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也曾質疑糧食畝產萬斤 卻相信水稻和葦子能雜交

—誰能解讀毛澤東這九天?

作者:
當今那些所謂的「右派學者」們總是喜歡舉「徐水縣」的例子,說明「浮誇風」正是老毛親自鼓動起來的;而那些所謂的「左派學者」們又舉出「新立村」的例子說明偉大領袖早就反對過「浮誇風」。對於後來出現左右爭論得不可開交的局面,偉大領袖也早有預料。早在1966年文革發動之初,他在給他老婆的一封密信中就這樣說過:「——那時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話得勢一時,左派則會利用我的另一些話,組織起將右派打倒。」

河北徐水縣某公社社員深翻土地,休息時還要練兵。

一、毛澤東視察徐水6天後

1958年8月4日下午4時多,毛澤東視察徐水。由此,這個原本默默無聞的北方小縣城聞名於世,陸續來此參觀的人超過三十萬。當時的作用是大大推動了大躍進,歷史證明「徐水經驗」的作用是推動了農村經濟大破壞,為大饑荒的到來「提速」。

58年8月的這個時間段,偉大領袖很辛苦,走了一村又一村。有一首歌是這樣唱的:「麥苗兒青來菜花兒黃,毛主席來到了咱們農莊——」,還有一首是這樣唱的:「千山萬水啊連著天安門,毛主席是咱社裡人——」當初這些歌子我們都會唱,都是唱得熱血沸騰、心花怒放,卻萬萬沒想到全是負能量!

5天後,即8月9日,毛澤東在山東省委書記譚啟龍的陪同下,興高采烈地視察山東歷城北園鄉北園農業社。58年秋季的莊稼長勢真喜人,山東的田野里與河北一樣,都是一派豐收景象。

北園農業社的社主任李書城匯報:我們有「50畝高額豐產田,原來計劃畝產2萬斤,現在我們要爭取畝產4萬斤,過去一畝只產二、三百斤。」——毛澤東喜氣盈盈,伸出大拇哥,夸聲連連:「好嘛,你們不干就不干,一干就干大的。」(摘自:余習廣阮銀甫:《「天下第一田」——湖北麻城縣「大躍進-苦日子」實錄》,下文簡稱「余文『天下第一田』」)

顯然,9號那天的毛澤東仍然延續了視察徐水時的好心情,對高產衛星的態度也沒有什麼變化。

視察徐水的第六天,也是在同一個時辰,即8月10日下午4時多,偉大領袖大體上是同樣的裝束,只是頭上多了一頂草帽,由河北省省長劉子厚、天津市市長李耕濤等人陪同,風塵僕僕地來到了天津東郊四合莊鄉新立村農業社視察。

毛澤東先是經過了一塊葦子田,他很「行家裡手」地稱讚葦子是個好東西:「不鋤草不施肥,一年一收」。接著區長張福安(又是一個姓張的,徐水縣委書記也姓張。張國忠、張福安,全是頂頂好的名字)向他匯報了關於「蘆葦與水稻」雜交的理想,展望著雜交後能長成「葦子稻」或「稻子葦」的美好前景,毛澤東鼓勵道:「你們可以試一試。」

毛隨後相繼參觀了一塊十萬斤試驗田,接著又參觀了一塊五萬斤試驗田。

在試驗田邊,毛澤東指著一位負責人說:「你沒種過地,這不是放衛星,這是放大炮。」

有人向領袖解釋道:新立村用電燈為水稻照明,用鼓風機朝水稻吹風,就可以畝產10萬斤。偉大領袖仍然搖搖頭說:「吹牛,靠不住。我是種過地的。畝產10萬斤?堆也堆不起來麼!」

有人想讓小孩子往水稻上站一站,以此來證明一下。偉大領袖還是搖著頭說;「娃娃,不要上去。站得越高,跌得越重哩。」

然後又參觀完了幾塊試驗田,偉大領袖準備回去了,又走到那塊葦田邊,毛澤東向區長張福安諄諄囑託:「水稻與葦子雜交工作,你們要試一試啊!」

6天前在徐水大寺各莊,1天前在山東歷城北園鄉,這一天在天津東郊新立村,毛澤東都面對同樣的衛星試驗田問題,但態度完全不一樣了。前兩次的態度是喜形於色的「點點頭」,這一次的態度是不以為然的「搖搖頭」;前兩次的態度是「不少啊」,「糧食多了怎麼辦?」這一次他以「種過地」的身份與經驗,明確表態:「吹牛,靠不住。」他說:「我是種過地的。畝產10萬斤?堆也堆不起來麼!」

為什麼面對同樣的問題,毛澤東的態度不一樣了呢?

在4—10的六天中,尤其是在9—10日的一天中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神秘的事情?

筆者缺少資料,說不清楚。

即便如此,毛澤東的態度卻仍然是溫和而慈祥的,並沒有嚴厲的批評。

他為什麼只說「靠不住」而不說「不可能」?或者更強調一下說「根本不可能」呢?

也許他仍然「吃不准」。

但是前面說了是「吹牛」,後面又說「站得越高,跌得越重」,還說了隱喻的雙關語「站得越高,跌得越重哩」,他似乎又是「吃得准」的。

既然,認識已經轉變到了這種程度,他再往前走一步該有多麼好?

又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他沒有採取堅決的措施剎住這股禍國害民的「浮誇風」呢?他究竟在想什麼?我們猜不透。

二、又三天後,態度又回到了九天前

余文《天下第一田》是長達5萬多字的中篇,份量很重,內容很豐富,是一篇「紀實大躍進」的好文章,但時間上卻有些混亂。

余文這樣寫道:

毛澤東喜意未闌,一份加急報喜電文和套紅《人民日報》,衝起了他更大的激情:湖北麻城縣發出特大的「高產衛星」:建國一社創造出世界最高紀錄,早稻畝產36956斤7兩!8月9日的《人民日報》,驚喜地將麻城縣發特大的「高產衛星」封為「天下第一田」。

「天下第一田,好!好!好!天下第一田!王任重同志任重道遠哪。」毛澤東金口玉言,大誇《人民日報》的同志們,「寫得好呢,有感情呢!」心花怒放,寫在臉上。從此,「天下第一田」風光天下。

但這個「8月9日」的時間是有問題的。

在同一篇文章中又將時間確定為「8月13日」。文中寫道:「1958年8月13日,中國最具權威性的《人民日報》,在頭版頭條套紅標題下,向全中國和全世界報導了開天闢地以來,人類農業文明史上最具爆炸性的新聞:《麻城建國一社出現天下第一田,早稻畝產三萬六千九百多斤》。據報導說,這塊高產田從8月8日開始收割,到11日才全部收割完畢。」

也就是說,毛澤東對「天下第一田」的肯定與讚揚,很可能發生在「8月13日」,也就是「視察徐水」的九天後。

三、有誰能解讀這九天?

請讀者注意這四個日子:8月4日、8月9日、8月10日,8月13日,前前後後也不過九天。面對性質幾乎相同的匯報,毛澤東的表態為何出現如此喜劇性的變化?從肯定——否定——再肯定。

難道這就是辯證法的三大規律之一:否定之否定?

有誰能解說毛澤東在這九天內對「放衛星」態度的反覆?

也許,他考慮的是不要往群眾頭上澆冷水,在任何情況下都要保護群眾的積極性。畢竟廣大社員幹部的「放衛星」全都是在響應他的「大躍進」號召啊!

然而他保護的什麼「積極性」呢?真是「群眾的積極性」嗎?難道群眾的積極性就是「吹牛皮」?

當一部分跟風的農村幹部「吹牛皮」的積極性被保護時,廣大農民「不肯吹牛」、踏踏實實搞生產、過日子的積極性就被摧毀了。

也許,他明知這些都是「吹牛皮」,但是他這時候正需要「吹牛皮」,需要「吹牛皮」為他的「大躍進」繼續升溫,所以,他不肯將否定的話語說得太堅決。

更重要的是,這就是毛澤東一貫的思想方法,也是毛澤東一貫的工作作風。他總是這樣一會兒說說左派的話,一會兒又說說右派的話,讓你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讓你莫衷一是,他卻永遠處於正確的地位,因為「左中右」的話他全都說過。至於什麼是重點?什麼是主流?那就「放任自流」,讓你自己去揣摩。

當今那些所謂的「右派學者」們總是喜歡舉「徐水縣」的例子,說明「浮誇風」正是老毛親自鼓動起來的;而那些所謂的「左派學者」們又舉出「新立村」的例子說明偉大領袖早就反對過「浮誇風」。

對於後來出現左右爭論得不可開交的局面,偉大領袖也早有預料。早在1966年文革發動之初,他在給他老婆的一封密信中就這樣說過:

「——那時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話得勢一時,左派則會利用我的另一些話,組織起將右派打倒。」

雖然現在左右兩派仍然在爭論不休,從某種意義上誰也沒有打倒誰,誰也不能說服誰,然而歷史事實是幾千萬同胞早就餓死了。

2014-05-28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共識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9/1521409.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