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疫情下 看看城外最底層人的苦

武漢早已封城,城裡的恐慌和傷痛我們看不到,來看看城外的底層人民的辛酸和苦難。

1.

一群志願者拿著口罩去農村挨家挨戶發口罩。村裡只剩年邁的老人。大部分人活了大半輩子沒見過口罩。

這些人想知道的不是瘟疫情況如何,而是在傷感今年自己的孩子過年沒回來。

轉身就瞥見屋裡頭存著許多年貨,小孩子喜歡的糖果,年輕人常吃的堅果——這兩樣老人都吃不了。

這可能花了他們這一年種田的一半收入買的。

門口小坑桌上放著的鹹菜和醬,粗糙的雙手端著白粥,黑黝黝的臉上帶著苦笑:

「全糟嘍。」

對於年輕人來講,過年意味著遊玩放鬆、長假休息。但對他們來講,是一年唯一一次能見到孩子的機會。

是苦等一年最大的盼頭。

但今年等不到了,只能盼望著明年會好一點。

最重要的是,還得在這場瘟疫中活下來——極其落後的醫療條件,不懂得如何使用的口罩,高齡衰老有慢性病的身體,這幾樣本身就是致命危險。

更何況即便沒有這場病毒,農村的墳頭每年都會添幾縷青煙。

一時的疫情耽擱,對他們的孩子來講,很可能是一輩子的遺憾。

而此時此刻他們的孩子,可能在中國不同的地方里:

有的足不出戶,躲避瘟疫;

有的身披白褂,奮戰一線;

有的戴著呼吸機,在病房裡命垂一線,成為新增病例甚至是死亡病例中的一個數字。

災難之下,沒有人能逃脫。

世人皆苦。

2.

春節期間在家自我隔離,一個老太太來敲門。手裡端著個鐵碗。

我心軟,帶著口罩給開了門。她自動自覺地站在離我一米遠的地方,帶著局促的笑容問我,門口扔的半袋米還要不要。

她不停地打量著那半袋發霉了的米,因為沒戴口罩,也不敢直面我說話,暗暗嘟囔著「夠吃半個月了。」

這陣子政府頒布了不戴口罩不能進入人員聚集場所的通知。

她沒手機,收不到疫情蔓延的信息,對疫情沒有防控意識。老年人也不會網購,等到家裡存糧吃完了想上市場去買菜,卻被告知不能進入的時候,藥店里的口罩也早已被年輕人搶光了。

實在不忍心,就從家裡米缸舀了一瓢米給她,又塞了兩個蘋果在她手裡。她把蘋果摸了又摸,在衣服上擦了又擦,眼睛都笑彎了:

「囡囡好久沒吃果了。」

當晚,老太太拉著孫女,把自家腌制的酸蘿蔔送給我,我媽拿出下午從菜市場買的排骨和雞蛋,對她說,您都帶走吧,小孩子營養要跟上。

我到現在都記得老太太臉上的表情。她的臉被風吹得紅紅的,兩個顴骨高高的,額頭上一道道深深的溝壑,眼裡頓時就有了些眼淚。

她說他閨女早死了,女婿一家都不要這小妮子,她老伴沒能挺過這個冬天。

她說我們一家心腸真好,祝我們以後大富大貴。

過幾天,我媽在菜市場門口遇到了她,她在零下十度的冷風中,趴在垃圾桶上撿一個別人不要的口罩。

沒辦法,存糧又吃完了。

也沒再找到門口放著半袋米的人家了。

活著已然不易,希望這些最樸實的人民,平安的活過這個春節。

祈禱這場疫情早點結束。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涉水臨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