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楊開慧被殺的真實原因是什麼?

在牢里,楊開慧曾被用刑,要她自首,宣布與毛澤東脫離關係,她想到了毛澤東對她說的:「算人間知已吾與汝」,她寧死不屈。她為自己一生曾得到一個像毛澤東這樣的知己心滿意足。她不惜為毛澤東和他從事的事業去死。十一月十四日,她帶著一種女人特有的滿足,慷慨地走向刑場,那年她年僅二十九歲。她至死都不知道早在二年前她與毛澤東事實上已經沒有夫妻關係了,一個叫賀子珍的年輕女人已經成了毛澤東家裡的女主人。

一九一四年秋,毛澤東結束了他在湖南省圖書館的自學生涯,考入了省立第一師範學校。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的封建專制統制,西方形形色色的新思潮通過各種途徑被傳播和介紹到中國這片被傳統文化統治了幾千年的土地上。毛澤東一到這裡就被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西方學說深深地吸引,如痴如醉。在來長沙讀書之前,毛澤東是主張在皇權之下維新變法的,這時轉而瘋狂地迷上了祟尚絕對自由的無政府主義。據他的同學回憶,為了身體力行他的“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無政府主義,毛澤東曾在眾目睽睽之下的校園裡作過一次赤身裸體的狂奔。

毛澤東對新思潮的執著和狂熱特別是把理論付之於實踐的膽量和勇氣,引起了該校教師楊昌濟先生的注意。楊昌濟先生曾在日本和英國留學十年之久,回國後他第一次從毛澤東這個熱血青年身上看到了與當時那些沉溺於空談的絕大多數脫離社會的知識分子的不同之處。他認為這個青年有著遠大的前程。他經常邀請毛澤東和一些有志於改造中國的學生到家裡討論各種理論和社會問題。在這裡毛澤東認識了楊昌濟先生的女兒楊開慧。楊開慧比毛澤東小八歲,外表文靜清秀,是位思想新潮,蔑視封建習俗的女性。她在長沙讀中學時,是全校唯一剪短髮的女生。校方認為這是“過激行為”,楊開慧反駁,這是女人的自由,關別人什麼事!在那個年代並非每一個女子都敢這樣。

毛澤東初入楊府時,楊開慧還只有十三四歲,彼此間只是有些共同的語言和好感,當他從湖南省第一師範學校畢業時,楊開慧已經長成了一個大姑娘了。毛澤東再次展現了他的膽量和勇氣,對當時的大知分子之女展開了追求。一九一八年夏,楊昌濟應聘為北京大學教授,楊開慧隨父母舉家遷往北京。這年九月毛澤東也追到了北京。共同的志趣,亢奮的情感,使這一對年輕人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題,抒不盡的豪情壯志。翌年,毛澤東因母親患病返湘,兩人相約通信時彼此已用“霞”和“潤”這樣的愛稱來稱呼對方了。

一九二O年楊昌濟犯重病其間,毛澤東對楊昌濟更是關懷備至,多次陪楊開慧到醫院看望、照料。楊昌濟病逝後,毛澤東還到北京的法源寺和楊開慧、楊開智兄妹一起為楊昌濟守靈。並發起募捐,撫恤遺屬,料理後事。又聯繫北大校長蔡元培和當時在京的湘籍社會名流章世釗,楊度等人在《北京大學日刊》發出楊昌濟逝世的啟事,介紹其生平,以誌哀悼。楊開慧喪父後隨母親回長沙後,毛澤東曾給楊開慧一首抒發自己對她的思念和情感的詞《虞美人》:

“堆來枕上愁何狀?江海翻波浪。夜長天色怎難明,無奈披衣起坐薄寒中。曉來百念皆灰燼,倦極身無憑。一勾殘月向西流,對此不拋眼淚也無由。”

毛澤東經歷了幾年對楊開慧的殷情追求後,終於贏得了這位大家閨秀的芳心。這年底,兩人結為夫妻。一年後,他們的長子毛岸英出世,第二年,楊開慧又為毛澤東生了第二個兒子毛岸青。此時的毛澤東上有岳母,下有幼子,妻賢子乖,家庭幸福。但是,毛澤東很快就厭煩了這種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枯燥的生活。他身體中流淌的那躁動不安的革命血液,註定了他不可能過一種平凡人的生活。

毛澤東初到北京時曾打算到北大進一步學習。也許是毛澤東的知識過於偏重於文史,而對於入門北大所需的其他方面的知識過於薄弱,他未能如願以償。楊開慧的父親楊昌濟教授只好介紹他在北大圖書館任助理員。當時北大教授一個月的薪水是二百到三百銀元,而毛澤東一個月的薪水僅八元而已!據說毛澤東曾想去聽胡適之教授的課,胡以毛澤東不是正式註冊學生而拒絕。毛澤東的自尊心在北大受到了很大的傷害,由此導致他一輩子仇視知識份子。他後來得勢後曾罵道“我歷來講知識分子是最無知的,這是講得透底。知識分子把尾巴一翹,比孫行者的尾巴還長”。

儘管如此,毛澤東任北大圖書助理員期間還是大有收穫的。通過楊昌濟的引薦,他結識了許多當時中國的精英,這對於他以後的崛起無疑很有幫助。就在此時,俄國十月革命成功的消息傳到了中國。北大教授陳獨秀、李大釗等人在《新青年》上著文介紹十月革命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開始與陳獨秀、李大釗等人接觸,並且受到他們的器重,被引以為同志。一九二O年,陳獨秀在蘇共的幫助下,在全國組建共產主義小組,毛澤東很快就成了湖南省的負責人。第二年共產黨在上海成立,毛澤東是全國僅有的十二名代表之一。在陳獨秀等人的影響和鼓動下,毛澤東由信仰無政府主義轉而信仰共產主義了。他在共產黨中的地位迅速竄起。一九二三年,他與陳獨秀等五人被選為中共中央局成員(相當於今天的政治局)。一九二四年,國民黨一大在廣州召開,孫中山決定與共產黨合作,毛澤東作為共產黨湘區代表在會上發言,受到孫中山的重視。由孫中山提名,毛澤東被選為國民黨中央候補執行委員。會後曾一度代理國民政府宣傳部長。

毛澤東在社會上春風得意,楊開慧在家裡照顧母親和兩個孩子,漸漸地失去了自我。婚前的浪漫和豪情盡隨老人和孩子們的衣食住行消失得無影無蹤。儘管她不得不放下身段做好賢妻良母這一角色,但總免不了對外面轟轟烈烈生活的嚮往,時有報怨和不滿。對毛澤東來說他既需要一個隨時陪伴左右的妻子,但又不能沒有人照顧自己的孩子。楊開慧不可能滿足毛澤東的雙重需要。在這個矛盾的現實中,他有了放棄楊開慧,擺脫這個家庭的慾望。這個家庭只是毛澤東漫長革命生涯的一個階段。新階段的開始,便是老階段的結束。他的革命觀如此,家庭觀亦如此。

當時毛澤東曾以一首《賀新郎》的詞以表達他的這種想法:

“揮手從茲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訴。眼角眉梢都是恨,熱淚欲零還住。知誤會前番書語。過眼滔滔雲共霧,算人間知已吾與汝。人有病,天知否?今朝霜重東門路,照橫塘半天殘月,凄清如許。汽笛一聲腸已斷,從此天涯孤旅。憑割斷愁絲恨縷。要似崑崙崩絕壁,又恰像颱風掃寰宇,重比翼,和雲翥。”

儘管有人異議,說此詞不是寫給楊開慧的,但公布此詞的中共官方機構,曾肯定是毛澤東寫給楊開慧的。當時,楊開慧的同學、好友李淑一也曾證實在楊開慧那裡讀過此詞。從這首詞中,我們可以看到毛澤東不愧是搞革命策略的高手。他一方面把與楊開慧吵得“眼角眉梢都似恨”當作誤會,稱楊開慧為人間知已,要楊開慧忠心耿耿,無怨無恨地為他作出犧牲,另一方面則隱隱約約地表達了自己“從此天涯孤旅”,要象“崑崙崩絕壁”和“颱風掃寰宇”一樣與楊開慧“割斷愁絲恨縷”的決心。可惜楊開慧至死都只把該詞的上半部分稱自己為人間知己銘刻於心,而對毛澤東在該詞中表達的另一層意思卻不想去深思或者被那句“重比翼,和雲翥”所迷惑,天真地祈盼著與毛澤東比翼齊飛。幾十年後,當人們重新找出這首詞時,李淑一倒是從詞中看到了毛澤東與楊開慧的矛盾,但在當時的情形之下,她也不便說得太白。

一九二七年國共分裂,毛澤東離別了剛剛為他生了第三個兒子毛岸龍的楊開慧,前往湘東組識秋收起義。從此徹底割斷了與楊開慧的愁絲恨縷。秋收起義失敗後,毛澤東帶著殘餘的部隊來到井岡山與王佐、袁文才所領導的地方武裝建立了根據地。第二年四月,朱德率領的南昌起義隊伍來到這裡。同年十一月,彭德懷率領的平江起義隊伍也來此會師。在這裡,毛澤東結識了當時被稱作“永新一枝花”的賀子珍。一九二八年五月初,兩人正式結為夫妻。從一九二七年九月毛澤東跨出楊開慧的家門到毛賀二人結為夫妻,其間不足八個月!解放後的黨史和賀子珍的外孫女孔東梅近年所著的賀子珍的傳記都試圖美化毛澤東對楊開慧的愛情,掩蓋其拋棄楊開慧的史實,使毛賀的婚姻合情合理,硬說毛澤東其所以會與賀子珍結婚,是因為井岡山與長沙不通音迅,有傳言楊開慧已經犧牲。

事實並非如此。楊開慧有一個堂弟叫楊開明。一九二七年楊開慧曾寫信給他,囑咐他如果自己遇到不測時,請他照顧孩子和她母親。這麼大的事,楊開慧沒有交託自己的胞兄楊開智,而託付給堂弟楊開明,可見楊開慧對他的信任。毛澤東到井岡山後,紅軍隊伍迅速擴大,但這支隊伍此時仍屬共產黨湖南省委領導。楊開慧的這個堂弟時任共產黨湖南省委委員、省秘書長。從一九二八年初起就不斷往返於井岡山與長沙之間向毛澤東傳達湖南省委的指示。正因為他對井岡山與湖南省委情況的了解,同年他還被共產黨湖南省委任命為湘贛邊界特委書記。以他和楊開慧、毛澤東的關係,他見到毛澤東的時候決不可能不向毛澤東詳細介紹楊開慧及其家人的情況。楊開慧還托他帶過自己親手為毛澤東做的衣服和鞋子。對毛澤東與賀子珍的結合,楊開明非常不滿,但礙於黨的組識原則,又怕傷害楊開慧,他回長沙時不能將實情告訴楊開慧,只好暗地裡處處給毛澤東小鞋穿,以發泄他的不滿。他在去上海給中共中央彙報時曾狀告“毛澤東個人專政,獨裁,特委在他一個人的荷包里。有土匪氣息的王佐、袁文才只聽毛澤東一人的”。從而導致了當時的中共中央下文要誅殺王佐和袁文才。毛澤東後來在井岡山失勢與此也不無關係。毛澤東恨透了楊開明,楊開明犧牲後從來不曾被毛澤東提起過。

正當毛澤東與賀子珍在井岡山喜度蜜月,愛得如痴如醉之際,住在長沙縣板倉娘家的楊開慧還在痴情地挂念著她的丈夫。幾十年後,人們在拆除楊開慧的舊房子時在牆縫裡曾發現了她一九二八年十月所寫的一首詩《偶感》:

天陰起朔風,濃寒入飢骨。念慈遠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可否痊,寒衣是否備。孤眠誰愛護,是否亦清苦。書信不可通,欲問無人語。恨無雙飛翮,飛去見茲人。茲人不得見,惘悵無己時。

可憐的楊開慧做夢也沒想到此時毛澤東早把她忘到九霄雲外了。一九三O年五月,蔣、馮、閻中原大戰爆發,形勢對共產黨極為有利。各個根據地的紅軍都有很大的發展。以李立三為代表的中共黨中央作出首先在一省或數省取得革命勝利的決議,命令彭德懷的紅三軍團攻打湖南省會長沙。當時駐守長沙的何健的主力已調往衡陽,防堵桂系和粵軍北上攻蔣,長沙城內空虛。彭德懷出發前特地來到毛澤東處討教軍事上的問題。在井岡山時期,彭德懷很贊同毛澤東的游擊戰理論,兩個老鄉合作得很好。在毛澤東送他出門的路上,彭德懷問毛,如果紅軍到了長沙,有無私人之事需要他幫忙。毛澤東也是聰明人,知道彭德懷在暗示楊開慧和他的幾個孩子。毛澤東站在路傍,深深地吸了一口煙,不置可否地望著那消失在空氣中的灰白色煙圈,陷入了一陣沉思,然後冒出一句話:聽說澤民的堂客王淑蘭關在長沙,你看找不找得到他。看到毛澤東答非所問,彭德懷看懂了毛澤東的心思,心裡一沉,頭也不回地走了。

同年七月,彭德懷率領的紅三軍團一舉攻佔長沙。七日二十五日,成立蘇維埃政府,彭德懷也被選為委員。他在長沙打開牢門,釋放了所有的政治犯,毛澤民的妻子王淑蘭也在其中。王淑蘭沒在何鍵的牢里關多久,她對楊開慧的情況一清二楚,彭德懷應該從她那裡了解到了楊開慧的情況。紅軍從七日二十五日佔領長沙起到八月五日退出,在長沙呆了十天,建立了蘇維埃政權。這麼大的事,住在長沙板倉的楊開慧不會不知道。由長沙縣的板倉到長沙城裡,步行一日功夫即可到達,楊開慧不可能不出來見彭德懷。至於他們之間談了什麼,甚至什麼時候見的面,等到後來毛澤東得了天下,彭德懷自然不便公開了。

毛澤東組織了秋收起義之後,楊開慧的處境就非常艱難。有次為了躲避追捕還跑到平江她舅舅家去躲過一陣。彭德懷打長沙時,她最小兒子毛岸龍都已經三歲了,以當時中共的倫理觀念,她完全可以把孩子託付給她的母親或其他親戚。與其在老家坐以待斃,還不如自己跟隨彭德懷到井岡山去找自己的丈夫!在長沙板倉拖著三個孩子,哪裡有跟著紅軍那麼多革命可搞呢?她早就有“恨無雙飛翮,飛去見茲人”的渴望。她怎麼會放棄一次這麼難得的機會呢?

問題是毛澤東在井岡山又有了一個家,家裡已經有了一個她。楊開慧已經由家裡的她降為了家外那個她了!賀子珍比楊開慧年輕八歲,性情剛烈。後來在延安時期還因吃醋與美國記者史洙萊特和她的中文翻譯大打出手。可想而知,此時楊開慧怎麼能去井岡山呢!彭德懷佔領長沙後曾鎮壓了一批何健的軍官和反對革命的土紳,他知道紅軍退出長沙後,何鍵一定會大規模地報復,楊開慧的處境將會更加危險。但是,既然毛澤東沒有表明態度,他也不便違背毛澤東的意願把楊開慧帶走,以至壞了毛澤東的好事。

同年八月二十四日,以毛澤東為政委和前委書記、朱德為司令的紅一軍團四萬餘人匯合剛從長沙退出的紅三軍團一起再度進攻長沙。這次雖然沒有攻入城裡,但在城外圍攻長沙達一個月之久。如果此時毛澤東對楊開慧還有一絲憐憫之心,在久攻不下準備撤退的前一天,派三五個人去長沙郊外板倉楊開慧的家裡跑一趟,把她接出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毛澤東不想自找麻煩,狠心地再一次放棄了給楊開慧一條生路的機會。

如果說在紅軍兩次打長沙之前何鍵礙於楊昌濟的面子,對追捕楊開慧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麼紅軍兩打長沙殺了他那麼多人,造成了他那麼大的損失,這次對追捕楊開慧可是來狠的了。

紅軍走後不到兩個星期,楊開慧在老家板倉被捕。在牢里,楊開慧曾被用刑,要她自首,宣布與毛澤東脫離關係,她想到了毛澤東對她說的:“算人間知已吾與汝”,她寧死不屈。她為自己一生曾得到一個像毛澤東這樣的知己心滿意足。她不惜為毛澤東和他從事的事業去死。十一月十四日,她帶著一種女人特有的滿足,慷慨地走向刑場,那年她年僅二十九歲。她至死都不知道早在二年前她與毛澤東事實上已經沒有夫妻關係了,一個叫賀子珍的年輕女人已經成了毛澤東家裡的女主人。楊開慧把自己的一生毫無保留地獻給了毛澤東。早年讓毛澤東通過自己的父親結識了當時的社會精英積累了政治資本,到死都給足了毛澤東政治面子。她這種忠貞而壯烈的死,既解決了毛澤東因重婚而陷入的尷尬處境,又使當時的毛澤東獲得了滿門忠烈的名聲。這種結果無疑是毛澤東最希望得到的。如果楊開慧活著的時候知道了毛澤東對她的背叛,誰能擔保她會說些什麼?毛澤東的形象會不會因此受到傷害呢?

有人曾說楊開慧之死是毛澤東借刀殺人的結果。以當時的情況來看,他倒沒有一定要讓楊開慧死的必要,何鍵要如何處置楊開慧也非毛澤東可以左右的。但毛澤東對楊開慧的背叛和與賀子珍的重婚,使楊開慧走投無路,客觀上導致了楊開慧被殺。從毛澤東對楊開慧追求、疏遠,以至在情況危險之際,兩次對她棄而不顧的歷史過程來看,毛澤東至少應有負心和見死不救之責。楊開慧死後,毛澤東曾給楊家寫信說:“開慧之死,百身莫贖”。

一九五七年五月毛澤東又寫了一首詞《蝶戀花•答李淑一》:

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揚直上重霄九。問訊吳剛何所有,吳剛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廣袖,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忽報人間曾伏虎,淚飛頓作傾盆雨。

從文字上看,毛澤東對自己當年的行為有所後悔,對楊開慧之死表示了悲傷。然而,既然如此,又何必當初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