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劉青:從任志強受審看不敢見光的小丑皇帝

作者:
任志強是動輒百億、千億經手的房企大公司老總,中共對其掘地三尺網羅罪證,加上必不會少的栽贓作局,居然沒有搞出成噸成噸的紙幣,金山銀海的珠寶玉器古玩字畫,甚至說得出具體贓款贓物的罪證也沒有,只能以大公司高管福利的高爾夫會員證說事,可見任志強在中共腐敗場堪稱清廉,甚至令人生疑說中共無官不貪,會不會冤枉也存在的萬中無一者。

中共法院九月九日公告,於十一日審理任志強一案。公告中羅列的任志強罪名是,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和濫用職權四罪。其實這之前中共宣傳中,已經大致講述過任志強的所謂經濟問題,如公司所有價值百萬元的高爾夫會員證,任志強長期占有使用等。在中共競貪比淫的官場,不要說這些指控很可疑,即便全部確有根據,那任志強也是中共官場中,萬中難覓一個的清廉之官。任志強是動輒百億、千億經手的房企大公司老總,中共對其掘地三尺網羅罪證,加上必不會少的栽贓作局,居然沒有搞出成噸成噸的紙幣,金山銀海的珠寶玉器古玩字畫,甚至說得出具體贓款贓物的罪證也沒有,只能以大公司高管福利的高爾夫會員證說事,可見任志強在中共腐敗場堪稱清廉,甚至令人生疑說中共無官不貪,會不會冤枉也存在的萬中無一者。

其實任志強早在二零一一年退休時,在中共的離任審查後被宣布是「乾淨」。這次庭審門外的旁觀者也有自稱當年的審查官員,當眾講述親自審查任志強沒有任何貪腐事例。而且在大陸削尖腦袋當官只為貪的黨文化下,對任志強多用了會員證追究貪腐,真讓將中共腐敗看得透明的大陸民眾目瞪口呆到懷疑自己是不是將中共腐敗絕對化了。畢竟還有任志強這樣中共窮盡網羅罪證,也只查出高爾夫會員證一類的腐敗。其實世界上知道任志強這名字的人全知道,在任志強退休多年後,中共還搜腸刮肚以經濟罪起訴他,不過是因為任志強在萬馬齊喑的大陸,敢於扯起剝光習近平小丑面貌的直言大旗。

與人稱大炮的任志強敢作敢為相比,是習近平怯懦卑劣到不敢直言為何與任志強過不去。任志強從痛批習近平重磅推出的黨媒姓黨,到酣暢淋漓大罵習近平光著屁股搶皇位的小丑,是十四億大陸民眾懂事便知曉、針針扎向習近平的。為什麼挨扎的習近平裝聾作啞、不敢言痛就此回應?這可是與習近平做夢也要效仿的毛澤東大相逕庭,毛澤東是有事沒事都要說,「這是罵我」,「這是沖我來的」。除了習近平仿毛只是仿其橫蠻霸道的外在皮毛,習近平根本沒有毛澤東的胸腹、膽識和自信外,更主要的是習近平已經身處重圍絕境,對任志強雖然狠到生吞活剝都不解恨,但是他也知道眼下再也不敢開啟紅二代戰場了。

任志強針對習近平的言論絕非他個人獨自憋出來的,而是中共紅二代普遍的共識,是北京慣常的政治小圈子醞釀出來的。這可以從任志強說,關於習近平小丑的文章原本只是給一些朋友看,並未打算公開發表可知。而且同是紅二代的蔡霞也一再表示,認為習近平是禍害大陸的黑社會老大乃是她所交往圈子人群的普遍共識。從蔡霞批判習近平黑老大的講話錄音廣為流傳,並最終如任志強的文章一樣流向社會也可見。而中共紅二代的一桿大旗馬嘵力日前領銜簽名公開信,反對習近平消滅蒙語之舉,也不是僅僅因為蒙語一事而反對習近平,而是日積月累對習近平不滿厭惡的藉機爆發。

其實習近平與紅二代的矛盾也是他自己作出來的,至少其中的一大部分矛盾與他惡作分不開。習近平成為黨酋執掌大權後刻意排斥紅二代,例如劉少奇的兒子劉源、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而這些人都曾大力支持習近平甚至為他以身犯險,劉源就為習近平整肅並進而控制軍隊掌握大權,與中共軍委的幾個副主席白刃相見,為習近平拿下郭伯雄徐才厚可謂以命相搏。但是習近平剛剛上位,就將劉源等紅二代排擠出權勢核心集團,不是給個靠邊站的人大政協名譽職位,就是乾脆一捋到底回家抱孫子去。就是為習近平反腐搶權第一人王岐山,也只是名義上有個國家副主席職位,實際上論作用與回家抱孫子的也相去不遠。

葉劍英的兒子葉選寧在習近平上位時,將自己經營數十年積攢下的私家軍,據說有三千多人的中共中級以上能吏盡數交給習近平,助他穩住局面掌握權勢。然時至今日聽不到其中有一人得到重用,成為習近平權勢場上的重要人物。人們今天看到,習近平重用的全是之江新軍一類的,即是習近平過去在浙江福建上海河北當官時的下屬僚員。而習近平之所以絕不重用紅二代,是因為他極度缺乏自信也還知道自家的軟肋。資質平庸又無亮眼業績的習近平之所以能夠登位中共黨酋,全賴有個中共高層的老爸,還有中共派系爭鬥不下,讓他得以撿漏。所以為了避免威脅、能夠居高臨下和必須仰賴於他,習近平絕不重用紅二代,尤其是家庭資歷和個人能力在他之上的人。

與習近平現在遭到紅二代全體拋棄鮮明對照的,是習近平剛登黨酋之位時紅二代興高采烈的全體擁戴。是什麼令習近平成了蔡霞所言,對紅二代也不是個善類了?最主要的是,習近平重拾毛屍的獨裁狂妄表現和治國無能,禍害社會無底線的剛愎自用,造成目前世界上全是警戒甚至敵對國家,而大陸則是經濟危殆、社會恐懼,活的戰戰兢兢。其次,紅二代中也有希望社會寬鬆發展甚至多點民主色彩的,還有對毛澤東專制獨裁極為反感、絕不願意重走這條死路的,更多則是對習近平疏離且絕不重用紅二代極端不滿的。以上的諸多因素在多年的醞釀後終至總爆發,而在當下習近平內外交困、四面楚歌的危境中,習近平就是作死也不敢與紅二代公然叫陣。所以,不以任志強的大不敬懲治,不是習近平不想為之而是實在不敢為之。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18/1502277.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