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毛蟲害花----毛澤東害死了楊開慧

10月,毛澤東說服了黨中央的代表和紅一方面軍的幹部,主動撤出了進攻長沙的戰鬥,安全返回到贛南根據地。你老毛在長沙地區燒殺了一個來月,怎麼就不去看看自己的老婆孩子呢?最奇怪的是,老毛剛剛撤退,楊就被抓起來了。更奇怪的是,有些黨史專家們把毛從長沙撤退的日子改為9月,而將楊被抓的日子改為10月24日。不是有點兒欲蓋彌彰了么?

"我死了老婆你死了老公,我老婆和你老公輕輕浮上天空。問問酒吧夥計吳剛什麼美味的有?小吳捧出桂花酒。"

這是哪個光棍調戲小寡婦時說的甜言蜜語吧?非也,非也,此乃是所謂的悼亡之詞,毛澤東懷念前妻楊開慧悼亡之詞:蝶戀花---答李淑一。"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揚直上重霄九。問訊吳剛何所有,吳剛捧出桂花酒。"楊自然是指楊開慧,柳則是指李淑一死去的丈夫柳直旬。把自己的老婆和別人的丈夫一起懷念,還說他們兩個在一起出遊,喝酒,跳舞,毫無悲思之意,且有調情之心,豈不是有點兒匪夷所思?

悼念忘者,自然應該是情深意切,悲思綿長。中國歷史上的悼亡詩詞多不勝數。比如蘇軾的: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和陸遊的: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台。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更是膾炙人口的上佳之做。

一般人寫悼亡詩,若是功力不逮,寫成平庸之作倒也罷了。可是用及其輕佻的口氣幻想自己的老婆和他人的老公在一起喝酒跳舞,確是千古奇文。也不由得令人懷疑,毛澤東對楊開慧究竟有幾分真情?

黨史上說,1921年楊開慧與毛澤東結婚後,跟隨毛澤東在長沙、廣州、上海、武漢等地從事革命活動,1927年10月,毛澤東率秋收起義部隊上了井岡山,兩人從此再沒見過。楊曾提出過要上井岡山,但還黨組織要求她在長沙附近的老家板倉做地下工作。一九三零年十月中旬的一天,楊開慧和兒子毛岸英被抓到長沙警備司令部。湖南軍閥何健提出一不要交出地下黨的名單,二不讓寫悔過書,只要在報紙上發表聲明,跟毛澤東脫離夫妻關係,就能獲得自由如果楊宣布和毛離婚就可以放了她,楊不肯,於1930年11月被殺於長沙瀏陽六外的識字嶺。之後三個兒子被黨組織送去上海。

仔細思考一下這段歷史,就會覺得疑點重重。

1。毛在1927年上井岡山之後不久,就和有年方十七歲,有"永興一隻花"之稱的賀子真同居了,楊開慧在被捕時已經是被拋棄了三年的半老徐娘,為什麼何健反倒要逼迫她和毛離婚?那年頭兒,黨的頭目被抓過的為數不少,諸如彭真,薄一波之類,都是寫過反共啟示才被放出來的。據江青考證,周恩來也曾化名伍豪寫過反共啟示,不過老周是死不承認。為什麼到了楊開慧這裡變成了寫離婚聲明了呢?說何健此舉是為了打擊毛澤東更是笑話,就好比說包知府為了打擊陳士美應該強迫秦香蓮和陳士美離婚一樣。

2。如果何健真的和毛澤東仇深似海,要殺毛的家人以泄憤的話,怎麼會殺了被事實上休掉了的楊開慧倒放了毛的三個兒子?中國歷史上一直是講究"斬草除根",女人可以放,兒子無論如何不能留下來。有名的"趙氏孤兒"的故事,就是從饒了懷孕的公主,但是一定要殺生下來的兒子開始的。"女生外向",被休之妻在中國歷史上是認為和夫家無關的。據說清朝的年羹堯在得知雍正要對他下手之後,就把一個懷孕的小老婆休掉了,以圖保存一線血脈。那何健是箇舊軍閥,豈有殺了毛的前妻反而留下他的三個兒子將來好報仇的道理?這個道理就連蠻夷之邦的俄國老毛子都懂。故而毛的兒子毛岸英在俄國被待若上賓,而年老色衰後也遭老毛遺棄的賀子真則到了俄國就被關進了瘋人院。

3。近來一些有關楊開慧回憶錄中中提到,楊曾幾次提出要去井岡山,但是毛不同意,要她留在長沙做地下工作。一個孤身女人自己帶三個孩子,,家務事就忙得她掰不開鑷子了,哪裡有多少精力來搞革命工作?大概只是毛怕她上了井岡山和賀子真大打出手的託辭而已。

4。就是楊開慧真要搞地下工作,至少應該找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隱居才是。為什麼反道一直在離長沙不遠的老家板倉住著?要知道楊的老爹是大學教授,在板倉那小地方是大大的名人了。楊開慧住在老家樹大招風,為何不搬走?

5。如果毛澤東真為楊開慧著想,就是不敢接她上井岡山,也應該把她送去什麼上海香港之類的安全地帶。老共當時也不是沒錢,楊死了以後,她的三個兒子不就被送去上海了么?就是毛澤東真想省錢,把楊開慧安置在長沙附件開銷小啊。那麼,兔子不吃窩邊草,你的部隊就不應該對長沙進行騷擾才對。

話說水滸里的宋江抓到秦明之後,想逼迫入伙,就派人扮裝成他的樣子去打青州,當時秦明的老婆孩子還在青州城裡呢。結果青州知府大怒,就把秦明的老婆的砍了頭。當然,那秦明也不是什麼好人,一旦花榮答應把自己的漂亮妹子嫁給他,馬上就忘了殺妻滅子之仇,跟宋江幹革命去了。民間有傳說秦明早就看上了花榮的漂亮妹妹,就提出要花榮把妹子嫁給他才肯入伙。那花小姐也是大家閨秀,死活不答應做小老婆。秦明急了,才想出一條借刀殺人的毒計,自己帶人去佯攻青州,借知府之手殺了自己的黃臉婆,才把花小姐娶到了手。

"投鼠忌器",乃是造反的基本常識。一定要把家小安置好了才能安心幹革命。轟天雷凌振被抓上梁山,宋江利誘他入伙,凌答道:"小的在此趨待不妨;爭奈老母妻子都在京師,倘或有人知覺,必遭誅戮,如之奈何!"就連李逵那樣的粗人,也知道要把老娘接上山去,別讓官府抓了。

那麼我們看看楊開慧被殺前幾個月毛澤東在幹什麼:

"兩打長沙"!

真是不研究不知道,一研究嚇一跳。看一下官方公布的那一段時間表:

1930年7月22日到27日,彭德懷帶領2萬紅軍攻打長沙,只殺得血流成河。紅軍佔領長沙後,搗毀了國民黨省政府、省法院等機關,救出毛澤東的弟媳王淑蘭。彭德懷打長沙,毛當然知道,救出了毛的弟媳,大概也是受毛所託。奇怪的是,怎麼不託附彭去看看同在長沙附近的楊開慧呢?

8月5日,紅軍在何鍵的大舉反攻下,主動撤離長沙。老共打長沙殺了那麼多人,何肯定應該報復。毛為什麼不趕快把楊母子轉移到別處去,反而留在長沙等著挨抓?不過也奇怪,何偏偏沒有抓楊開慧。說何不知道楊的住處那是瞎掰,楊在那裡住了三年了,又帶著三個孩子,楊家又是長沙大家族,人來人往的,能瞞得住誰呢?大概還是何覺得毛已經另有新歡,抓了楊也意思不大,而且欺負孤兒棄婦壞了自己的名頭,所以也沒答理楊家母子。

有趣的是,官方的黨史上卻聲稱毛對彭打長沙毫不知情,是8月7日看到一張上海的報紙才知道有打長沙這麼一回事兒。要知道彭是奉了中央的命令打長沙的。毛豈能連中央的命令都不知道?毛號稱是軍事家,井岡山在湖南和江西交界之處,兵法上說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毛在長沙附近怎麼也得有幾個細作探聽消息才是,如何會傻乎乎地對長沙血戰一無所知?非要說毛在長沙丟了兩天以後才知道有打長沙之戰,豈不是還不如綠林土匪有頭腦?

8月23日,毛澤東任總政委和黨的總前委書記,朱德任總司令。24日,總前委作出了第二次進攻長沙的決定。二打長沙是毛親自領兵了,你倒是先把楊開慧母子接出來呀?嘿嘿,他老人家偏偏不做。

8月30日,毛帶領4萬紅軍向長沙發起攻堅戰。但終因缺乏攻堅訓練及相應的炮火支援,進攻不能奏效。呵呵,老毛的4萬軍隊還不如老彭的2萬軍隊能打,你叫老毛如何不嫉恨老彭?

9月4日起,雙方陷入僵持狀態。

10月,毛澤東說服了黨中央的代表和紅一方面軍的幹部,主動撤出了進攻長沙的戰鬥,安全返回到贛南根據地。你老毛在長沙地區燒殺了一個來月,怎麼就不去看看自己的老婆孩子呢?

一九三零年十月中旬的一天,楊開慧和兒子毛岸英被抓到長沙警備司令部。

最奇怪的是,老毛剛剛撤退,楊就被抓起來了。更奇怪的是,有些黨史專家們把毛從長沙撤退的日子改為9月,而將楊被抓的日子改為10月24日。不是有點兒欲蓋彌彰了么?

1930年11月楊開慧被殺於長沙瀏陽六外的識字嶺。

楊被殺之後,毛沒有任何悼念之詞,倒是在幾個月後寫了充滿“革命豪情”的兩首詞:

漁家傲《反第一次大圍勦》(一九三一年春)

萬木霜天紅爛漫,天兵怒氣沖宵漢。霧滿龍岡千嶂暗,齊聲喚,前頭捉了張輝瓚。

二十萬軍重入贛,風煙滾滾來天半。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幹,不周山下紅旗亂。

漁家傲《反第二次大圍勦》(一九三一年夏)

白雲山頭雲欲立,白雲山下呼聲急,枯木朽株齊努力。槍林逼,飛將軍自重霄入。

七百裏驅十五日,贛水蒼茫閩山碧。橫掃全軍如卷席。有人泣,為營步步嗟何及!

這兩首詞寫得平平,但是沒有絲毫悲傷之意。反倒是“同心干”“槍林(臨)逼”頗有淫詞之嫌。莊子死了老婆“鼓盆而歌之”,老毛死了老婆,簡直是樂得手舞足蹈了。

破解任何案子第一個要問的問題就是:誰能從中受益?常言道中年男人三件喜事:升官發財死老婆。似乎毛澤東才是楊開慧之死的收益么?

毛澤東偶然不慎時說過:“開慧之死,百身莫贖”。難道是一時良心發現?毛和楊的共同同學蕭瑜在“和毛澤東一起行乞”一書中更是明確指出:“是潤之殺了開慧。”

莫非真是毛澤東殺了楊開慧?

老毛對知識分子一直是充滿了嫉恨,大約也是當年被北大拒絕錄取留下的後遺症。這點和老希也相似,老希的申請被藝術學校的猶太教授拒絕以後遂和猶太人結了死仇。故所以老毛找女人也無甚品位,大抵找的都是沒有什麼才學的胸大無腦的女人。

毛一生中和他保持過長期關係的女人有楊開慧,賀子真,江青,張玉鳳,孟錦雲和謝靜宜。楊外表一般,小眼睛,但是是個有思想的才女。而其它女人則恰恰相反,都是智力不高的美女。毛當年追楊大概也和現在的某些農村學生追教授女兒的想法差不多,愛不愛是另一回事兒,攀個高枝兒么。楊的老爹雖然知道毛有幾分才,但是覺得他厚黑太過,非情義之人,並不贊成愛女嫁給他,而希望她嫁給另一同學蕭瑜。只是蕭已有了老婆,楊老爹又早逝,毛才把楊開慧追到了手。小楊大概覺得是對不起老爹,不好意思請親朋好友來呀,所以拒絕和毛舉行正式婚禮。

婚後,兩人生了三個孩子,口角漸多。據黨史專家們考證,是:

“楊開慧過分地依戀了毛澤東。毛澤東對這種過分的依戀很惱火,甚至厭煩,他想成其為事業,這種兒女情長無疑影響了他在事業上的進取。毛澤東便寫了一首詩贈給楊開慧:

人生莫依倚,依倚事不成。君看菟絲蔓,依倚榛與荊。下有狐兔穴,奔走亦縱橫。樵童砍將去,柔蔓與之並。

這首詩讓楊開慧誤解了,她的自尊心受到了強烈的傷害。也就是從這時,毛澤東和楊開慧的愛情便開始產生了裂痕。從那以後,他們經常吵架,。。。。。。毛澤東要出門遠行,楊開慧不想讓毛澤東走,但又不直說,卻讓毛澤東帶上孩子一起走。毛澤東感到惱火和好笑。最後毛澤東還是憤然出走。”

呵呵,明明是遺棄,還有什麼可“憤然”的,越描越黑了不是。還有人考證出來毛的那首號稱寫給楊開慧的詩,“揮手從茲去,”其實不是寫給楊的而是寫給他的童養媳羅氏的。那羅氏也死得不清不白,大冬天的,毛氏家譜上居然說是死於痢疾。

1930年的時候,老毛只是個小小的中央委員,周恩來,項英,陳毅,欺負過他的人沒有一百也有七八十,所以後來老毛一個一個報復,美其名曰十次路線鬥爭。那年頭兒,黨還特別愛管私事兒。張國燾回憶說在1926年黨的政治局會上,蔡和森太太向警予首先報告在其丈夫蔡和森離滬期間,她與彭述之發生了戀愛,。。。。。。陳獨秀先生開始讚許蔡向的結合,表示不願見他們因此而離異。繼而他批評彭述之不能自我節制,有傷同志的親愛關係。彭向二人都因此受到了處分。就是後來老毛掌了大權以後,想娶江青,政治局也橫加干涉,最後還給老毛定了約法三章,包括20年內不許江青參政。結果大家都知道了,江青懷恨在心,20年期滿就瘋狂地搞起了文化大革命。

近來有幫閑人考證出,雖然老毛在井岡山和賀子真見面沒幾天就同居了,但是沒有結婚,一直到一九三一年(呵呵,剛好是楊屍骨未寒啊)中共中央通過他倆結婚的決議才結婚,並藉此說明毛還在愛著楊開慧。

不過那賀子真可是個火爆脾氣的醋罐子,後來在延安曾為了吳當著老毛的面大打出手。在井岡山時年輕氣盛,手下人馬又多,老毛只是個上門女婿,賀豈有甘心做小妾之理?肯定天天逼著老毛休了前妻。把她扶正。

所以呀,故事大概是這樣:

老毛給楊開慧寫信提出離婚,並向中央寫報告彙報思想。楊見信大怒:你小子當年死乞白賴地纏著我求婚,山盟海誓的,如今老娘給你養了三個孩子,累成黃臉婆了,你倒想休妻?門兒也沒有!於是寫信也向中央申訴。

1930年的黨中央還是海龜們和知識分子掌權呢,收到了老毛和小楊的信之後,對毛的離婚申請想必是大加批判。理由也很簡單,楊開慧是1921年入黨的老黨員,有知識,人緣又好。楊的老爹又和黨的創始人陳獨秀和李大釗是好朋友。而賀子真只是個女土匪而已。

黨不批准和楊離婚,賀這裡又逼得緊,八成還威脅老毛如果不把老娘扶正,老娘就揭你的老底,你也就休想在井岡山上混下去。自古梟雄們都是權利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如果不是涉及權力的話,老毛也不會對離婚的事兒太熱心。

話說老毛剛上井岡山時,要人沒人,要槍沒槍,在土匪頭子袁文才和王佐山寨中寄人籬下。賀子真的哥哥賀敏是山寨的實力派,和袁王二人又是同學,交情甚厚,老毛追求賀子真也是為了拉攏賀敏,發展自己的實力,架空袁王二人。要不老毛怎麼會提出宋江架空晁蓋的理論呢,就是因為他當年也就是個宋江。

後來朱德的隊伍也上了井岡山,強龍直壓地頭蛇啊,紅軍也變成朱毛紅軍了,老毛落到了第二位。朱德為人厚道,漸漸地,袁王二人也由毛派變成朱派了。老毛一見自己後院起火了,無毒不丈夫啊,就在1930年初派人火拚了袁文才和王佐二人,(當然,事後還要假惺惺地說是手下人亂搞,自己不知情)。此時,老毛需要利用與袁王關係密切的賀氏家族來安撫袁王舊部,不敢得罪賀子真,更怕她把自己殺害袁王的真相捅出去,自己苦心經營的軍隊怕就要鳥獸散了。

老毛萬般無耐,看書找靈感吧。這看書可不是看馬克思的書。那年頭,老馬的書除了共黨宣言之外,沒有一本被翻譯成中文的。老毛又不懂外文,最愛的參考書乃是三國和水滸。三國裡面詭計最多,可是都是對付男人的。倒是水滸里似乎有對付女人的招數。據老毛的警衛回憶,攻進一家大財主的圍子之後,老毛就交代:好好找找,看有水滸沒有。皇天不負有心人啊,結果還真找到一本水滸。老毛視若至寶,記得裡面有一段秦明借刀殺妻的么,好好複習一下。老毛翻來複去地研讀水滸啊,後來居然上癮了,文化革命後期還玩了一大昏招---評水滸,批宋江,結果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此是後話。當時是要學秦明,學宋江,打長沙,逼迫軍閥把自己的老婆抓起來殺掉。

最初老毛還想避嫌疑,自己不打,而鼓動彭德懷的隊伍去打長沙。老毛對自己借刀殺人的高招得意得不得了,還寫詞一首:“六月天兵征腐惡”,特意註明是從汀州向長沙。詩詞里當然應該用的是陰曆,陰曆6月大致就是陽曆7月了。沒想到軍閥何健腦筋遲鈍,被老彭打了個稀里花拉也沒想起來應該去抓毛的老婆。

老毛心裡這個氣呀,又仔細看了一遍水滸,原來是要秦明親自攻打,或者至少是派人裝扮成他去打,才能完成殺妻大計。於是老毛一咬牙,一跺腳,親自帶人來打長沙。

這一仗也打得怪怪的,老毛號稱是游擊戰的專家,打不贏就走么,可是這次偏偏在長沙城外耗上了,而且一耗就是一個來月。要說那何健也是蠢得可以,就是想不出有抓毛的老婆這一招棋。

一個來月,想必交戰雙方也互派了不少來使。剛開始都是大道理啦,這邊說:“打倒軍閥反動派”,那邊說:“剷除蘇俄公產邪教”。到後來,就開始說實話了,何健的來使說:湖南人不打湖南人,咱們合計合計你要錢要槍咱可以分你點兒,你們去打江西人吧。老毛吭哧了半天,才說出實話:要你們幫俺把老婆抓起來,逼她寫一紙離婚聲明。

何健一聽這個氣呀,就為這麼點兒小事兒,你殺得長沙血流成河。於是很乾脆地答應下來,但是也提了條件,要毛馬上撤兵,而且以後再也不得騷擾長沙。毛也做得很光棍,立即就說服朱德退兵,而且以後紅軍還真的沒有再也沒有打過長沙。

老毛前腳撤兵,何健後腳就抓了楊開慧。楊當時火氣正大著呢,你老毛打到長沙了,也不來看我們母子一眼,未免太絕情了。被抓起來以後,楊大概也想大義凜然一翻,說什麼:上級的姓名我知道,下級的姓名我也知道,就是不能告訴你們之類的話。沒想到馬上被何健打斷了,不,不,我們一不要你交出地下黨的名單,二不讓寫悔過書,只要在報紙上發表聲明,跟毛澤東離婚,就放你走人。楊開慧是個聰明人兒,一聽就明白了:是老毛叫你們來勸我離婚的是不是?何不住地點頭,是啊,是啊,這種負心人,跟他也沒意思,離了算啦。

楊是個心高氣傲之人,脾氣也倔強得很。讓那個負心的陳士美得意洋洋地去娶小妞?門兒也沒有!我就是要拖著你,死也不離婚。反正中央不批准,你就也結不成婚。

何健也沒啥辦法,就給老毛捎信,說你老婆是湖南倔騾子,說了死也不離,你看怎麼辦吧?老毛回信說什麼,人固有一死,為老公的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不過我那3個兒子希望你要保全什麼的。

何健是軍閥啊,殺人不眨眼,殺個女人更算不了什麼了,就跟楊開慧攤牌了,不離婚就得死,把老毛的信也給她看了。楊一看毛的親筆信,自己愛過的人居然一心要致自己於死地,只覺得萬念具灰,這個婚是絕對不離的,活著也沒有意思,但求一死。

信件一來一往,拖了一個來月。相傳行刑隊的劊子手同情楊的遭遇,故意沒有打中要害。行刑隊剛要走,老毛派去的細作在一邊喊了起來:“沒有打死,沒有打死!”劊子手無奈才又回來補了一槍。

楊死了以後,何健放了楊的3個兒子,聽任老毛把他們接去上海。

蝴蝶款款戀花飛,似乎很浪漫不是?但實際上蝴蝶的前身毛毛蟲是靠吃花的葉子為生的。不過,官方黨史教導我們說,蝴蝶生下來就是蝴蝶,毛毛蟲是不存在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