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向習近平講述我家的「美好生活」

作者:

落日下的北京天際線。(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習近平先生,你說要不斷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要不斷創造新的歷史偉業,要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李克強總理說人人有飯吃是一切人權的基礎,要確保人民群眾有飯吃;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說中國始終把生存權、發展權作為首要的基本人權……

我在感動之餘,也困惑不已,不知我所處之處,是否還屬於中國及中共管轄。若是,怎麼時至今天,我家仍是這般狀況?莫非我們這的有些公職人員,是處在外星球或是國中之國,居然到現在還不知道「中國始終把生存權、發展權作為首要的基本人權」?

習近平先生,你也同樣上有老下有小,你也同樣為人子為人父,請你在百忙中聽我講講我家的「美好生活」。我家的生活「美好」到了什麼程度?「美好」得要是不舉債度日,早已餓死了幾百回、幾千回。兩年前我曾因此給你寫過64封公開信,僅只是過了兩年,我家被強迫負債的日子又開始了。

廣東佛山南海整出來的惡性虐殺學生事件,原本與福建三明泰寧馬牛其風,然而我夫婦倆當年返鄉後,即遭兩級政法委及國保洶洶高壓,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事件,也因此在強權壓迫下被潦草「協商解決」。我家的苦難並未就此結束,各種有形或無形的被虐殺,直到今天依然在持續。

在周永康禍國殃民期間,我是當局的「特控」人員,是前中央政法委的監控對象。因為一個作家依法行使了表達權,我家曾被大群荷槍實彈的警察包圍過,我被扣以種種莫須有的罪名,被一次又一次非法傳喚,被反覆關進鐵籠,就連想要賣掉房子逃離家鄉,都被公然製造假案拘留了5天6夜……

強迫負債,以各種鬼蜮伎倆不讓人吃飯,是變態者的常態。為了擺脫迫害、謀求生存,我多次面臨了鄉關茫茫在異鄉供職,我夫婦兩家的親友也因此被國保騷擾得雞犬不寧,我的工作總是被人為破壞。我工作在福州時,公司董事長遭到公安騷擾和施壓,隨後我被安置在泰寧佛協工作了兩年。

因我家的生活水平大幅度低於一般家庭,我家的生活在這兩年也極其「美好」,「美好」得我妻子就連過年都捨不得給自己添件新衣,「美好」得我女兒只能羨慕別的孩子擁有幸福的童年,「美好」得我患了腸梗阻,哪怕腹痛難忍,為了省點醫藥費,也整整一周只能在家硬扛……

就這樣苦掙苦熬,總算熬到了兩年的工作合約已到期,既然續約的事談不攏,那麼作為家庭頂樑柱的我,無疑得另謀生路。然而不行,離職前我遭遇了政法官員、國保、網安等的車輪戰,離職後我外出求職,又一直是被跟蹤、被套路、被勸返,被總是要「回去和他們再談談」……

因我撰文向你申訴了種種,上周一我尚未來得及吃早飯,國保又不給任何法律手續,將我強行帶到泰寧公安局的地下室,張冠李戴以我「涉嫌尋釁滋事」為由,對我進行非法傳喚,說了許多恐嚇我的言語……上周二,維穩辦主任、國保及我夫婦倆,就續約一事,於佛協辦公所在地進行了第N次「再談談」。

我家的活路在哪裡?我家何時才能不再舉債度日?「再談談」之後,又是再無下文,一周多的工作日已經過去了,我家迄今未得到相關方面的任何答覆。我家被迫借錢吃飯的日子,就這樣過了一天又一天,在這種無邊的黑暗中,我不知黨國起碼的法治精神何在,不知強權在握者起碼的人性和道德何在。

我究竟做了什麼,要被一再置於這般境地?無非是我的筆端希望「人民政府」善待人民,希望當局正視百姓的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自2005年起,我被當局列為殘酷迫害的對象,愛子廖夢君於次年慘遭虐殺。時間的流水在苦難的河床里哽咽了十幾年,我家別說是為廖夢君討回公道,就連起碼的生存權,也時常是被惡意剝奪。

而這種滅絕人性的迫害,並非孤立事件,於各地都發生得較為普遍。廣東作家胡迪,曾連續7次被國保搞掉了工作;上海作家李劍虹近期又被失業,已記不清是第幾次被國保干預而失去工作;北京維權律師劉曉原被惡意註銷執照,落拓得只能在街頭售賣蟑螂葯、螞蟻葯;江西新余民主維權人士劉萍,近期想拿到退休養老金,遭遇百般阻撓;浙江永康潘玉貞一家,因「上下官員串通嚴重違背黨紀國法,另立山頭以權代法」,「土地全部被侵佔」,一家10口人為怎麼吃飯的問題而發愁……

習近平先生,當種種非法剝奪公民生存權的惡性事件一再發生,卻得不到及時有效的制止時,受苦受難的不僅只是被迫害人群,同時嚴重受損的,也會是整個黨國。那些真正「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者,明火執仗所干出的一樁樁一件件,正在陷黨國於不仁不義,正在動搖人們對司法的信任,正在劇烈動搖共產黨的執政基礎。

「解放」前的「反飢餓反迫害」,會如此頻繁地反覆重演,這也意味著最大的反共勢力不在別處,而恰恰就在體制內部。習近平先生,就連飯都吃不上的「美好生活」,在誰家都不會是想要的。你也曾從黑暗中走來,你也曾遭受過嚴重迫害,對於與日俱增的被迫害人群,你該不難感同身受。對於制止迫害,你理當有更多的行為自覺和道義擔當。

習近平先生,若是這波不讓人吃飯的惡浪席捲開來,缺失有效的攔截堤壩,那麼「倒習聯盟」其後必會伴有大動作。而所謂不斷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不斷創造新的歷史偉業,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人人有飯吃是一切人權的基礎,要確保人民群眾有飯吃,中國始終把生存權、發展權作為首要的基本人權……眾目睽睽之下,全都只會是國際笑柄。

2019年12月18日寫於福建泰寧(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903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