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一口老井:冒名頂替入學的結局?

—這些好同事都是些什麼玩意兒

作者:

世界太多樣,有時感到很虛幻。我不知道,有些人到底是愚還是壞,但可以確定是個害。

1996年,聊城姑娘王麗麗考取了聊城農業學校,卻鬼使神差被人頂替,一張黑幕篡改人生。

頂替者畢業後進入街道辦工作,成了副科級幹部,過上了想要的生活,王麗麗則半生磨難。

王麗麗從去年8月開始舉報,卻無結果,直到最近經媒體報道,頂替者才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按理,這種處罰是不公正的,太輕了。

開除只是拿掉本不屬於頂替者的東西,根本談不上處罰。

你拿走了別人一萬塊錢,或者拿走了別人的一部手機,亦或者拿走了其他貴重物品,這叫盜竊。如果拿走了別人的命,那就叫謀殺。

按照刑法,盜竊到達一定數額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頂替者盜竊別人的人生,她從中偷來了的人生財富,怎麼算也早遠遠超過入刑額度線,另外,沒有什麼比毀掉人家一生更嚴重的情節了。

頂替者應該被判刑,還得賠償人家損失。

這才叫正義,這才叫公正。

公正應該是我們有共同追求的目標。可是,頂替者的同事不這麼認為。

她們怨恨王麗麗做的太絕了,覺得,「應該提前商量商量,現在搞得兩敗俱傷。」

末了,這些位「好同事」近似詛咒似地嘲諷:

你(王麗麗)把她拿下來,你能上去嗎,能不?

她們的意思很明確,這不是什麼大事兒,是錢可以解決的。頂替者給王麗麗些錢,王麗麗必須拿著,然後大家皆大歡喜。否則,王麗麗就是不道德,不但自己沒什麼好處,還傷害了頂替者。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王麗麗才是受害者啊。

如果這些人的道德制高點能成立,那是不是意味著,把這些人殺了,給她們家屬點錢就可以呢?反正再把殺人者抓起來,她們也活不了了。

如果你問她們為什麼這麼說,她們肯定會告訴你:為王麗麗好。的確,這就是她們的樸素法則,說不定就是那個地方的樸素法則。

這類樸素法則下的是非觀已被稀釋的所剩無幾,而沒有是非觀的人與喪屍無異。

喪屍並不少見,金壇那個十歲姑娘繆可馨墜樓死亡,不是有一群家長為袁老師點贊嗎?

電影里都是這樣拍的:

當你一退再退的時候,喪屍會鉚足了勁往前沖。今天媒體報道,2018到2019年,山東清查出242人冒名頂替入學取得學歷。

山東省教育廳氣壯山河的回應:對個別地方出現的類似問題,無論是歷史原因,還是頂風違紀,我廳始終堅持零容忍的態度,發現一起,堅決查處一起。

2018年和2019年都查出了人渣,毫無疑問,這些人渣後面跟著一長串人渣和喪屍。

於建嶸教授很疑惑:

如此惡劣的行為和嚴重的事件,沒有官員被問責?

我查了一下,是否有人被問責,公開的信息里,沒查到。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