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只因他喊了一句話 作秀的領導立馬就跑了

高新提供了他在武漢封城期間自己拍攝的視頻,他解釋道,武漢市礄口區的區長在視察疫情的工作,正好在他家窗口下面。高新向他們高聲呼喊:「我們的愛心菜,我們的麵粉,什麼時候能送來呀?關了45天了!」高新說,因為我的拚命呼喊,他們領導見勢不妙,立馬就跑了。

武漢旅遊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員工高新,因單位造假「被自動離職」。控告維權十八年,至今無果。(受訪人提供)

56歲的武漢訪民高新因身患重病,喪失勞動力,無收入、無低保、無社保、無醫保。多年上訪無門的他,10月27日來到北京繼續上訪。

高新向記者表示,我想要活下去!疫情後武漢被稱為「英雄城市」,我不想當「英雄城市」的市民,我只想活下去!

高新透露,昨天(10月26日)在北京暫住的地方被警察查了,大概有二三十人,都是從全國各地來的上訪人員。五中全會,上訪大軍群聚北京了。因為「清零政策」很多訪民被截訪的人押送回去了。今天還看到了不少(訪民),想方設法到北京登記上訪。

高新說:「我希望為武漢老百姓呼籲一下,武漢老百姓太可憐了,疫情當中太可憐了,政府所有(封城救助)政策都沒有落實過。」

76天封城期間被掩蓋的悲慘遭遇

高新向記者透露,他居住的武漢某小區在長達76天的封城期間,僅僅發過一條魚。在封城50多天的時候,唯一的一次免費送魚,社區還請了湖北電視台記者來現場採訪。

他透露,其它時間居民們要麼忍飢挨餓,要麼被迫購買高價菜。各地捐贈武漢的愛心菜,被當地小區工作人員私分,剩下的高價賣給居民。

高新提供了他在武漢封城期間自己拍攝的視頻,他解釋道,武漢市礄口區的區長在視察疫情的工作,正好在他家窗口下面。高新向他們高聲呼喊:「我們的愛心菜,我們的麵粉,什麼時候能送來呀?關了45天了!」高新說,因為我的拚命呼喊,他們領導見勢不妙,立馬就跑了。

高新回憶道,小區工作人員公開匯報的信息是每天上門,可是事實上,76天沒有一天上門。

「小區當時管理非常混亂,後來派了幾十人武警部隊的,管制我們小區,不准下樓。也不給吃的,也不給喝的。」

談到居民被迫購買高價蔬菜糧食,高新表示,「一顆大白菜20塊錢、30塊錢;豬肉45塊錢一斤,後來降成38塊錢一斤;豆腐、豆腐乾之類都是十幾塊錢一斤。正常的市場價格,豆腐是幾塊錢一斤;豆腐乾就是5、6塊7、8塊錢一斤。豬肉30塊,後來漲到40多塊錢一斤,還有50、60塊錢一斤,甚至90塊錢,我都買過。」

「麵條、米粉的價格都是翻番的價格,反正我們都是死過幾回了。政府送到小區賣給我們的肉,都是不能吃的,我買了一回,吃不下去,冰凍的時間太長,太難吃了。」

「我們小區還有為吃的,跳樓自殺的。60歲左右的人,然後社區就有人去給油、給米、給菜的,你這不是逼著老百姓去死嗎?這種現象在(武漢)各地都有。」

打了18年官司淪落街頭成四無人員

據高新介紹,他是武漢旅遊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員工,現在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無收入、無低保、無社保、無醫保,被稱為「四無人員」。2002年,他被公司告知1995年已經「被自動離職」,並給了他一份「自動離職通知」的複印件。

武漢旅遊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員工高新,因單位造假「被自動離職」。控告維權十八年,至今無果。(受訪人提供)

自此,高新開始長達十八年艱難的打官司之路。三級法院均判高新敗訴,多次上訴,也被駁回,維持原判。

2015年,高新發現原單位在1996年還在給他交社保,說明當年的「自動離職」並不存在,他向湖北高院申請再審,但高院駁回申請,維持原判。

2020年6月,高新找到失蹤多年的檔案。他表示,個人必須到社保處開取檔案,自己不能開取。個人不夠資格,個人開取,社保處不承認的。我拿到我的檔案的時候,裡面沒有自動離職的原件或是複印件,只有法院的判決書。

「我就問開啟檔案的社保工作人員,我為什麼不能辦退休,社保處說我的職工身份沒有結束。我說有法院的判決書,他說是兩回事。所以至今,26年來,武漢旅遊發展投資集團拒不解決我的職工身份及待遇問題。」

高新表示,「我的案子是子虛烏有的案子,他們拖著不解決。在這個社會裡面,我們生存非常艱難。我不要當英雄,我就是一個老百姓,能不能讓我正常地活下去?沒別的要求,不要唱高調,什麼英雄的湖北,英雄的武漢。我要吃飯,要看病,很簡單。」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8/1517185.html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