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美國動亂考驗世界的政治智慧

作者:
對於美國人來說,2020年的大選,其實就是在兩者中選擇:一邊是法律與秩序,另一邊是社會失序與按鬧分配;一邊是常識,另一邊是反常識。

5月31日,洛杉磯,志願者們清理被搶劫和破壞的商店

本文讓「政治正確」的信奉者極不舒服,但請你們耐心看完後再發表高見。

世界覺得美式民主大廈將傾

5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黑人男子佛洛依德被警員制伏期間死亡,引發了美國幾十個城市的暴力抗議,各地都有搶砸商店(紐約包括金店)的暴力事件發生。全世界左派狂歡,連帶中國官媒與五粉殘、左派知識人都認為川普(川普)的末日已經到來。各種未經事實核查或只報導部分真相的消息滿天飛,歐巴馬及前朝民主黨政府的精英們紛紛表態,民主黨不失時機地將競選主訴從「拜登是領導美國抗疫的不二人選」調整為「反對種族主義」。有人質疑疫情期間、居家令未結束就大規模群聚會導致疫情嚴重化,紐約市衛生局長公開宣布:這是種族主義的錯,不是示威者的錯。

事件程序中,左派各種勢力紛紛登場,美國極左組織Antifa(反法西斯)出現在許多城市街頭髮起暴力活動,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乾脆發表聲明,稱「美國需要領導人」,一副自己能夠力挽狂瀾於既倒的救世主姿態——5月份,拜登競選團隊在其黨內民調首次成為第一時,曾宣布將成立「影子政府」接管白宮權力。

大選之年,本來毫無勝算的美國民主黨要抓住一切機會鹹魚翻身,那也是預料得到的事情。但這種無底線的利用事件大打政治牌,與死者佛洛伊德的弟弟特倫斯・佛羅伊德的理性呼籲相比,後者才值得尊敬。6月1日下午,特倫斯・佛羅伊德抵達了其兄遇害的十字路口附近,那裡現在是抗議現場。他站在那裡呼籲:別再以打砸搶的方式表達我們的憤怒,讓我們換種方式,去投票吧!

本文重點談美國新聞媒體在這次事件中所起的作用。

美國新聞原則之殤

在人類歷史上,每每遭遇重大災難事件,往往是謠言四起的時刻。特別是在網絡時代,基於網際網路(網絡)技術的各類傳播平台,為各類資訊自由流動提供了便利,謠言幾乎是加速度傳播,無疑會加劇公眾的焦慮與恐慌。最開始幾天的謠言高度發酵之後,人們終於發現,讓他們情緒激動的新聞原來並不那麼可靠,現實中的暴力又那麼讓人難以接受,終於冷靜下來,美國各地的抗議活動也漸趨平和。

本人經歷了2016年大選,那年是美國民調機構折戟沉沙的一年,也是媒體信譽受到嚴重損害的一年。面對媒體對川普各種真假難辨的抹黑,因為焦慮與不解,美國公眾看心理醫生的比率據說提高了40%多。我曾是媒體人,美國媒體一直是大陸媒體人心中的標杆,西方的新聞原則「事實是唯一的,評論可以自由」,一直是我批評中國媒體的武器。但在2016年大選之時,我對幾家美國名媒的相關新聞十分不解,直到看了《紐約時報》2016年8月9日那篇題為《新聞媒體應該如何報導川普?》之後,才有了答案。這篇文章非常明確地說了,奉行半個世紀之久的新聞原則,在報導川普的事情上可以放棄,不因別的,就因為這個總統候選人太特殊。

這一宣告公然出自每年收穫若干普立茲獎項的《紐約時報》,從此以後,每涉及美國國內重大事件,尤其是涉及兩黨權力之爭的任何報導,我都不厭其煩地仔細比對各種資訊,從中找出事件真相。這次佛洛伊德之死引發的全美抗議,我依然如此。

真假混雜的新聞報導

佛洛伊德事件能夠鬧到如此高潮,幾大真假混雜的新聞(或政界人士講話)功不可沒:

1、川普開槍鎮壓反抗者——fake news。事實是:在示威中發生打砸搶等暴力事件後,6月1日,美國防部長埃斯珀在華盛頓布署了200名現役士兵,以備不時之需。在此後兩天的抗議期間,軍隊並未與抗議者對壘,只有員警出動,並用閃光手榴彈和化學噴霧劑驅散了示威人群。6月3日,埃斯珀命令士兵返回營地,並公開發表講話,稱稱現役部隊只應該在最緊急和最嚴峻的情況下動用。埃斯珀說:「我們現在還沒有面臨那種情況。我不支持動用《叛亂法》。」

不少媒體用「川普出動軍隊鎮壓示威者」做標題,評論者以此為出發點。我講清楚上述事實,就為說明一點常識:士兵出動布防震懾,與開槍鎮壓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情。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607/1461286.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