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龔楚將軍:與朱德會師前毛在井岡山巴結土匪 毫無建樹

毛澤東看過朱德的覆信後,不勝感慨。因他四個月來匿居井岡山上,寂寂無聞,毫無工作表現,而朱德他們則轟轟烈烈的打了幾場勝仗,開展了湘南蘇維埃運動,創造了一個新局面出來,若現在前去和朱德會合,豈不相形見拙。於是他決定暫不去耒陽和朱德會合,準備在酃縣、桂東地區開展工作後,再和朱德相見。

四、毛澤東聞風鼓舞

正當紅四軍在湘南領導蘇維埃運動的時候,處在井岡山的毛澤東正陷於最艱苦困難的環境中;他是在中共“八七”緊急會議後,受中央派赴湖南策動秋收暴動的。他跑到湘東瀏陽縣文家市,當時因為進攻長沙的平江、瀏陽、醴陵及江西萍鄉的農民自衛軍及武昌警備團等殘部正潰敗下來,毛澤東乃加以收編,於九月八日整編為工農革命軍。本擬再攻長沙,但因自衛軍中收容國軍夏斗寅部的叛變部隊再度叛變,而農軍亦逃亡不少,致部隊零落,全部僅七百多人,乃放棄再攻長沙的計劃,匆匆率部南竄至蓮花三灣,從新整編,調整幹部,正式稱為工農革命軍第一師,自任司令,由此人皆稱他為毛司令。部隊整編後,他即率部於十一月間進入江西之寧崗縣城礱市東南之井岡山。

井岡山是羅宵山脈的中段,周圍二百多里,橫貫江西之寧岡、永新、蓮花、遂川、和湖南的酃縣、桂東、汝城相毗連。山上有五個較大的村莊,村前都有水井一個,故稱之為大小五井。以大井、小井、茨坪為最大。每村各有數十戶人家。小井和茨坪還有十多間小商店,經營一些農村的日用品。

井岡山的居民並不多,民風純樸而保守,與世無爭,靠著山坡上的梯田收穫一些農作物,過著最貧苦的日子。大部份的居民很少有米吃,大多是吃紅薯和粟米。但他們在這種生活方式下,仍感到滿足,並沒有其它的妄想。後來因為被土匪所脅迫和引誘,壯丁才常外出搶劫行旅,甚至到較遠的鄉村去打家劫舍,藉此來增加他們的收入。

井岡山的地形,有無數座巍峨高聳的山峰,巉岩峭壁,溪谷縱橫,構成了井岡山的險要地勢。通達井岡山的道路有三條:一條是由寧岡縣經汪洋界,上山十五里,方可到井岡山腰的村莊小井,其次是由永新縣經龍源口、七極嶺而到小井,另有一條是由遂川經黃坳到井岡山。這三條路都是崎嶇的山徑,碎石嶙峋,步行非常艱難。只要憑險據守,很難攻破,即使有新式武器也難發揮它的威力。所以,這區域向來都是匪徒們最理想的根據地。

在歷史上明朝武宗時代,朱宸濠在江西南昌叛變,失敗後即逃上井岡山落草,後被王陽明所剿滅。王氏削石為碑,記載剿匪的史實,這個古迹至今尚存。由此可以想見;井岡山的軍事價值,在很早以前就被人所重視了。近代有聾子匪首亦以此為基地,打家劫舍,無往不利。

一九二八年二月以前,盤據在井岡山的一批土匪,數約六七十人。匪首王佐與寧崗縣擁有步槍七十枝的土豪袁文才互通聲氣,亦以井岡山這個險要的地區為憑藉,作為他們搶劫行商和富戶的根據地。附近各縣人民,視為畏途,稱王佐為“王老虎”。因為紳匪勾結,使地方團隊無法征剿,遂令坐大,井岡山幾乎成了王佐、袁文才二人的私產。

毛澤東明了井岡山的軍事價值,當他們從湖南茶陵竄入寧岡縣城,便首先送了兩枝手槍和一些禮物給袁文才,聯絡感情。再由袁文才介紹給王佐與毛澤東見面。

王佐是一個頭腦簡單的土匪,袁文才又有濃厚的個人英雄主義思想,三個一拍即合,大塊肉大碗酒的結拜為兄弟。

毛澤東運用其與流氓打交道的手法,是相當成功的,他滿口仁義道德,哄得袁王兩人服服貼貼,都接受了毛澤東所委派的營長職務。從此,毛澤東便在井岡山立定了腳跟。

毛澤東自到井岡山後,得袁文才、王佐之助,又因地勢險要,遂以井岡山為革命根據地。但糧食缺乏,而自身的兵力又極薄弱,今後怎樣去發展?自是一個最重要的問題,而外面又常有國軍在山外地區進犯。正是內憂外患,使他傷透腦筋。他們住在深山之中,經過了好幾個月都不敢遠出打游擊,生活自然感到很寂寞。

三月末,有一天下午,毛澤東在極端無聊之中和袁文才,同到王佐家裡飲酒解悶,正在這時,忽然來了一個賣絨線的小販(該小販經常由郴州販絨線到山區販賣,亦曾見過毛澤東),他見到毛澤東等在飲酒,便對站在門外的衛士說:“毛司令尚在這裡飲酒?現在山下的郴州、耒陽、永興一帶儘是朱德的紅軍,到處打土豪分田地哩!”衛士便將小販的話轉報毛澤東。

毛澤東不聽猶罷,一聽到這個消息,當堂跳起來!急問道:“你說什麼?”衛士指著門外的小販答道:“他說朱德紅軍正在郴州,耒陽各縣打土豪分田地,非常熱鬧”。

毛澤東聽清楚了,登時站起來,口裡喃喃的說道:“好極了!好極了!”袁、王見他這樣子,均莫明其妙。兩人忙問道:“司令,是怎麼一回事?”毛澤東這才自知失態,忙說道:“是好消息,朱德是黨的軍事高級領袖,又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到了湘南,我們沒有一點消息。如今他既來了是最好不過了。我們今後的力量大得多了,你們馬上派人去打探,迅速報告我知,切勿延誤,至要至要”。袁、王兩人聽罷大喜,立即命人前往打探。他們三人即繼續殺雞治酒,舉杯痛飲,等候佳音。

翌日的晚上,派出的探子回來了,證明了這一消息確實。而且說:朱德的紅四軍司令部在耒陽。資興縣方面亦有一回鄉軍官李奇中領導農民自衛團進攻地主民團,打土豪……(李奇中是黃埔軍校出身,參加南昌暴動後曾任第二十軍第三師第六團中校團副)。

毛澤東得到朱德在湘南的真實消息,即派何挺穎偕同兩個親信前往耒陽。

何挺穎攜帶有毛澤東的親筆信,於四月初到達耒陽晉見朱德,呈上毛澤東的親筆函。朱德閱後,非常高興。即對何挺穎說:“毛同志既在寧岡,相距這裡不遠,最好請他即來耒陽,共同領導湘南鬥爭。他的軍隊應就近向酃縣、資興、桂東等縣發展,和我們互相呼應,使與耒陽、永興、郴州連成一片,以鞏固這一後方”。並留何等人在軍部盤桓數日。

那時候正值朱德和耒陽女同志蕭貴蓮(即吳玉蘭,蕭貴蓮是衡陽第三師範讀書時的正名)結婚之後,大家都很高興。何挺穎等在耒陽住了三天,帶著朱德的覆函回到礱市時,毛澤東已將部隊移駐在此。何挺顯即將見到朱德的情形報告給毛澤東。並說:耒陽工農群眾已全部武裝起來,配合紅軍作戰。

毛澤東看過朱德的覆信後,不勝感慨。因他四個月來匿居井岡山上,寂寂無聞,毫無工作表現,而朱德他們則轟轟烈烈的打了幾場勝仗,開展了湘南蘇維埃運動,創造了一個新局面出來,若現在前去和朱德會合,豈不相形見拙。於是他決定暫不去耒陽和朱德會合,準備在酃縣、桂東地區開展工作後,再和朱德相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龔楚將軍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