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方偉談金里奇(5): 中共的「轉型」是把其獨裁統治現代化

金里奇演講中說,他完全誤解了鄧小平的說法和做法。其實鄧小平即使做經濟改革,他也是為了要鞏固中共這個獨裁政權的,跟西方的市場經濟理念是完全不同的;而且他們是對東歐共產國家的倒台做了很多研究,所以得出的結論就是中共政權不能手軟,對待異見者一定要強硬。當我們以為中共在做轉型,轉成一個正常的政黨或一個國家的時候,它其實只是在把它的獨裁統治現代化。

當我們以為中共在做轉型的時候,它其實只是在把它的獨裁統治現代化。-金里奇

最近美國著名保守派人士、前國會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的新書《川普對決中國:面對美國的最大威脅》(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闡述了他對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大陸的看法,和為什麼他認為中共的崛起對美國的持續繁榮與安全構成了最大的挑戰,以及美國的應對策略和計劃。他的這部書引發了各方關注,10月22日一面世便已經成為紐約時報暢銷書。

金里奇是共和黨籍政治人物,曾於1995年至1999年間擔任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是美國國會歷史上最具權勢的眾議院議長之一,是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也是一位歷史學家,被認為是當下美國最注重經濟、社會、政治和安全事務的保守派領袖之一。10月29日,金里奇來到南加州大學,面對青年學子作出主題為「美國面臨最大威脅」的精彩演講。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他對中共極權統治理解的轉變。

《希望之聲》資深節目主持人方偉對金里奇進行了專訪,本系列文章將陸續為您呈現這次專訪的精彩內容。本文呈現金里奇對中共政權的經典看法。

(接上文:方偉談金里奇(4):美中思維方式存在「雲泥之別」)

人們誤以為中共在做轉型,它其實是在把其獨裁統治現代化

金里奇是位非常特別的人物,他從1960年開始就研讀《孫子兵法》,後來又研究毛澤東,他曾自認為自己很了解中國(中共)這個體制,但是他最後發現自己根本就錯了。因為他原來有這樣一種想法:每個國家領導人他們都想要改變,變好嘛。象鄧小平1992年南巡的時候就說一定要致力發展中國大陸的經濟,一定要走向市場經濟。當時還有他的一句名言叫做:「不管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那時的金里奇研究認為,也許他們(中共領導人)是真的意識到了不管什麼意識形態,民生最重要。他們當然相信資本主義制度最容易抓住老鼠。金里奇認為很多美國人也是這樣想的,中共邁出一大步了,改革開放之後,進入國際社會,然後逐漸地就會在政治上也開放。所以當時金里奇是支持中國大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

但是他說,這是完完全全錯了,他完全誤解了鄧小平的說法和做法。其實鄧小平即使做經濟改革,他也是為了要鞏固中共這個獨裁政權的,跟西方的市場經濟理念是完全不同的;而且他們是對東歐共產國家的倒台做了很多研究,所以得出的結論就是中共政權不能手軟,對待異見者一定要強硬,對不同政見者,就殺掉或至少把他關起來,以防止自己失去獨裁政權。所以中共的這個「改革開放」,是為了能讓老百姓過上比之前好一點的生活,不想要來推翻它。

金里奇最後一句話說得蠻精典的:當我們以為中共在做轉型,轉成一個正常的政黨或一個國家的時候,它其實只是在把它的獨裁統治現代化。

沒有任何一個共產黨政權會自己鞠躬退出歷史舞台

其實對很多華人來說,我們今天都是類似的想法,都會覺得隨著中國大陸的發展,總有一天中國大陸會變成一個好國家,這個政權會變成一個良性的政權。但是這裡忽略的一點,對金里奇來說他的醒悟就是:共產國家它的專制政權太強大了,我低估了它。他說得對,但是還不夠準確,這裡對中共最準確的一個解讀是什麼呢?就是我們都低估了它維持其權力的決心是非常堅決的(Determined)。因為它在70多年的建政過程中做了太多太多壞事,它做的壞事之多,誰知道得最清楚?就是它們自己最清楚。所以它根本沒有辦法在它不斷地殺人、犯罪、債台高築的過程中,它是不可能被甘願被打下來的。因為一旦如此,黑幕全部打開,當權者會覺得他或者他的家人,他從中漁利的所有特權階層,都將死無葬身之地。因此它為了生存和自保,它會鐵了心也要把這個共產政權維持下去。

所以共產黨政權沒有一個會是改良的,當初戈爾巴喬夫的那個時候,也是共產黨會反撲,要把戈爾巴喬夫給掀翻了。沒有一個共產黨政權會自己鞠躬退出歷史舞台,它們一定會死扛到最後。這是關於共產黨的一個非常現實的本質。

兩個例子揭中共政權是如何玩兩面手法的

金里奇講了中共政權是怎麼把它的獨裁統治現代化的,他舉的例子挺有意思。他說:你看,我們如今在媒體里看到的或者大學裡教的,怎麼來描述中國大陸的習近平?習近平其實是擁有9千萬黨員的中國共產黨的總書記,這是他最大的權力;他也是中國大陸軍委主席,而這個共軍它其實不是政府軍隊,它是中國共產黨的軍隊;第三他才是中國大陸的主席。但中共從來不這麼描述,它們就是把他正常化,把他叫成是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

其實再準確說的話,象金里奇說的,習近平的第一個官,最高的官叫做共產黨的總書記,因為共產黨是中國大陸最大的,他是這個最大的組織的總書記;第二大是軍委主席,因為軍隊是共產黨的私家軍,所以這是他第二大官;第三大官才是國家主席。但是新華社把這個國家主席翻譯過來,它不說叫Chairman of China(中國主席),那是最準確的翻譯,它把它叫做President of China(中國總統),聽起來就象跟美國差不多。

第二個例子就是,金里奇他注意到習近平現在講的叫「中國夢」(China Dream)。什麼叫中國夢呢?中共的理想就是有國才有人民的幸福,美國正好反過來,是有人民的幸福才有一個強盛的國家。但是習近平講的「中國夢」,就強調這個國家,其實叫政權嘛,翻譯成英文就叫做China Dream,但新華社從來就是翻譯成Chinese Dream,這樣洋人一聽就以為是中國人的夢。它就是出口是一個版本,在國內它則有自己的另一個版本,它兩邊就是在用不同的手法來達到它的目的。

當今的中共是個列寧式的獨裁專制系統

金里奇他對目前的中共是有一個定位的,他認為:當今的中國共產黨是個列寧式的獨裁專制系統。他為什麼這麼說呢?

他寫這本新書的時候,就碰到一個中共的高層官員,他說:我也公平,我就給你機會解釋一下,為什麼中國大陸會有上百萬的新疆維吾爾族人被關在集中營里?結果對方怎麼說呢?對方面無表情:你不應該把那些看成是勞教營,你應該把它看成是寄宿學校,我們是在教育這些維族人成為更好的中國人,我們是為了他們好。但是它是有機關槍把守的。

金里奇還講到另一個例子,就是修煉團體法輪功。他說:有些中共官員其實一度也修煉法輪功的,但是法輪功最後是被中共認為對它們體系的致命威脅。為什麼呢?在金里奇看來,因為法輪功第一大特徵就是教人要誠實,而對一個集權主義國家,重要的是要聽從政府,而不是要誠實守法。所以在過去20年間,中共一直在追殺法輪功,甚至是摘取他們的器官。他說:非常有意思,法輪功象一個入世的宗教,其實他們是一種凈化人的生活方式,儘管遭到虐殺,卻不斷地在傳播。但是中共政府每天在追殺他們,追捕他們。

金里奇講到,在這種中共恐怖統治之下,任何人都可能被消失。他也提到了范冰冰,這個號稱在中國大陸最有名、收入最高的女星,它都可以讓她消失,最後要認罪出來。所以金里奇說,它們的意思是殺一儆百的:不管你多有名,多有權勢,最後我都可以讓這樣的人消失,你看看一般人,我可以對你做什麼。

中國人權是個清晰的標誌:中共如何對待自己的公民,它就將如何對待別的國家

在《川普對決中共》這本書裡面,金里奇講了另外一句話,他說:中共如何對待它的公民,當它強大起來之後,就代表著它將如何對待別的國家。所以說,中國大陸的人權是個清晰的標誌。金里奇他可以講出來,中共這個政權它的本質是什麼,它還沒有那麼強大的時候,它就只能收拾自己的公民,等它強大的時候,它可以收拾別的國家的時候,它就會對待象對待它的公民一樣去對待世界上別的國家。這就是讓美國不寒而慄的地方。

金里奇也講到了NBA的事情。對美國來說,美國從1971年和中國乒乓外交,1972年中美建交以來,其實幾十年來,當然是因為中蘇交惡,美國看到一個機會,結交中國大陸,從那以來一直在幫助中國大陸的建設和各方面的科技,中國大陸很多的科技和軍事現代化是來源於美國,其實是沒有聲張的幫助。到了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美國還在持續這種幫助,雖然蘇聯消失了,沒有冷戰的利用價值了,因為美國對中國大陸是有希望的,他希望這個國家變成一個良性的國家,這個政權變成一個好政權。他認為只要不斷讓它發展,讓它強大,讓它現代化,它就會改變。這就是美國這麼幾十年來的意圖。

這裡很細節可以看本台「江峰時刻」節目,美國在默默無聞地幫助中國大陸。中美兩國人民都不知道,美國給當代中共,從毛澤東晚年開始到鄧小平時代,提供了多少東西。最後金里奇得到一個結論:我們全錯了!我們讀錯了中共它的本質!

美中陣營對決無中間立場,「雙贏」不存在

金里奇最後談到了他所認為的最終結果:不是美國被中共所征服,就是美國強大到中共不敢跟美國來競爭。他相信是沒有一個中間立場的(No Middle Ground)。「自古正邪如冰炭」,這個正邪如冰與炭一樣,它沒有辦法共存的。所以有的人覺得,中美會造成雙贏。如果中共政權不變的話,中美能夠雙贏嗎?對我們美國華人而言,與其說夾在中間,不如我們有個非常好的定位,幫助中國贏得中國美好的未來,也是幫助我們自己在美國的生活有更好的未來。

(待續,敬請關注)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製作人方偉、記者馨恬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