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拒絕國際索賠 中共要做「頭狼」

—拒絕國際索賠 中國要做「頭狼」

多國向中國發起索賠,西方媒體還在擔心中國是否願意支付,中國外宣媒體已經毫不猶豫地亮明其國際戰略:「寧當頭狼,也不做孤狼」。

自今年2月以來,全世界都驚訝於中國的「疫情外交」(戰狼式外交與口罩外交),對前者感到震驚不解,對後者感到可笑與無恥。多國發起索賠,就連疫情只是被預測出必將很嚴重的非洲各國也趁機開出巨額大賬單,西方媒體還在擔心中國是否願意支付,中國外宣媒體已經毫不猶豫地亮明其國際戰略:「寧當頭狼,也不做孤狼」。

對外「黑色宣傳」讓中國成為「紅色孤狼」

習近平在疫情發生以來,先後遇到來自國內與國際社會的兩方面挑戰。

國內挑戰是針對其連任而來。湖北地方勢力的政治甩鍋行為,習近平依靠居於上位的權力優勢壓制住了;對於許志永這種異議人士要求其辭去中共總書記職務的公開信,習近平並不在意,關押消聲就行。但對於任志強這種在權力圈交遊甚廣、以及由陳平自承轉發的那封體制內人士寫的要求習辭職的公開信,以及信中批評習當政以來全方位的治理潰敗等,則相當在意,聯繫到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的中聯辦及背後勢力,再往前推溯到薄、周事件,對習來說,「總有壞人要害朕」的陰影太沉重了。

所有這些,讓這位中共掌門人意識到疫情導致的惡果將會被追責,因此定下「疫情外交之策」:一,針對美國發動「戰狼外交」,甩鍋美國,將世界各國對疫情的怨恨轉移到美國頭上;諉過不成,至少也攪渾了一潭水,讓真相湮沒於渾濁不堪的污水之下;二,針對其他國家開展口罩外交,利用自身是口罩生產大國與全球搜購防疫用品囤積形成的暫時性壟斷,讓各國感恩,如果不主動感恩,則讓駐外使館派員分別寫信附上英文稿求表揚與感謝,美國、德國最近分別有政界人士曝光這種事情。

採用如此「疫情外交」策略,將美國做為甩鍋對象,並非習近平傻,這是經過算計、帶有中國地痞特色的狡猾。自2015年難民潮以來,西方各國早就疲弱不堪,唯有美國仍然居於超級大國位置,我連美國都敢叫板,英、法、德、日等就乖乖歇菜吧。

「口罩外交」則純粹是小人算計:本國已將搜空他國,將所有的口罩防疫物質集中於我手,疫情來襲,你們都有求於我,那就閉上嘴巴,說點好聽的求人話、表揚我中國,否則就別想有口罩。

但結果失算,口罩、檢測劑這類東西並非需要長期研發,只要有材料,他國就能生產。加之中國的廠家不爭氣,多國發現口罩、檢測劑不合格,紛紛要求退貨。越南南韓、台灣生產的防疫用品比中國質量好,而且是平等交易,少了許多中國開出的附加條件,再加上「戰狼外交」顯露的惡棍形象,最後激起各國反彈,要求與中國脫鉤的聲音此起彼伏,索賠訴訟開始有如接力賽,一單又一單。

「孤狼」與「頭狼」的利益考量

就連中國一直用金雨澆灌著的非洲,這時也不忘記訛上一把:非洲國家紛紛要求中國免除現有的債務(共1400多億),這些國家在聯合國的代理人還紛紛開出即期賬單與遠期賬單,高達15000億美元。就連老朋友坦尚尼亞現任總統坦馬古富力(John Magufuli)也於最近提出要廢除與中國簽署、用於擴建巴加莫約(Bagamoyo)港口的100億美元(約780億港元)貸款協議。

據報道,中國原先計劃向坦尚尼亞提供貨款,擴建巴加莫約港口,條件是讓中國獲得99年港口租賃權,且期間坦尚尼亞政府無權對中國提出任何意見。協議由坦尚尼亞前總統基奎特(Jakaya Kikwete)簽署,惟報道引述馬古富力對這一協議的形容:「只有醉漢才會接受當中一些條款。」報道指,馬古富力自2015年上任後,便決定與中國重啟談判,希望將租賃時間從99年降至33年,且中方必須經許可才能在港口進行相關業務,惟因中方未在馬古富力提出的期限內展開對話,故坦尚尼亞宣布廢除協議。

北京四望之下,發現自己成了一隻「孤狼」,在美國周圍,聚攏了一大批國家。澳大利亞對中國一向小心謹慎,不怎麼敢得罪,其總理莫里森於4月22日分別給美、德、法等國領導人打電話,商討如何推動針對病毒大流行的國際調查。北京自認通過「抗疫外交」拿下的友好國家義大利,則發起向中國索賠並要求各國聯署。

中國覺得大事不妙。中國雖然早就認定美國這隻「老虎」生了病,但病虎發起威來,加上還有若干助陣的,自己對付不了,還是不要當「孤狼」,繼續花錢購買「頭狼」地位更好,可以領著非洲「兄弟」繼續與美國對著干。同樣都是花錢,為什麼中國寧可以援助名義購買非洲兄弟的支持,也不願意用「疫情損失賠償「的名義安撫各國?原因很簡單,一是幫助弱小窮國聽起來非常高大上,自己還可以藉機租港口、開辦軍事基地,完成全球戰略布署;二是可以保住在聯合國的56票(非洲聯盟由非洲所有國家組成),在聯合國幾大機構中集結這股勢力,足以將美國斗輸,只好灰溜溜——退群。

外交政策棄鄧歸毛

這一考量讓中國迅速轉變戰略思維。4月16日,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英文版刊發一篇《西方感受中國新式「戰狼」外交的挑戰》,文章指出,中國「戰狼」式外交似乎讓西方人感覺到了挑戰,西方「把中國放在順從位置上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中國世界地位的提升,要求中國必須毫不含糊地維護自己的國家利益。歸根結底,中國被認為是「戰狼」式外交的背後,是中國和西方國家實力的變化「。這篇文章引發西方媒體的注意,英國廣播公司(BBC)4月24日刊文,引用CNN引述德國柏林的莫卡托中國研究所研究員格歐爾伯格(Mareike Ohlberg)在2019年的報告中的評論,稱「中國把『戰狼精神』帶入推特是一項長期策略,「中共旨在改變全球關於中國和其他中共關心問題的辯論,讓世界輿論更接近中共的立場。意圖是逐漸改變對話,增加中共的敘事影響力」。

總部設在北京的外宣媒體美國多維新聞網緊跟著刊發《戰狼式外交再度升溫中國寧做頭狼也不做孤狼》,特別指明,上述兩種闡述對中國的外交政策變化理解不足:「儘管中西方媒體都在討論著中國『戰狼』式外交的回歸,但也僅是『戰狼』這層外衣說法一致而已,其中的內容截然不同。假如中國真的是一頭狼,中國寧可做狼群核心角色的頭狼,而不做被孤立出狼群危險又狡猾的孤狼。」

這裡的「頭狼」,其實就是毛澤東時代的「世界革命領袖」之謂。只是當年在叢林里學毛選,打游擊開展「反帝反殖民族獨立」大業的革命者,現在都成了獨裁者,各國社會底層力圖推翻的目標。對於中國放棄鄧小平的韜光養晦,重歸毛澤東時代的世界革命領袖戰略,西方世界極不舒服,甚至不願意正視。根據我對中國的觀察,做「頭狼」一直是習近平的長期執政目標,但時間至少提前了幾年,如果不是疫情發生,習近平應該是先內後外,先解決連任問題,再在適當時機宣示其當「頭狼」的國際戰略。

中國一直在將非洲當作重要的「戰略資產」經營。中國許多資源依賴非洲,要想與美國在全球抗衡,既需要在聯合國有小兄弟搖旗吶喊,還需要建立軍事基地、港口,以圖遠謀。這些年,中國政府出於能源、礦產等資源安全考慮的海外投資,非洲佔了大頭。基於以上種種,這次非洲趁疫情爆發之機,獅子大張口,中國也寧可忍了,「量中華之物力,結非洲之歡心」,這就是中國「寧當頭狼,不當孤狼」的戰略考慮。

作者:何清漣中國經濟學者,現居美國。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SBS澳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