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老朋友齊奧塞斯庫幸福至死的生活

——齊奧塞斯庫幸福至死的生活

齊奧塞斯庫夫婦被處決

1971年,齊奧塞斯庫夫婦對中國、朝鮮、越南和蒙古進行了訪問,回程時還簡短訪問了莫斯科。這次旅行是這兩個人生涯中的轉折點。在朝鮮的那一站,那簡直是令人陶醉的特殊榮譽。平壤被設計成金日成現代傳奇的紀念碑,而這個英雄的國家就像一個歡度節日的大兵營,給人一種興高采烈的印象:盛大的遊行和閱兵活動,穿著整齊制服的兒童,佩戴著金日成像章的人群,頌揚金日成的巨幅彩色宣傳畫……看到這些令人難忘的壯麗場景,齊奧塞斯庫和妻子埃列娜相視而笑:社會主義的勝利是有可能實現的,只要堅定不移地用鐵的意志強迫實行就行了。

齊奧塞斯庫24年的執政期可以清晰地劃為前後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從1965年到1971年,這一時期的羅馬尼亞到處充滿著巨大的成就、繁榮、自由和希望;第二個階段是從1971年到1989年,這一時期的特徵是持續的經濟衰退、工業停滯、國際援助大幅度減少、國內日益嚴酷的政治控制以及人民群眾和黨員當中越來越多的不滿、異議和失望,最終導致了1989年羅馬尼亞的流血劇變和齊奧塞斯庫時代的終結。這當中有一件事是明確的:去朝鮮前後的齊奧塞斯庫判若兩人。在平壤目睹的一切似乎使他失去了清醒的頭腦,並且在回國之後開始大力推行個人崇拜。這種轉變也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他那野心勃勃的妻子造成的。在訪問朝鮮回國之後,埃列娜•齊奧塞斯庫曾自負地對丈夫說,羅馬尼亞人民不配接受他的統治,因為對於羅馬尼亞民族來講,他“太偉大了”。埃列娜利用她丈夫多疑的性格,使其越來越依賴於她的意見,並通過這樣的方式操縱齊奧塞斯庫的決定,以加強她對權力的控制。從七十年代中後期開始,羅馬尼亞的吹捧家為齊奧塞斯庫奉上了眾多的東方式頭銜,包括“人類的星辰”、“喀爾巴阡山的天才”、“思想的多瑙河”、“工人階級的英雄”、“最傑出的、無與倫比的戰略家”、“舉世尊敬的偉大領袖和政治活動家”、“抵抗所有敵人的羅馬尼亞捍衛者”、“掌握國家面臨的所有問題的答案的領導人”、“貫徹黨的馬列主義政策的化身”、“民族英雄中的偉大英雄”、“人道主義精神的共產主義者”、“當代世界的傑出人物和光輝戰士”、“傑出的馬列主義領袖、熱忱的愛國者和國際主義者”等等。這些肉麻無恥的阿諛奉承加劇了他的人格自大狂和精神紊亂。

羅馬暴帝卡里古拉流傳後世的一個著名故事是把他的馬牽到羅馬元老院,並且任命它為羅馬執政官。“人類的星辰”也有類似的舉動。1978年,英國自由黨領袖戴維•斯蒂爾為了感謝他訪問羅馬尼亞時受到的盛情招待,送給齊奧塞斯庫一隻黑色的拉布拉多幼犬。齊奧塞斯庫很喜歡這條狗,給它取名字叫“考布”(Corbu,羅馬尼亞語意為“渡鴉”)。他與這條狗形影不離,很快羅馬尼亞人在提到這條狗時就稱之為“考布同志”。

人們經常看到“考布”坐著小汽車,在警察車隊的嚴密護送下穿過布加勒斯特的場面。英國駐羅馬尼亞大使有一次就見到了這個令人難忘的場景:“我看到這隻黑狗獨自坐在‘達契亞’轎車的後排座椅上,仰面朝天,相當傲慢。黑色的拉布拉多犬常有這種神態。”羅馬尼亞駐英國大使每星期要去倫敦的聖伯利公司為“考布同志”購買高級狗餅乾和狗糧,然後用外交包裹把它們寄到布加勒斯特。

有一次齊奧塞斯庫帶著“考布同志”視察布加勒斯特的布蘭科溫斯克醫院,醫院的職工為了滅鼠而養了許多貓。那位四條腿的人民軍“上校”在走廊里發現一隻貓,並追逐起來。經過激烈的搏鬥,上校和貓都受了傷。這兩隻動物被驚恐萬狀的醫院職工分開,齊奧塞斯庫發現“上校”的鼻子在流血,於是憤怒地中止了對醫院的視察,乘車離去。醫院的醫生們都嚇傻了,因為他們的貓擅自攻擊一位羅馬尼亞陸軍的上校,這會帶來嚴重後果。果然幾天之後,一份拆除醫院大樓的命令被送到醫院。儘管這座醫院在前一年為五萬名患者提供了治療,但是因為“考布上校”的鼻子在那裡受了傷,所以必須把醫院拆了。

根據新華社駐羅馬尼亞首席記者張漢文、周榮子等人在《風雲突變——齊奧塞斯庫垮台始末》(新華出版社1993年)一書中的記載,齊奧塞斯庫在羅馬尼亞全國共佔據了62幢宮殿、別墅和22座狩獵山莊。僅在布加勒斯特一地,齊奧塞斯庫一家就佔據了21座宮殿和別墅。齊奧塞斯庫倒台後,新華社記者有幸參觀了這些行宮,齊奧塞斯庫家族奢華的生活也得以窺見一斑。

從擔任黨的第一書記時起,齊奧塞斯庫就搬進了弗羅雷斯卡湖畔豪華的“春天宮”(Palatul Primaverii)。這座用白色大理石建造的宮殿坐落於羅馬尼亞高級黨政領導人的住宅區——弗羅雷斯卡區,周圍的街道由安全部隊嚴密守衛,禁止老百姓穿行。春天宮門前一字排開德國產的黑色賓士防彈轎車和英國“美洲豹”高級汽車。房子周圍是寬闊寧靜的林蔭,栽種著法國梧桐和橡樹。走進宮殿,一樓的大廳里擺滿了令人眼花繚亂的金銀器皿、茶具、煙具、景泰藍、玉雕,還有一對高大的明代青花瓷瓶。穿過大廳往裡走是齊奧塞斯庫一家的兩間大小不同的餐廳,餐桌上擺的餐具全是金或銀的,在那間較大餐廳的長桌上還放著三個形狀不同的金燭台。陪同新華社記者參觀的軍官說中間的那個燭台是純金的,重約1公斤,另外兩個燭台是包金的。

春天宮的二樓是齊奧塞斯庫夫婦及其女兒卓婭住的六個房間(每人一間卧室和一間休息室)。中央的大廳里也擺滿了和一樓一樣的各種珍貴陳設,不同的是在牆上還掛著十幾幅羅馬尼亞大畫家格里戈萊斯庫、盧奇安、安德列耶斯庫和多尼策等人的風景畫和肖像畫原作。這些油畫都是羅馬尼亞的國寶,原來陳列在羅馬尼亞國家藝術館裡,齊奧塞斯庫夫婦後來把這些價值連城的藝術品弄到家裡,據為己有。埃列娜的卧室和休息室更加華麗,鍍金的床柱雕滿花紋,床上鋪的是金光閃閃的高級絲綢被。衣櫃里掛著數百套服裝,光是貂皮大衣就有十幾件,每件的價值都高達十幾萬列伊。柜子底層擺著幾百雙高級皮鞋。許多衣服和鞋上還掛著贈送單位的標籤,說明埃列娜從未穿過。

埃列娜的休息室約有60平方米,除了各種金器外還擺有從國外進口的高級瓷製工藝品。室內一角的封閉式陽台十分引人注目,陽台兩側有人工小噴泉,右邊的泉水從一隻金鴨子的嘴裡噴出來,左邊的泉水從一條金蛇的口中噴出來。陽台上還擺著僕人給埃列娜端茶送水用的鍍金小推車。埃列娜卧室盥洗間的水龍頭、各種手柄、掛鉤、甚至裝衛生紙的小盒子都是鍍金的。一枝插在景泰藍花瓶中、有果有葉的樹枝是用黃金製成的。左邊牆上全是鍍金片鑲成的馬賽克圖案,房間天花板的浮雕也是鍍金的。室內四周暖氣片也都是金黃色的,陪同中國記者參觀的羅馬尼亞軍官說這些暖氣管也是鍍金的(《風雲突變——齊奧塞斯庫垮台始末》,P31-33)。

新華社記者回憶說,齊奧塞斯庫夫婦不僅愛黃金,而且珍珠瑪瑙、鑽石翡翠、各種寶石也是他們的心愛之物。春天宮的抽屜里、桌子上、保險柜內都存放著大量金銀首飾和寶石。在一座保險柜內發現幾個信封,每個信封里都裝著齊奧塞斯庫1.6萬列伊的月薪和4000列伊的補助金,幾個信封都從未動過。看守春天宮的軍官還告訴新華社記者,這座宮殿的庭院很大,裡面一共散落著十四幢建築物,埃列娜的母親和齊奧塞斯庫的兩個兒子各佔一座(齊奧塞斯庫養的兩條狗,即考布上校同志和它的“妻子”——另一條黑色的拉布拉多犬,也佔用了其中的一座別墅,即12號別墅)。

除了春天宮這座主要住所外,齊奧塞斯庫一家還佔有埃萊斯特拉烏湖畔的宮殿、斯納戈夫的別墅和黑海海濱的行宮,在全國各縣都至少有一個別墅、招待所或狩獵木屋。在眾多的“行宮”中,利用率最高的要數位於黑海海濱的“海王星”休養站和首都布加勒斯特北郊的斯納戈夫別墅。“海王星”休養站位於海濱城市康斯坦察以南30多公里,靠近保加利亞邊境,附近還有“火星”、“土星”、“金星”、“木星”等多處休養站,每處休養站都是一處可以容納3000到5000名遊客的飯店-娛樂設施綜合體。每年夏季齊奧塞斯庫都在“海王星”休養站辦公並接待外賓,從此這裡也有了“夏季首都”之稱,許多外國政要都曾在此受到齊奧塞斯庫接見。1990年7月新華社駐羅馬尼亞首席記者參觀了這處豪華的休養站。

齊奧塞斯庫一家的起居樓坐落於當地人稱為“寶藏”的一片樹林中,建於1969年,五年後才完工。建築師把羅馬尼亞建築風格同西歐和亞洲的建築風格結合到一起,樓內還有一段中國式的長廊。這座樓的一層是齊奧塞斯庫一家的餐廳、電視室、娛樂室,二層是齊奧塞斯庫本人、埃列娜、大兒子瓦倫丁、小兒子尼庫和女兒卓婭的套房,每人一間卧室、一間休息室。中間的過廳旁是一間十分精緻的小暖房,種滿了奇花異草。在這一層還有一間“狗室”,面積約20平方米,裡面有一間專供“考布上校”使用的橢圓形沙發小床,鋪著高級錦緞,狗床前有一個方桌,兩旁擺著兩把扶手椅。在一樓也有一間類似的“狗室”。整座起居樓的外觀並不顯眼,但內部裝修十分高級,地面上鋪的花瓷磚全是從義大利進口的,空調設備、吊燈和其他電器是從西德進口的。所有的房間里都擺著精美的工藝品,以前還掛著貴重的油畫,這些畫也是齊奧塞斯庫夫婦從國家藝術博物館弄來的。齊奧塞斯庫垮台後,油畫又物歸原主,回到了博物館裡。

“海王星”休養站供齊奧塞斯庫一家專用的室內游泳池建於1980年,設在兩座圓形建築里,兩座建築相連,第一座設有齊奧塞斯庫的辦公室,寬敞明亮,面對大海,牆上有金箔鑲嵌的古代勇士像。再往裡走是齊奧塞斯庫夫婦午休時用的卧室、埃列娜的辦公室和餐室。再往裡走就是圓形的室內游泳池,裡面的水全是用專列從喀爾巴阡山運來的溫泉水,含有多種礦物質。自從游泳池建成後,齊奧塞斯庫本人從未在裡面游過泳,但他和埃列娜經常在游泳池旁邊的躺椅上打撲克、聊天。“海王星”休養站一共佔地18公頃,有100多名工作人員,還有齊奧塞斯庫一家專用的海灘和遊艇碼頭。

在羅馬尼亞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原羅馬尼亞王室霍亨佐倫家族在喀爾巴阡山麓避暑勝地錫納亞修建的夏宮佩列什城堡被定為文物保護單位,一度作為博物館向公眾開放。但是從1974年起,城堡以“內部維修”的名義停止對外開放,原來齊奧塞斯庫夫婦看中了這座宮殿,把它變成了自己的私人別墅。城堡附近的老賭場(1947年後一度成為人民文化宮)也被關閉,進行了全面的修繕,安裝各種現代化設備,原來的賭場大廳變了宴會廳,劇院變成了會議室,此外還有辦公室和會客廳,成為齊奧塞斯庫夫婦的辦公地。

1981年,佩列什城堡的管理人員在宮裡的木板牆上發現了一種真菌,它繁衍得很快,24小時內能擴散6厘米,並且能侵蝕任何木料。齊奧塞斯庫夫婦知道此事後不敢再進入佩列什城堡,怕染上疾病。但是儘管如此,這座宮殿仍然不對群眾開放,因為齊奧塞斯庫夫婦在城堡北邊不遠處又修建了一座三層的現代化別墅。由於工程難度大、所用的材料和設備極其考究和現代化,因此用了12年才竣工。新別墅在1987年落成後,齊奧塞斯庫一家只來這裡住過幾次。

在齊奧塞斯庫家族遍布全國各地的多處宮殿中,有各種與百姓絕緣的進口高級食品,有豪華的加溫游泳池、私人網球場、健身中心,有傭人、女僕、保健醫生、營養專家和安全部衛隊。齊奧塞斯庫垮台後,羅馬尼亞有關部門保存了不少有關齊奧塞斯庫一家的生活檔案,其中一份是1984年3月8日的午餐菜譜,有12道菜,包括羅馬尼亞老百姓從未在市面上見過的黑魚子醬、蝦仁、錫比烏香腸、鮭魚與河鱸魚,而菜單中的豬肉、牛肉和羊肉,老百姓也很難在市場上見到。此外,齊奧塞斯庫一家在佐餐時飲用的法國葡萄酒(每瓶500到1400法郎)、法國香檳酒(每瓶200到305法郎)和礦泉水都是從西歐進口的,甚至連餐桌上用的擦手紙也是進口的。

齊奧塞斯庫夫婦平時不與自己的子女一道吃飯,只是節假日才一起聚餐。齊奧塞斯庫同志光是午餐就要12道菜,那麼剩下的菜是不是給他餵養的“考布”上校同志吃呢?不是。“考布同志”也有自己的菜譜,是由營養學家精心配製的。一位齊奧塞斯庫時代的宮廷女僕後來回憶說,“秘密警察告訴我們永遠不要喂狗。有專門醫生檢查狗食(都是最好的肉),只有醫生嘗過以後,肉才能喂狗。晚上‘考布’總是與這位同志(齊奧塞斯庫)睡在一起。白天,狗待在12號別墅,裡面設施齊全,床、豪華的傢具、電視、電話,應有盡有。”

以1982年12月2日的菜譜為例,這條狗一天的食譜是:早餐(7:30)有兩個法式牛角麵包、1公斤伯薩尼亞肉卷、1公斤牛奶、LATZ狗餅乾;午餐(13:30)是四公斤牛肉菜湯(成份包括牛肉塊、500克麵條或大米、胡蘿蔔、芹菜、鹽);晚餐(20:00)是一公斤伯薩尼亞肉卷、500克通心粉或細麵條、以及500克乳酪加甜布丁。

根據羅馬尼亞官方統計,從1965年到1989年,羅馬尼亞國家為齊奧塞斯庫一家在飲食方面花費了1025萬列伊,為狗花去了217萬列伊。為齊奧塞斯庫一家服務的勤務人員的伙食費用達73萬列伊,這還不算打獵、出訪時的飲食費用開支。而在這二十多年裡,齊奧塞斯庫夫婦只從自己的腰包中掏了38萬列伊,平均每天支付43列伊,只相當於一公斤豬肉的價格(《風雲突變》P37-38)。

除了遍布全國的宮殿外,齊奧塞斯庫還擁有兩艘內河遊艇。第一條遊艇叫“勇敢的米哈伊”號,建造於1969年,長64米,寬11米,看上去與多瑙河上的普通客輪差不多,但內部裝潢截然不同。船上的一應設備全都從西方國家進口,齊奧塞斯庫夫婦各佔一間卧室,室內鋪著厚厚的波斯地毯,牆上掛的油畫也是從國家博物館裡取來的。船上也有一間專門的狗室,齊奧塞斯庫夫婦在多瑙河地區“視察”時都要帶著吃得滾瓜流油的那兩條狗。船上還有幾間客艙是給隨行的政府總理和部長級幹部用的,但是他們的待遇比不上那兩條狗,因為他們睡的是普通的雙層床鋪。

“勇敢的米哈伊”號的船員最怕齊奧塞斯庫夫婦上船,因為上級做了嚴格規定,“首長”上船後船員必須待在機艙里,不得上甲板,不得讓“首長”看見他們。在行船期間,船員不得在船上做飯,因為菜鍋里冒出的氣味會“污染”空氣,因此船員只能躲在機艙里吃罐頭。除此之外,在齊奧塞斯庫夫婦駕臨時,船員還有一個額外的侮辱性任務,就是用專門的進口消毒濕巾給那條狗老爺“考布同志”擦爪子、擦肚子、擦皮毛。

1979年,齊奧塞斯庫嫌“勇敢的米哈伊”號船齡太大,太老氣,下令建造另一艘更大的遊艇“米爾恰大公”號。本來一艘這樣規格的船七個月就能造好,但“米爾恰大公”號卻建造了七年,因為齊奧塞斯庫經常去船廠“視察”,看到船上哪兒不中意就勒令修改,光油漆就塗了好幾遍。“米爾恰大公”號的造價高達4億列伊,等於幾十條同型內河客輪的造價,年保養費也要1500萬到2000萬列伊。

作為國家元首,齊奧塞斯庫擁有自己的專機本屬正常,有兩三架也無可非議,但齊奧塞斯庫的專機卻達17架之多!他有五架大型客機,其中兩架波音707是在美國專門定造的,花了4500萬美元,由於羅方要求增加生活服務設施,每架飛機比正常機型重5噸。飛機上設有卧室、浴室、廚房,浴室里各種掛鉤和水龍頭都是鍍金的。除此之外齊奧塞斯庫還有兩架蘇制“伊爾”18型飛機和一架羅馬尼亞與英國飛機公司合造的“ROMBAC1-11”型專機。總統機隊還有12架直升機,其中8架購自法國,是最先進的“海豚”型直升機,每架價格1900萬法郎,直升機上還有狗的專用座位。

在齊奧塞斯庫執政的最後十年里,羅馬尼亞市面上商品缺乏,大街上經常可以看到人們排長隊購買食品的場景。每當埃列娜坐在防彈的“賓士”轎車裡從布加勒斯特的大街上呼嘯而過、看到這種場景時,總要忿忿地說“瞧這些囊蟲!”為了解決國內肥皂短缺的問題,齊奧塞斯庫曾經提出把出口用的“羅娜”牌香皂提價投放國內市場,埃列娜卻說“香皂用普通的,但外面用‘羅娜’的包裝。這種肥皂對這幫懶鬼已經是不錯的了。”1989年12月羅馬尼亞爆發“蒂米什瓦拉事件”、國內形勢風緊雲急,當埃列娜聽說該市的八百多名女工人也上街遊行、要求撤換廠長、改善生活條件時,竟惡狠狠地說“放狗咬這些臭婊子!”(《尼古拉•齊奧塞斯庫》,P132-133;《風雲突變》,P51)

秘密處決

1989年12月25日是聖誕節。下午1時,羅馬尼亞救國陣線組建的特別軍事法庭在兵營內開始對出逃失敗的齊奧塞斯庫夫婦進行審判。審判團由7人組成。齊奧塞斯庫夫婦完全否認這一軍事法庭的合法性,並在審判時拒絕回答法官提出的問題。辯護律師問齊奧塞斯庫夫婦是否要求上訴。被告如提出上訴,羅馬尼亞最高法院要予以審理,即使駁回上訴也要一周時間;被告不上訴,判決便是終審判決,處決立即執行。齊奧塞斯庫對此不予理睬。由救國陣線指派的辯護律師還問齊奧塞斯庫夫人過去和現在是否有神經病。如果埃列娜說有,那法庭也不能對她進行判決。軍事法庭必須把她送到醫院進行檢查。這種檢查一拖就是好幾個月的時間。但埃列娜說沒有。特別軍事法庭是以下述罪名判處齊奧塞斯庫夫婦死刑的:屠殺罪(有六萬多人是殉難者);破壞政權罪;破壞公共財產罪;損壞國民經濟罪;在外國銀行存有10多億美元並企圖逃往國外(事後,事實證明在國外銀行存款這一罪名是無中生有)。

審判結束後,齊奧塞斯庫夫婦一先一後被捆綁著押送到室外。兵營里沒有刑場,廁所前的空地便成了執行槍決的地方。從樓房到刑場約有30米遠。廁所有兩扇窗子。齊奧塞斯庫被帶到了兩扇窗子之間的牆下,面對著持槍的士兵站好。當押解他們的士兵走開後,齊奧塞斯庫高呼:“自由和獨立的羅馬尼亞萬歲!”隨後而來的埃列娜則唱起了《國際歌》。這時,持槍的士兵在行刑隊指揮官尚未趕到的情況下便開了槍。齊奧塞斯庫中彈後倒下,後腦勺撞在了廁所的牆上。他死後仍睜著雙眼。齊奧塞斯庫夫人頭部中彈,顱骨開花,腦漿外溢。至此連續執政長達25年的齊奧塞斯庫政權瞬間土崩瓦解,羅馬尼亞共產黨亦不復存在。

就整個東歐而言,南斯拉夫的鐵托、波蘭的蓋萊克、保加利亞的日夫科夫等人生活奢靡程度比齊奧塞斯庫有過之而無不及,其中以鐵托為最。但由於滿足了民生需求,因此鐵托時代的南斯拉夫始終沒有發生過像羅馬尼亞這麼激烈的社會劇變。

(資料來源:《東歐劇變紀實》,世界知識出版社,1990年12月;《尼古拉•齊奧塞斯庫》,世界知識出版社,1991年8月;《齊奧塞斯庫與羅馬尼亞》,世界知識出版社,1990年12月;《風雲突變——齊奧塞斯庫垮台始末》,新華出版社,1993年;《非常病人》,江蘇人民出版社,2005年6月;《愚昧改變歷史》,山東畫報出版社,2007年6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閻京生《齊奧塞斯庫同志的幸福生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