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大陸博主游台 哀嘆文明社會與野蠻國度涇渭分明

台灣的寺廟完全沒有大陸的這些把戲,完全是宗教場所應該具有的樣子。兩家寺廟的共同特點是清幽古靜,很有些晨鐘暮鼓的意味。來到這裡的人都安安靜靜,個個平心靜氣舉止肅穆,給人一種虔敬神秘的感覺。我想這就是信仰的力量和表現吧。對比海峽對面的宗教場所,想像著在寺廟裡升國旗奏國歌的場景,筆者直覺得荒誕和不可思議,但這就是那個國度的現實。

日月潭

筆者曾經先後兩次到過台灣去旅行。一次是跟團游,一次是自由行。兩次的感受差不多,都是除了感動就是驚奇。真的沒想到,從小到大一直被視為美帝國主義“走狗”的台灣竟然與想像的完全不同,台灣的文明和秩序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先說一下筆者在台灣的第一個見聞,是自己在台北乘坐地鐵的經歷。當時我和愛人一起從台北火車站乘地鐵(台灣稱捷運)到誠品書店。我們買票後走上月台候車。月台上乘客很多,人們都整齊地排著隊,我們也規矩地跟在隊伍後面。一會兒列車來了,大家都按次序進入。

車裡的人很多,車廂里站滿了人,可是卻有兩個座位空著,愛人見狀就不加思索地快步坐了上去,唯恐被別人搶先,筆者亦沒有多想,也順勢坐下了。這時列車開動了,筆者感覺到周圍人用奇怪的目光看著我倆。本來就覺得不對勁的筆者愈加地感到奇怪,於是我扭頭一看,原來背後寫著“博愛座”三個字,便趕緊站起並拉起愛人,也終於明白為什麼車廂里站滿了人,卻沒人坐該座位的原因。

這是本人和愛人在台灣的真實經歷,絕無半點虛構。只是讓人難過的是,同樣的情況,若是放在國內,不知會是如何?我想答案應該在每個讀者心裡,筆者不在這裡啰嗦。這是台灣與大陸的第一個主要區別,也是文明社會與野蠻國度的區別。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同是中國人,為何會有這偌大的不同。難道又是所謂的國情不同?

第二個見聞是去台灣的寺廟。筆者先後去了台北兩個寺廟,一個允許燒香一個則不允許。但無論是允許還是不允許,都是清凈無為各成佛法,完全是頌佛、冥想、坐禪、修行的地方。沒有國內慣有的燒高香,算命轉運以及拉到黑屋子裡裝神弄鬼地嚇唬和恐嚇所謂的善男信女,不把你的口袋掏干絕不罷休。而台灣的寺廟完全沒有大陸的這些把戲,完全是宗教場所應該具有的樣子。兩家寺廟的共同特點是清幽古靜,很有些晨鐘暮鼓的意味。來到這裡的人都安安靜靜,個個平心靜氣舉止肅穆,給人一種虔敬神秘的感覺。我想這就是信仰的力量和表現吧。對比海峽對面的宗教場所,想像著在寺廟裡升國旗奏國歌的場景,筆者直覺得荒誕和不可思議,但這就是那個國度的現實。

是的,那個國度的現實就是:要麼是沒有信仰,要麼是有信仰而卻變了味,求神拜佛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利和交換。君不見中國最著名寺廟那個主持,肥頭大耳油光滿臉,渾身的土豪樣和世俗氣,出入賓士寶馬伺候,還拿著蘋果手機和iPad,聽說其擁有巨額財產還保養小三並有私生子,而且都已經轉移到德國云云,但願這是謠言吧。

第三個出場的是我們在花蓮民宿的房東,其是一位熱愛衝浪運動三十齣頭的年輕人。我的孩子俗稱“衝浪大叔”,為人熱情而富於素養。

當我們走進民宿時,發現兩份禮物,正在客廳的茶几上靜靜地恭候著我們,並附有祝福留言。原來房東事先得知我們是兩家人且各有小孩。一份是孩子們的禮物,具體什麼忘了。另一份是巧克力蛋糕,是為我們兩家人準備的新年禮物。我們意外而驚喜,由於經常住民宿,收到一份禮物不稀奇,收到兩份禮物就少之又少,而且還是用心準備。

是的,我們兩家各帶一個小孩,當天又是大年三十。所以兩份禮物貼心而而讓人溫暖。“衝浪大叔”細緻而周到,不僅把周邊環境的超市、市場以及飯店介紹個通透,而且還把花蓮境內的旅遊景點介紹詳盡。同時還根據我們在花蓮的逗留時間,建議我們哪些景點適合去哪些不適合等等,事無巨細詳細而周到,我們聽後喜悅而感動,還尚未遊玩花蓮,就覺得已經不虛此行了。

這是我們在台灣旅行中最感人的一個細節。其實旅行不僅是走馬觀花地看景看物,主要是用心感受世界各地的風土人情和享受行走中的各種感動。那次“台灣行”已經過去好幾年了,旅行中的很多記憶都已變得模糊而不清晰,但花蓮“衝浪大叔”那熱情善良的身影一直印刻在腦海里。

篇幅的原因,再講最後一個見聞。這次是在計程車上,由於是初來乍到,對於台灣萬事新奇。所以就想抓住一切機來全方位了解其的風土人情。無疑,計程車司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於是我們便交談起來。筆者首先問計程車司機該怎麼稱呼其為好,當時的自己還沒有稱呼他人為“先生”的習慣。司機說:隨便了怎麼叫都行,我就說大陸習慣稱駕駛員為“師傅”,不知這樣叫他行不行,司機回答:沒問題都可以,但台灣一般不這樣稱呼,這裡習慣叫“先生”。筆者聽聞後方才覺出自己的唐突和粗鄙。

隨後我們又聊起台灣民主後的變化。司機說台灣天亮後老百姓的生活方式並沒有實質變化,還是該幹嘛幹嘛一切如故。但是在政治生活上卻有了很大不同,最大的變化就是社會變得公平自由和平等了。

比如說見到警察,以前他們不管對錯都要對其畏懼三分。當前卻是誰有理聽誰的,一切都是法律說了算。警察再不敢想以前那樣無緣無故地扣押和抓人了。現實的台灣已告別了警察治國的時代,也很少出現殘暴和不公的事情發生。我聽後無語,在結合自己所處的現狀,更加的無話可說。

算了,就說這麼多吧,俗話說: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同理,天下也沒有不完的文章。更多關於台灣的見聞就留給下一篇吧。

只是見聞可以留給下一篇,此時此刻的心情卻不能留下。站在海的這一邊,遙望對面的台灣島,只見水天一色天際茫茫。心裡有說不出的悵惘和零落。我在這邊,台灣在那邊,中間只隔了一道窄窄的海峽,距離很近卻咫尺天涯。

就這樣吧,還能如何?面對迎面吹來的瑟瑟海風,不由得想起晏殊的那首名句詞“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但是,天涯路到底在何方?或許沒有人知道。筆者只知道某人筆下的那句話:夜正常,路也正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