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梁京:中美貿易談判難成交的一個重要理由

美國就有不少人認為,川普使用不斷加關稅的策略是錯的。但我們看到,正因為川普堅持使用加關稅的高壓策略,才迫使習近平做出一系列重大讓步;很難想像,如果川普不用這個策略,美國能迫使中國如此快地做出如此大的讓步。

根據白邦瑞,也就是當今美國重要的中國問題專家Michael Pillsbury的透露,川普與習近平兩人在過去幾個月的私下交流遠比外界所知密切許多,兩人的私交更不像兩國之間那樣劍拔弩張。我相信白邦瑞先生不會、也不敢編造這個故事,但由此提出的問題就是,既然兩個大權在握的大國領導人關係這麼密切,為甚麼中美貿易談判如此難以成交呢?有消息說,中方對上周談成的結果又提出異議,要求再談。

一般人傾向於相信,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難以成交,一定是因為兩國之間利益衝突太大、或者說價值觀衝突太大。這固然不錯,但歷史上,利益和價值觀衝突大的大國之間,並非就一定做不成生意,或達不成貿易協議。即使達不成長期協議,也可能達成短期協議。因此,也有人認為,中美貿易談判難成交的主要原因是策略使然,是雙方或一方的談判策略出了大問題。比如,美國就有不少人認為,川普使用不斷加關稅的策略是錯的。但我們看到,正因為川普堅持使用加關稅的高壓策略,才迫使習近平做出一系列重大讓步;很難想像,如果川普不用這個策略,美國能迫使中國如此快地做出如此大的讓步。

現在的問題是,即使中方做出重大讓步,習近平和川普也都有重大的國內政治需要,儘快達成某種貿易協議,至少是某種過渡性協議,以便控制兩國經濟的風險以及兩位領導人政治前途的風險,是否就一定意味著他們有能力把這種政治願望順利地轉變為現實呢?很多人假設,這兩個擁有巨大權力的強人只要想這樣做,就能做到,但我的看法是,川普和習近平的政治強人性格和領導風格,完全有可能成為中美貿易談判難以成交的一個重要理由,也就是說,他們想做的事未必就能做到,不僅因為有客觀原因,也有他們自身的原因。但那些迷信權力,看好強人政治的人容易忽視這個問題。

現在大家都看到了,強人政治出現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舊秩序形成的利益格局難以為繼,令舊秩序的維護者失去權威和民意支持,從而給政治強人上台提供了機會。在打破舊秩序的政治僵局方面,強人政治往往是非常有效的,但他們打破舊秩序和舊的利益格局速度越快、越順利,他們穩住權力所面臨的挑戰也會來得越快、越難以應對。事實上,我們看到習近平和川普都出現了這樣的問題。

現在習近平和川普能不能達成一個穩住大局的過渡性貿易協議?我以為很難。直接原因不是兩位領導人不想要這個協議,也不是基本策略不對路,而是政治大環境的惡化以及決策隊伍的不給力。不難看到的是,雖然美中兩國政治制度和文化的差異極大,但強人政治帶來的短期決策困難卻有較大的相似性。當然,制度和文化差異的中長期影響是更為重要的。中國在短期決策和談判上雖然會有一點優勢,因為習近平沒有任期約束,中國百姓也能承受更大的經濟災難,但中國中長期的政治和經濟風險要遠大於美國。這當然不等於美國就有理由對未來樂觀,因為中國內部危機全面爆發,對美國的威脅比現在更危險、更複雜。只不過,那時候中國對美國的挑戰是另一種方式的挑戰,而且也不會是川普需要面對的問題。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