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杜耀明:林鄭要流鱷魚淚 先北京之憂

—封了個漏洞又露出個缺口 欲哭無淚掩不住林鄭的大陸優先

作者:
林鄭只懂對逆權運動先發制人,寧濫毋縱,不惜破壞法治,也要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來制訂《禁蒙面法》,不擇手段也要增加警權來對付示威者。但面對日趨嚴峻的疫情,林鄭決策老是左顧右盼,優柔寡斷,由戴口罩開始到近日封關措施,每次都只能從後追趕形勢,還不斷帶來新問題。例如下禁酒令,不讓酒吧賣酒,以叫停群飲活動,防止病毒傳播,但又不同時制止宗教活動、打邊爐、婚宴、派對等等播毒途徑,政府的失策就不僅是不全面,更是不公道。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記者會突然向醫護人員致敬,甚至狀作欲哭無淚、欲言又止,不僅是如輿論反應所指,是鱷魚淚政治秀,更是她一貫充滿計算,卻偏偏不把香港人利益放在首位的錯亂表現。

武漢肺炎乃致命病毒,至今仍無疫苗亦無解藥,醫學界的專業對策是嚴厲圍堵,對外杜絕病毒從病源地流入,對內隔離確診及懷疑感染者,做法愈全面愈迅速愈嚴謹效果愈好,台灣至今有效阻止社區傳播的爆發,沒有秘方,關鍵正是如此。

反觀香港,對外對內都疏漏百出。首先,控制人流入境方面,便一再落後於形勢。農曆新年前,武漢肺炎大軍壓境,林鄭起初連湖北旅客亦不敢拒絕,到後來群情洶湧,才下禁令,但其他大陸來客仍可來港,由此引起醫護罷工行動,最後不得不以封閉多個通關口岸代替對大陸封關,壓縮入境人數,但大陸來客仍可從機場、港珠澳大橋、深圳灣口岸進港。

二月尾至今,歐美各地疫潮步步高漲,不少地方由三月十一日起嚴控邊境人流,甚至只准永久居民入境。特區政府又再蹉跎歲月,到兩星期後(三月廿五日)才開始封關,但又不禁大陸來客,只要十四日內不曾到海外地區者均可到港。以現時入境數字估計,每日仍有約四百個非港人入境,一個月便逾萬之眾了。這種政策擺明留下缺口,其流弊亦清楚不過,一是未盡全力阻截病毒流入,二是浪費資源,因為大陸入境者即使他們需要檢疫十四天,也會耗用不少醫護及政府資源,直接削弱應付本地疫情的力量。

在檢疫和隔離措施方面,同樣布滿漏洞。目前由政府管理的檢疫中心有三個,提供一千六百個房間,供曾到指定疫區及跟確診者有密切接觸者使用。其餘需要強制家居檢疫兩星期,至今人數三萬多人,當中從海外地方返港者,需佩戴電子手帶接受監測,而從中、台、澳返港者,則只須在手機軟體程式留下實時位置。

問題是,香港居住空間狹窄,家居設施需要共用,自行檢疫無法保障同住人的安全,而獨居檢疫者又缺乏支援,照顧生活所需,部份人偷偷外出購物或進食亦時有所聞。加上政策計劃不周而問題叢生,如監測手帶失靈、輔助人手不足、警方執法不力等等,家居檢疫難免有漏洞。儘管只有少數人違規者,但亦可打破圍堵,甚至使疫情失控。

再者,政府法外施恩,容許穿梭中港兩地的商人及其司機申請豁免檢疫,而湖北返港者只需留下實時位置在家檢疫。由此可見一斑,政府不論是封關還是檢疫,即使不斷推出新政策,但每每是走了一步又漏了另一步,封了一個漏洞又露出另一個缺口,看來完全不明白,以圍堵政策對付嚴峻疫情,必須先發制人,寧濫毋縱,才有望追求百分百截斷病毒傳播鏈。

遺憾的是,林鄭只懂對逆權運動先發制人,寧濫毋縱,不惜破壞法治,也要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來制訂《禁蒙面法》,不擇手段也要增加警權來對付示威者。但面對日趨嚴峻的疫情,林鄭決策老是左顧右盼,優柔寡斷,由戴口罩開始到近日封關措施,每次都只能從後追趕形勢,還不斷帶來新問題。例如下禁酒令,不讓酒吧賣酒,以叫停群飲活動,防止病毒傳播,但又不同時制止宗教活動、打邊爐、婚宴、派對等等播毒途徑,政府的失策就不僅是不全面,更是不公道。

林鄭抗疫優柔寡斷,進退失據,鎮壓抗爭卻心狠手辣,勇悍果敢,其實原因一樣,就是先憂北京所憂,才急港人所急。例如北京官員含沙射影,指抗爭運動是恐怖主義抬頭,當局便考慮以反恐法律控告被指藏有爆炸品的被捕人士。同理,大陸疫情凌厲之際,在國際上逐步被孤立,林鄭當然不會政治不正確,比大陸城市早一步對湖北封關,更不敢對大陸全面封關。到今天,大陸的宣傳主調是疫情穩定,走向結束,並且準備復工,林鄭只會好好配合,怎會不識時務?

回看林鄭的欲哭無淚,也不難理解成是執行中共對港軟硬兼施政策之中的軟功。半年來,政府派糖又派錢,當然不在乎今次派眼淚來爭取民心。奈何林鄭演技生疏,加上劇本拙劣,連向醫護、市民道歉一句也沒有,還怪責他們不讓政府在民居附近開設更多檢疫中心,觀眾又怎會好心憐賞呢?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