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經濟五勞七傷 慘不忍睹!李克強一句話 大水再次流向房地產

—李克強要失望 救助小微企業走樣!中國股市一季度預估出爐 慘不忍睹

中共製造的這場全球危機正重創中國經濟。22日滬深兩市1650家企業發布一季度業績預估,逾四成虧損,逾四成利潤下滑,同時外資正加速撤離,預示中國經濟前景暗淡。為救經濟,中共總理李克強要求釋放更多資金投向小微企業,不過有證據顯示,這些錢並未流向實體經濟,而是流向了房地產。在失業大潮洶湧而來之際,中共的社會保障體系並未如美國那樣,擔負起穩定失業生活的重任。經濟學家程曉農表示,中國經濟復甦步履維艱。

中共製造的這場全球危機正重創中國經濟。22日滬深兩市1650家企業發布一季度業績預估,逾四成虧損,逾四成利潤下滑,同時外資正加速撤離,預示中國經濟前景暗淡。為救經濟,中共總理李克強要求釋放更多資金投向小微企業,不過有證據顯示,這些錢並未流向實體經濟,而是流向了房地產。在失業大潮洶湧而來之際,中共的社會保障體系並未如美國那樣,擔負起穩定失業生活的重任。經濟學家程曉農表示,中國經濟復甦步履維艱。

中國1650家上市公司一季度超四成虧損

截至4月22日,滬深兩市已經有1650家上市企業披露了一季度業績預估,利潤減少企業佔比四成,虧損的企業佔比超過四成,為2003年以來最高。家電、零售、房地產等內需相關企業業績下滑嚴重。鋼鐵、有色金屬、汽車等行業的大企業尚未披露相關數據,最終統計數據很可能更差。

3月中旬珠海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在一個演講中表示,住宅小區處於封閉狀態,無法上門安裝空調。格力電器1~3月的凈利潤同比減少七成。

封閉措施導致家電需求大幅下滑,品牌實力遜色一籌的長虹美菱的銷售額幾乎減半,與康佳集團一樣轉為虧損。

海信集團2020年1~3月凈利潤同比至少下滑70%,蘇寧易購一季度虧損6億元。

老字號北京烤鴨店全聚德1~3月最多虧損1億元。2月有超過八成的門店停業,重新開業後,停止聚會或宴席的情況仍在持續。

以高收益著稱的白酒製造商貴州茅台酒公司同樣無法置身事外。雖然2019財年(截至2019年12月)的凈利潤同比增長17%。

已發展為全球最大車載電池企業的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公司(CATL)1~3月利潤減少2~3成。其競爭對手比亞迪預計利潤減少8~9成。

對於房地產企業來說,內需低迷帶來的降價壓力成了業績的沉重包袱。中國大型地產企業恆大集團以壓縮土地庫存為目標,中國新年後開始降價兩成銷售。

影院運營商「萬達電影」、電影製作公司「華誼兄弟」、以國內航線為主的「山東航空」和「華夏航空」也出現虧損。利潤增加的只有養豬企業「牧原食品」、遊戲公司「完美世界」、醫療器械企業「邁瑞生物醫療電子」等。

彭博匯總數據並顯示,以民企為主的創業板同期預告盈利惡化的公司佔比約63%。

彭博計算顯示,2018年初以來,這些公司股價走勢中位數約為-39%,同期上證綜指跌幅不足15%。

日Infiniti汽車大陸裁員50%上海、廣州、成都同時關門

日本日產汽車(Nissan)旗下的豪華車品牌「英菲尼迪」(Infiniti)近日同時關閉了上海、廣州、成都三地辦事處,並大規模裁員。

英菲尼迪目前在大陸只有位於北京的大陸總部繼續辦公,截至目前已經裁員近50%,從原來的近300人減少至170人。

市場分析人士指出,大陸汽車市場前景不佳的情況來看,英菲尼迪很可能會像法國雷諾一樣選擇退出中國市場

法國雷諾4月14日宣布,將退出與大陸東風集團合資的東風雷諾公司,退出其在大陸的主要業務。

日本將醫療列入國安產業 限制中資收購

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認識到醫療產業事關國家安全,因此一方面將重要生產線從中國回遷國內,另一方面也採取措施限制以中資為主的外企收購。

《日經新聞》22日報導,日本政府將把國內製葯和醫療設備製造商列為國安相關公司,阻止外企收購,以保護日本製藥業,維持藥品和醫療設備供應鏈的穩定。

中共小微企業貸款助長樓市泡沫

中共總理李克強周二(4月21日)強調,將中小銀行撥備覆蓋率監管要求階段性下調20個百分點,釋放更多信貸資源,服務好小微企業。不過有證據顯示,銀行釋放出的錢似乎並未流向實體經濟,而是流向了房地產。

英文媒體《南華早報》4月23日報道,深圳居民丹尼爾·杜(Daniel Du)經營著一家紀念品公司,公司業績不算很好,但他依然維持公司運作,因為在中國解散一家公司手續非常麻煩。

最近他發現,他的公司有一個以前沒有的用處,就是可以從銀行借到錢。

杜先生打了幾個電話,並做了一些文書工作,以符合不太嚴格的申請程序,最終他成功獲得了一筆按其抵押品70%計的貸款,年利率4%,低於中國4.35%的一年期基準。

過去,杜先生可能只能獲得其抵押物價值的50%左右的貸款,但是在當今的特殊情況下,銀行現在可以升至90%的水平,杜先生還獲得了6個月的利息補貼。

杜先生說,這筆錢本來應該用來重啟公司的業務,但他的真正計劃是用這筆錢來支付他三個公寓的抵押貸款。

深圳一家私人投資公司的客戶經理陳愛麗(Alice Chen)說,深圳的企業家對北京的政策變化特別敏感,他們會充分利用這些變化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陳愛麗還說,「無一例外,他們都將借來的錢投資於金融信託產品……和房地產。」不過,她並沒有透露她就職的基金名稱或客戶。

陳愛麗補充說,這一過程,即從銀行借入低息資金,然後將其用於金融投資計劃,尤其有利可圖,因為利率差距很容易就能達到3或4個百分點。

據房地產經紀人朱峰說,一些激進而大膽的房地產投機者,甚至通過購買小型空殼公司和偽造買賣合同來獲得貸款。他的兩個客戶已經用這種辦法通過了銀行的審查,拿到了商業貸款,成本大約是幾萬元。

阿波羅網昨天報道了中國的失業大潮已經來臨,詳見:史詩級失業海嘯衝垮中共美夢 投資者被中行坑慘 韭菜們這下被連根刨了。今天要講述的是,中國的社會保障體系並未對失業者給予支持。

失業人數激增 中共社保體系成擺設

英國金融時報》4月22日報道,中國農民工數量大約有2.9億,其中有1.7億外出務工。這意味著目前還有1.2億農名工處於失業狀態。

大多數投保人為以國有企業為首的大型僱主工作,國有企業無論整體經濟狀況如何都傾向於留住員工。相比之下,中國主要僱主群體——中小企業中的大多數都不提供失業保險,也更有可能裁員。

「失業保險的投保人和真正需要的人之間存在不匹配,」北京人民大學教授、社會保障專家李珍表示,「這為失業保險金髮放帶來了困難。」

庄波補充說:「中國的社會保障體系在最被需要的時候未能發揮它的作用。」

中國限制性的國內人口遷移政策使外出務工人員面臨尤為繁瑣的手續。失業人員即使在另一個城市繳納社保稅,也必須回到家鄉申請失業保險。

曾在北京擔任市場營銷經理的Michael Li選擇不回湖北恩施老家申請失業保險。「政府為我提供貧窮縣城的失業金,卻要求我像富裕城市居民一樣納稅,」Michael Li表示,「這不公平。」

許多中國失業者則把重心轉移到尋找新工作上。

「申請失業金需要很多手續,但拿到的錢基本不足以養活自己。」今年2月失業的上海投資研究員Wu Zelei表示,「我寧願依靠自己。」

程曉農:中美貿易戰可升級為中美經濟戰

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中國國內經濟最大的問題就是,它本來和國際需求是掛鉤的。就是說,出口帶動了中國幾千萬人口的就業,出口不行了,幾千萬人口就業就出現問題;而少了幾千萬人就業,經濟要復甦就更難了。」

中共引發的這場全球危機已經引起了歐美等國家的普遍指責,但中共政府拒絕認錯,也拒絕調查,這可能進一步影響到中國對外的經貿關係。

程曉農指出,「美國有可能採取某種經濟制裁措施,然後中國有可能反彈、反制,最後就有可能把中美貿易戰升級為中美經濟戰。那樣的話,美國市場就對中國關閉了。」

程曉農認為,中國政府近幾個月頻繁出手拯救國內經濟,實質的政策工具已經不多了。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