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黃天辰:大瘟疫德國兩城曾同命運 為何今日迥異

德國巴伐利亞的歐伯阿梅高(Oberammergau)上演《耶穌受難劇》的劇場。(黃天辰提供)

今年是德國巴伐利亞的歐伯阿梅高(Oberammergau)再次上演《耶穌受難劇》的年份,這座位於阿爾卑斯山腳下人口五千的小村從1634年起,每隔10年都要在一整年中上演百場《耶穌受難劇》,以感恩神將村民從黑死病中解救出來,此傳統已延續近四百年。

事情緣起歐洲30年戰爭期間的1633年,黑死病又重新肆虐,歐伯阿梅高也在劫難逃。村裡每兩戶人家至少死一人,村民萬分恐懼,在埋葬親友之後,由神父帶頭全村人跪下來虔誠地向上帝祈禱。他們對天發誓,如果上帝能使他們在黑死病中免於滅頂之災,他們就會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穌受難劇》、直至世界末日予以回報。

按照傳統的說法,從他們發誓的那一刻起,黑死病就再也沒有奪走一條村民的性命。第二年,歐伯阿梅高人開始履行諾言,首度上演了《耶穌受難劇》。劇中重現耶穌在俗世間的最後幾天場景。觀眾坐在室內,舞台設在露天,以天穹和群山為背景。現在的劇場可同時容納四千八百觀眾,是世界最大的露天劇場。每場《耶穌受難記》演出五小時,再加三小時休息。演出從五月到十月,共上演100場。

另一座位於巴伐利亞的小城多瑙河畔的諾伊堡(Neuburg an der Donau)也經歷了類似的命運。1713年,歐洲部分地區包括德國、奧地利、波蘭在內黑死病流行,多瑙河流域也在其中。眼看黑死病就要傳到諾伊堡來了,在這緊要關頭,城裡人祈禱聖.賽巴斯蒂安,並許諾如果能讓人們從大瘟疫的災難中逃脫,將鑄造聖.賽巴斯蒂安的銅像。

奇蹟發生了,可怕的黑死病只傳到離挪移堡20公里的地方,與諾伊堡擦肩而過。第二年,人們遵守諾言為聖.賽巴斯蒂安祭壇建造了一尊銀和鑲金銅片的聖.賽巴斯蒂安像,安置在城市聖.彼得教堂內。

德國巴伐利亞的多瑙河畔諾伊堡(Neuburg an der Donau)的聖·彼得教堂內,這座為感恩聖.賽巴斯蒂安拯救全城免於黑死病而鑄造的雕像,如今被擱置在不起眼的角落。(黃天辰)

巴伐利亞這兩個小地方面對黑死病大瘟疫時,由於人們對神的信仰,都從大災難中解脫了出來,都經歷了奇蹟。歷史在發展,時至今日,這兩地的發展卻展現出天壤之別的差異。

如今歐伯阿梅高早已舉世聞名。將近400年過去了,村民們堅守祖上的承諾,每十年上演《耶穌受難記》。該地在沒有演出的年間也是遊客絡繹不絕,當地居民因此受益匪淺。近幾十年間,不斷有德國媒體酸溜溜的指責這個村莊的村民,靠了祖先信守誓約而大發橫財。

當然這些爭議並未影響小村受歡迎的程度,世界各地的遊客遠道慕名而來。有一點媒體沒有說錯,歐伯阿梅高人的確是沾了祖先信守誓約的光。當初鼠疫肆虐時,他們的祖先曾那麼虔誠的禱告神,堅持對神的信仰,而世世代代的村民們也都能夠履行祖先的誓言,不間斷的上演《耶穌受難劇》,用自己的行為去證明對神的信仰,由此而得的知名度及帶來的經濟效益可能也算是一種福報吧。

反觀另一小城諾伊堡,現在幾乎名不見經傳。按理說,諾伊堡應該比小村歐伯阿梅高的知名度要大得多。首先,該城的景緻非常出色,多瑙河經中心城區蜿蜒而過,兩岸古代建築、教堂等相當迷人,屬於巴伐利亞最漂亮、最古老和保留歷史遺迹最多的城市之一,在歐洲文藝復興運動時期,那裡曾是巴伐利亞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之一。

如今這座將近三萬人的小城,當地居民很多都到周邊城市的大公司如奧迪總部等上班,當地旅遊業和經濟並不那麼發達和景氣。當地旅遊局把焦點集中在諾伊堡擁有第一座基督教新教教堂和馬丁.路德在當地留下重要的遺迹等方面,而最應該鼎力宣傳的那段拯救整個城市生命的奇蹟似乎已被人們遺忘了。

幾年前曾去過諾伊堡,在參觀結束之前才聽當地導遊說起那段往事。那是一個狹小的走廊,在幾乎靠近結束參觀的出口處,擺放的正是那座聖.賽巴斯蒂安雕像,一個非常不起眼、非常容易錯過的位置。

第二次是應當地市長邀請,跟隨慕尼黑記者團體一起前往諾伊堡,城市聖.彼得教堂主教親自為大家講解。納悶的是,經過聖.賽巴斯蒂安雕像時,主教壓根就沒介紹那段奇蹟,什麼都沒說。當下趕緊詢問他,為什麼聖.賽巴斯蒂安雕像被擱置在這麼不起眼的地方,為什麼這麼重要的雕像他不介紹?

主教不好意思的解釋說,以前,人們把聖.賽巴斯蒂安雕像安放在教堂內非常重要的位置,當地人也非常虔誠和相信那段奇蹟。可是在60-70年代時,當地市政府由不信神的黨派把持,他們不認為那是奇蹟,冠以迷信的帽子。漸漸的人們不再提起,這段奇蹟也逐漸被人們遺忘。

從巴伐利亞這兩個小地方的差異,不難看出這些奇蹟帶給了人們很多啟示。在關鍵時刻是否能堅定對神的敬仰,能否堅持對神的承諾,得出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

巴伐利亞州是德國教徒最多的一個州,這裡的人相對來說比較遵守傳統、注重禮儀,隨處可遇見十分虔誠的天主教徒,社會治安比起德國其它的州相對要好,其經濟狀況在德國也是最好的,屬於最富有、失業率最低的州。

實際上,光是在巴伐利亞州,像諾伊堡那樣祈求聖.賽巴斯蒂安得以避免大瘟疫和災難的村鎮還有不少。遺憾的是,目前在德國,能像歐伯阿梅高小村人堅守對神明的信仰和承諾的地方似乎越來越少,隨著德國大部分媒體、政界的左傾,人們越來越背離神明,那些曾有的奇蹟也越來越被人淡忘了。

這次武漢肺炎大爆發,德國目前確診的十三例感染者中,有十一位來自德國巴伐利亞的Webasto公司,這家擁有110年歷史的汽車頂棚製造公司去年才在武漢建廠,在那裡有500名員工。按照中共的規定,外企都得設立黨支部,估計Webasto公司也跑不掉。

從武漢肺炎的發展趨勢來看,這場災難還是處於剛開始階段。那些主張接受中共贈送馬克思雕像的政客,那些在中國有無數投資的德國幾大汽車行業和大公司,那些出於自身利益不顧德國網路安全、在使用華為5G問題上不斷給德國政府施壓的大型工業集團和財團,還有那些不斷幫助中共吹噓在這次武漢肺炎問題上做得好、做得透明的德國政客和媒體,會不會面臨一場空前的災難,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