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是李立三的殺父仇人 找賀子珍是耐不住寂寞

毛澤東來到十都,眼見我們宜章參軍的十多個女同志,有的正在田裡指導農民分田,有的在團部抄寫文件,他非常高興。一時忘形,笑對我說:「你天天和她們在一起,真是艷福不淺!你有特殊的感想和艷遇嗎?」我說:「這都是革命同志,每人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對男女間的情愛是不感興趣的」。他搶著說:「你的年紀比我還輕,我見了尚且動心,難道你無動於衷嗎?我不相信,哈哈!」他神秘的微笑著,看來他已有寂寞之感了。

1937年,毛澤東和賀子珍在延安。(維基百科)

第三章羅霄山脈中段蘇維埃政府成立

一、為什麼建立這個政府

羅霄山,北自湖北南部之九宮山,沿湖南、江西兩省邊界,南至廣東邊境之諸廣山,由北至南綿延八百餘里;井岡山為羅霄山脈之中段。地形最為險要而複雜,在軍事上,易守難攻,利於東西轉移作戰,而不易包圍。毛澤東選擇此地為武裝鬥爭的軍事根據地,的確是很合適的。

自朱、毛兩部軍隊會合後,軍事實力加強了很多,野心勃勃的毛澤東,自然要把握這一個良好機會,建立這個以井岡山為中心的蘇維埃政府,以加強他對內的領導和對外的號召。根據毛澤東對於選擇羅霄山脈中段建立政權的理由有以下各點:

(一)有經營了一年多的民眾基礎。

(二)黨的組織相當穩固。

(三)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創造了富有鬥爭經驗的地方武裝,這是十分難得的;這個地方武裝力量,加上紅軍第四軍的力量,是任憑什麼敵人也不能消滅的。

(四)有很好的根據地——井岡山;地方武裝的根據地則各縣都有。

(五)影響兩省,且能影響兩省(湘贛)下游各地,比較湘南、贛南隻影響一省,且在一省的上游和偏僻地者,政治意義大不相同。

中段的缺點,是因割據地已久,圍剿軍甚多,經濟問題,特別是現金問題,十分困難(參《毛澤東選集》第一卷八十一至八十二頁“割據地問題”)。

五月下旬湖南省委曾派袁德生來寧岡,他亦贊成羅霄山脈中段政權的計劃(毛澤東說的)。

我在寧岡礱市住了幾天,紅四軍整編完竣之後,因敵情不緊張,即率領廿九團開赴酃縣,以連為單位,分散於十都地區做群眾工作,團部駐於十都。在這期間毛澤東曾召集寧岡、遂川、永新、酃縣等縣區蘇維埃政府代表及紅四軍士兵代表,在寧岡縣舉行了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選舉羅霄山脈中段蘇維埃政府委員及主席,毛澤東就在這次大會被選為主席。

從此,毛司令就變為毛主席了。待至一九三一年後,閩贛邊區中國蘇維埃中央政府成立,毛澤東也就順理成章的充當了主席。以後中共革命的過程中,毛澤東的權力有時雖曾遭到嚴重打擊,但公開的地位始終沒有動搖過。我可以說:毛澤東的地位是奠基於以井岡山為根據地的羅霄山脈中段蘇維埃政府主席之時。也可以說他的興起是從這一個主席職位為起點的。由此可知毛澤東當日為什麼要建立這個山上蘇維埃政權了。

我還有點說明:中國紅軍前敵委員會,自五月下旬軍隊分散以後,就沒有開過會。一切決策均由毛澤東以紅四軍黨委會、邊區特委、地方縣黨委書記等聯席會議的名義處理一切問題,實際上他此時已集大權於一身了。遇有軍事問題,他只和朱德、陳毅談談,便由軍部發布命令,他的獨裁作風,從那時起已充份表露出來了。

朱德在當時亦已看得很清楚,有一次軍隊轉移,我和他見面,他對我說:毛澤東同志對我們總有點隔膜,凡事都不事前商量,等到立即行動時才通知我,使我連研究和考慮的時間都沒有,現在各縣送來的情報都先經過他,真是有點麻煩。本來他個人要獨裁,我沒問題,事情總要有點時間準備才成。他的表情已表現出對毛極為不滿。我問他:陳毅同志是軍的黨委書記,毛澤東的聯席會議,他總有份參加的,難道他沒有對你說嗎?朱德說:或者他有時也不知道吧!我聽到這種情形,已明白朱、毛之間的感情已極不融洽了。

二、貫徹土地革命政策

土地革命,是中國革命的重要目的,中山先生的民生主義,亦以平均地權,實行耕者有其田為號召。中共當時的革命政策,主要是沒收地主土地給農民,以發動農民鬥爭。一九二七年的“八七”急會議及十一月的擴大會議的決議,均明確的決定實行土地革命。但沒收土地與分配土地的實行辦法,則從未有具體的實施方案,致我們實施的時候,感到非常困難。在湘南農民暴動時期,我亦無法定出一個指導原則,只得由各縣蘇維埃政府自己去做,結果沒有貫徹這一個當時主要的革命任務。當我們紅軍在寧岡縣城集中整編,檢討湘南鬥爭工作時,曾為這問題,批評我們沒有徹底實行土地革命,是湘南鬥爭工作的最大缺點。至羅霄山脈中段蘇維埃政府成立時,毛澤東就定出了一個沒收一切土地分給農民的實施辦法如下:

一、以村為單位,平均分配土地。

二、由村蘇維埃政府召集全村農民開會,舉報各人所耕的田畝數量與質量(分上中下三級)會後各人同去自行在每丘田上插竹籤一條,書明畝數。

三、調查人員將全村總人口和田地數量,加以統計。

四、根據各戶所報人口與田地數量,決定每戶應得各級土地之總數。

五、由村政府準備編號之竹籤,帶同人民到田間插簽分配。

六、人民既分得田地,須儘可能將舊有田墓鏟去,但因高低關係,不能鏟去者,須保留舊田基。

七、既分得田地之後,如發現有不均的現象,得請求政府再行調整。

八、農民分田後,僅向蘇維埃政府納稅,不另檄付田租。

九、田稅由各地方政府按實際情形次定徵收,以最高不超過總收入百分之二十為原則。

十、土豪劣紳不準分田。

上述實施辦法頒布後,我們的工作進行就有所依據了。我們當時正在十都工作,毛澤東曾親自來指導我們實施。

毛澤東來到十都,眼見我們宜章參軍的十多個女同志,有的正在田裡指導農民分田,有的在團部抄寫文件,他非常高興。一時忘形,笑對我說:“你天天和她們在一起,真是艷福不淺!你有特殊的感想和艷遇嗎?”我說:“這都是革命同志,每人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對男女間的情愛是不感興趣的”。他搶著說:“你的年紀比我還輕,我見了尚且動心,難道你無動於衷嗎?我不相信,哈哈!”他神秘的微笑著,看來他已有寂寞之感了。

果然不出我之所料,他於一個月後,就在永新縣和賀子珍女同志結合了。

三、毛澤東與湖南省委的爭辯

毛澤東自一九二一年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後,即被派赴湖南擔任中共湖南區委書記,他在中共黨內算是早期少數人物之一,在湖南來說,他是湖南中共的創辦人。【析世鑒:此說有誤。】他在中共未成立之前,肄業於長沙第一師範時(一九一七年)便組織“新民學會”領導學生鬥爭,一九一九年七月又主辦“湘江評論”宣傳反帝、反軍閥,研究社會問題,宣傳馬克斯主義學說。一九二〇年十月,開始在湖南組織青年團,而且在國共合作期間,湖南的農民運動的蓬勃發展,亦是他所領導。以他的革命鬥爭歷史來說,應該是極受湖南共黨同志所愛戴,才是正常的現象。可是事實並不如此,而且剛剛相反。原因何在?為了解答這個疑難問題,我首先追溯兩件事:

一、是一九二七年我在武漢時期,因湖南農民不顧中共中央的指示,殺死李立三父親的事。那時武漢的中上層黨內同志,人人都知道。我曾就此事詢問過湖南籍的陳東日同志,據他說:李立三與毛澤東的宿怨,早在一九一七年,毛澤東籌組“新民學會”時,曾登報徵求學生會員,李立三見報後即按址前往查詢新民學會的入會手續,當時毛澤東親自接見,在談話時毛澤東非常傲岸,儼然以一個領導者自居,李立三那時又是個血氣方剛自命不凡的青年,對於毛的說話態度大為不滿,遂不歡而散。後來李立三參加中共後,被黨中央派到湖南做工運,寃家路窄,毛澤東又適任湖南區黨委書記,處處受制於毛。李立三曾屢次報告中央指出毛的錯誤,於是更加深了雙方的惡感。此次李立三的父親被殺之事,當然是毛澤東向李立三的一種報復。他還說:我們湖南的同志,除了幾個老毛的死黨外,都對他不滿。此次國共關係由惡化走向分裂局面,亦與毛澤東領導湖南農運過火有很大關係。

二、一九二七年五月,我率農軍到湘南,因許克祥發動“馬日事變”逗留在耒陽時,湘南特委書記夏正民亦曾對我說:湘中、湘東的農民運動,事實是有點過火,農會以窮凶極惡的手段對待軍官家屬,致使軍人反感。許克祥這次行動,全因軍人反感而向共產黨和工農會反擊,造成這次惡果,毛澤東應負責任。我問他:毛澤東的為人如何?夏正民說:毛澤東的聰明才智,倒是不亞於三國時代的魏武帝曹操,但他是唯我主義,且缺乏人情,卻沒有曹操能知人善用及有容人之量的襟懷。

上述兩點,是我從湖南的同志中得到對他的批評。至於他當時和湖南省委的爭辯,即有以下幾件事實:

一、當毛澤東於一九二七年十月成立工農革命軍第一師的同時,並組織了工農革命前敵委員會,他自己兼任書記。他所到的地方,就以前敵委員會名義指揮地方黨部,如湖南各地區特委及各縣縣委等。各地特委以其越權指揮,干涉地方黨務等專橫作風,表示極之不滿,便將他領導上的各種錯誤事實;如拋棄群眾,逃跑主義,專搞武力,干涉地方黨務,破壞組織領導,毫無組織觀念等等罪名,呈報湖南省委,轉報黨中央當局;致中央向他提出三次嚴重警告,促他立即糾正錯誤。卒於一九二八年三月,黨中央明令將他自組的前敵委員會取銷。

二、湖南省委主張他除以少數地方赤衛隊留守井岡山外,主力應到湘東領導工農鬥爭,並創造湘、鄂、贛邊區根據地。但毛澤東以湘、鄂、贛邊區之地形不如井岡山,當地反動力量又比羅霄山脈中段附近地區之反動力量為大,且在政治影響上,湘、鄂、贛邊區亦不如羅霄山脈中段,可影響湘贛兩省為大……等理由駁斥湖南省委。

三、湖南省委派楊開明到寧岡建立邊區特委,毛澤東即把持著他一手組織的永新、寧岡縣委及酃縣、遂川之地方黨,不與楊合作,致使楊開明無法展開工作,迫得跑回湖南省委。毛即自組邊區特委,自兼書記職務,後來為了敷衍省委,才由楊開明代理特委書記。但毛仍在幕後操縱,於是湖南省委就罵毛澤東為新軍閥,並支持耒陽、郴州赤衛隊脫離毛澤東掌握,只繼續保持與朱德紅軍的聯繫和配合紅軍作戰。

這都是反毛內鬨的情形,僅記其犖犖大者,而且都是一九二八年六月以前所發生的事。但他們相互間的指責仍不休止,而且還繼續發展下去,沒有了結。

我在當時看此情形,為革命的前途擔憂,對毛澤東這種作風,亦感到有點失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龔楚將軍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