿情問題。

除了濟南和天津之外,武漢、西安、鹽城、重慶、成都等,也分布著不少內容審核團隊。公開資料顯示,位元組跳動在全國共有6個內容質量中心,分別位於北京、天津、濟南、西安、成都、龍岩。

在整個內容審核的產業格局上,天津、濟南是北方的兩大基地,西安是西北地區基地,重慶、成都負責西南地區,武漢則負責華中地區。

中共建立了號稱世界上最廣泛、複雜的網路審查制度,去年12月底英國《衛報》就發文把2018年形容為中國“審查年”,指中共去年在控制民眾能看和不能看什麼新聞與資訊方面加強了行動。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