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跟蘇俄混在一起的 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作者:

二戰時德國投降後日本為什麼沒有選擇立即投降?因為日本政府還寄希望於蘇聯的「調停」。1941年日本頂住希特勒的壓力與蘇聯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在蘇聯最危險的時候,日本政府遵守了條約。現在,輪到斯大林遵守條約了,他一方面與日本周旋,一方面調集軍隊準備下手。當美國原子彈在日本爆炸的消息傳來後,突然對日本不宣而戰。撇開其他不論,這樣的國家與流氓有什麼區別?

二戰後跟蘇俄混的,要麼亡黨亡國了,要麼成了標本,如朝鮮那樣成為世界政權的恥辱標本,沒有一個有出息。看一看美國,曾經的敵人德國與日本,跟美國混了20年,又成了當代的世界列強。

對這麼大的反差都看不到的,要麼先天弱智要麼後天腦殘,沒有第三種解釋。

中國跟蘇俄曾經大混過一場,後來蘇俄一翻臉,差點要叫中國吃原子彈,萬幸被一個叫美國的國家給喝住了手。自從中共政府發財後,一年接一年地量中華之物力去結蘇俄之歡心,人家一不高興,500發炮彈將中國商船打得直沉海底,開創了世界上友好國家公然擊沉對方商船的歷史紀元。

蘇俄在世界上沒有一個朋友,跟蘇俄混的,在世界上也不會有一個朋友。

中共政府在中亞砸了多少錢?中亞國家卻齊刷刷地向日本表忠心。中共政府在烏克蘭問題上對蘇俄的支持,讓中國在中亞地區徹底喪失了全部民意。這一回,蘇俄的勢力喪心病狂地擊落馬航客機,再次將蘇俄的邪惡本質大白於天下。

這個時候,任何政權、任何政黨如果出來為蘇俄背書,註定將失去本國的全部人心,成為一個失去人心的政權、政黨。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支持獨裁,收穫災難。

中國曾經支持北朝鮮,其結果就是以「友誼」的名義,將長白山、天池、鴨綠江等一大塊白山黑水割給金家作為革命聖地,似延安一樣的革命聖地。為維護金氏政權,中共政府還把「無私奉獻和慷慨支持」作為了對朝基本國策。中國曾經勒緊褲帶援越南,終於援發了一場「自衛反還戰」,引發戰爭的四座中國山頭,今天有一半劃撥給了越南。

而蘇俄,在這方面更是作出了傑出榜樣。斯大林曾全力支持希特勒,一手把希特勒扶上了台。最後,希特勒揮師北上,給了斯大林一頓胖揍。如果不是天公不作美,如美國總統羅斯福所言,即使蘇共能夠倖存下來,也成了一個無足輕重的「地方政權」。

德國一戰失敗後,任何備戰行為都受到盟國嚴密監視。關鍵時刻,蘇聯政府伸出了援助之後。從1920年開始,克里姆林宮就與德國政府開展了秘密軍事合作:德國在蘇聯大舉興建製造飛機、大炮、坦克、手榴彈的兵工廠;在蘇聯生產毒氣如瓦斯;在蘇聯建立培訓德軍飛行員的學校和使用化學武器的學校,德國空軍元帥戈林曾在蘇聯德軍飛行員學校進修過。

斯大林在支持德國時還天才地發現了希特勒這個人物。斯大林特別喜歡閱讀希特勒演講與希特勒語錄。據說斯大林尤其喜歡希特勒的這條名言:「當我聽到文化這個詞,我就要拿起武器。」斯大林說,希特勒有如破冰船,掌權後可以開闢德國走向共產主義的道路。

為此,斯大林下令德國共產黨支持納粹反對執政的社會民主黨。德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曾明確表示反對,後在斯大林派往柏林的特使曼努伊爾斯基和享茨·內曼的操縱下,德國共產黨中央屈服了。德國是世界近代工人運動的發源地,共產黨及左翼社會黨在德國社會有強大的根基與力量,德國共產黨這個最有實力的左派政黨的轉變,也使希特勒的納粹輕而易舉地將四分五裂的德國左派擰成了同一股力量。斯大林和德國共產黨還把德國執政的社會民主黨稱為「社會法西斯分子」,為法西斯主義掃清了道路障礙。

希特勒走上神壇後,立即摧毀了德國共產黨,1933年夏又下令中斷與蘇聯的軍事合作。儘管如此,斯大林仍然不允許蘇聯報刊抨擊法西斯主義的意識形態。後來德國與蘇聯又再次過上了蜜月生涯,直至希特勒發動「巴巴羅薩計劃」。

俄羅斯總統普京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把烏克蘭的領土克里米亞吞併為俄國所有。這種赤裸裸的強盜行徑,簡直和七十六年前希特勒把捷克斯洛伐克領土蘇台德地區吞併為德國所有一樣。而且普京根本對烏克蘭和國際社會不屑一顧,只是招呼一下本國議會給他「授權」,然後徑直把軍隊開過去,讓克里米亞人在槍口下「投票」歸順,接著就把他們的領導人叫到莫斯科簽個字,這事就算完成了。這種效率,已經遠遠超過希特勒。當年希特勒吞併蘇台德地區,還要和英法談判,還要通過一個「慕尼黑協定」,才能堂而皇之把鄰居的領土據為己有。比起普京的肆無忌憚,希特勒只能甘拜下風了。

沙俄的發家史,就是不斷向四面八方鯨吞蠶食。它的後繼者蘇聯也好,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也好,這種「道統」可說是一以貫之。所以人們一直把這個北方巨人叫作「北極熊」。北極熊的胃口當然很大,連海豹都是它的食品。生活在陸地上的黑熊、棕熊和灰熊,和北極熊都是同類。人們經常在電視上看到它們貪婪地吃魚:一條一條的魚兒爭先恐後從激流里飛躍而出,正好落入守候在旁邊的巨熊嘴裡。它們永不饜足,吞下一條又一條,多麼愜意!

這正是今天俄國吞併克里米亞的生動寫照。

不過,今天已經不是1938年,當年英法綏靖主義者養虎遺患,縱容希特勒,釀成第二次世界大戰。這個慘痛教訓,文明世界不會忘記。當今國際社會不會容忍希特勒式的行徑再現。所以美國和歐盟啟動對俄國的制裁。

自從俄國議會批准普京在克里米亞用兵,實際上已經是向烏克蘭宣戰了。烏克蘭當然有權保衛自己的領土主權,但是兇悍的北極熊已經把魚吃到肚子里,決不會吐出來。烏克蘭雖然誓言永遠不會認可強盜對自己的搶劫,但至少在現實的力量對比上,還無力改變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另一方面,從國際大局來看,還沒有發展到一個局部領土爭端立刻就引發國際戰爭的地步。普京雖然恃強凌弱得逞於一時,但俄國現在的國力使他暫時無力挑起新的世界大戰。

美歐方面也還沒有動武的打算,所以這事將引起「熱戰」還是「冷戰」,是長期僵持,還是有緩有急,時冷時熱,都有待繼續觀察。但是善良的人們必須丟掉幻想,不可心存僥倖。克格勃出身的普京,從他的行徑來看,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今天他悍然吞併克里米亞,就是在走希特勒的老路。

希特勒是被人民選上台的,普京也是被人民選上台的。兩人都屬於政治強人,都能用狂熱的民族主義興奮劑來煽動群眾,籠絡民心。德國人民經歷過一次大戰後的屈辱,渴望重振第二帝國的輝煌。希特勒上台後只用四五年的時間,就使德國成為歐洲的一流強國,這使他不但在經濟上和軍事上有了本錢,而且在思想和文化上俘虜了德意志民族,從而敢於發動世界大戰,使全世界、也使德意志民族陷入災難。

俄國人民在蘇聯解體以後,在短時間內經歷了經濟轉型的痛苦。但因為拋棄了窒息民族生機的社會主義枷鎖,所以經濟重新恢復了活力,人民生活普遍得到改善,這使普京的權力一直相當穩固。在這個基礎上,普京在世界舞台上就開始尋求失去的霸權了。這個當年的克格勃高官,在蘇聯解體後,一方面拋棄共產體制,譴責斯大林這個暴君,從而搖身一變,博得人民擁護;另一方面又惋惜蘇聯帝國的崩潰,說是「俄羅斯的悲劇」。因此他要致力於恢復往日帝國的威風,甚至不惜重開冷戰,尋釁和文明世界作對,以此來樹立自己的強人形象。全力支持敘利亞獨裁者阿薩德,公開收留美國叛國罪犯斯諾登,都是明顯的表現。

如今他感覺到羽翼已豐,可以明火執仗向鄰居實行搶奪了,所以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向國際公認的文明準則挑戰。

普京的邏輯很簡單:克里米亞曾經屬於俄國,那裡有百分之多少的居民講俄語,所以應當歸俄國統治。其實,歷史上各國疆域從來就不是絕對固定的,各國的居民很少是單一的民族和語言,國家之間的領土糾紛也是難以避免的。但所有這些問題都應該和平解決,不能訴諸武力,尤其不能以大欺小。俄國公然吞併克里米亞,是冷戰結束之後對世界和平最粗暴的破壞,對國際法的瘋狂踐踏。

如果普京的邏輯能夠通行,如果國際社會對這種暴行都能容忍,世界還有寧日嗎?不但別的國家沒有寧日,首先俄國就沒有寧日。先不去說它的歐洲部份,只說它今日的亞洲領土,有哪一塊原來就是它的?當然,強盜是不怕鄰人垂涎他的財寶的。但是他的左鄰右舍對他這位「芳鄰」能不心驚膽戰?哪一家住在強盜隔壁能夠安然入睡?!

尤其是我們中國,看看歷史地圖吧!有多少土地、人民和寶藏都被這隻貪得無饜的北極熊吞掉了,我們能忘記嗎?!

聯合國安理會在討論克里米亞問題時,反對俄國用槍杆子在那裡導演的所謂「公民投票」,作為侵略者的俄國處境十分孤立。但令人遺憾的是中國投了棄權票。作為一個大國,在如此善惡分明的大是大非問題上都不敢仗義執言,不敢立場鮮明地維護受侵略者的主權,窩窩囊囊地「棄權」,實在令中國人為之汗顏!

其實把「一邊倒」定為國策的毛澤東,後來已經拋棄了蘇俄,鄧小平更是沒走這條路。只是他的繼承人不但把俄國侵佔我國的150萬平方公里領土簽字認賬,還額外把俄國人沒有侵佔的黑瞎子島,割下一半送給它。已經吃夠了這隻北極熊苦頭的中國人很難理解:北京為什麼還不從這昔日的「老大哥」懷抱里站起來走自己的路?難道還要把中國綁在俄國戰車上,結成「聯俄反美」統一戰線,把世界再度拖入「冷戰」?!

歷史事實已經證明,凡跟蘇俄混在一起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而與之相反,凡與以美國為首的文明世界盟好的,都走向了(或正在走向)自由、繁榮、富強。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