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92歲老人的懺悔 有多少人需要懺悔?!

92歲老人的懺悔,有多少人需要懺悔?!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大陸92歲徐大爺反省自己,要把一輩子乾的壞事刻在墓碑上,懺悔罪過、驚醒世人。

老人姓徐,生於1920年,已年逾90,近日臥病在床,請我為其撰寫墓誌,囑咐要記上他一生中的6大罪過。老人率直樸實,晚年信佛,勤修善根。他反省自己一生,6大罪過耿耿於懷,攪得他靈魂不安。他曾一次次向佛悔過,求佛寬恕,但佛笑而不答。他決定要把這6大罪過刻在墓碑上,以求得神靈和後人的原諒,讓他九泉之下得到安息。我根據老人的口述,記錄整理如下,望能引起讀者諸君對人生歷史的思索。

第一罪:取走美國飛行員屍體上手錶

1942年3月,美國飛虎隊一架飛機墜落在村子後邊山林中,兩個飛行員跳傘掉落在二郎山岩腳下。我當時在二郎山砍柴,跑去看時,見傘掛在半岩樹上,兩個飛行員躺在岩腳亂石堆中,滿身是血。我大著膽子走近用手試口鼻處,兩個都沒氣了。站了片刻,我鬼迷心竅,取走了兩個飛行員手上的手錶。天啦,人家來幫我們打日本,命都丟了,是我們的大恩人呀,我還去取人家的手錶!我不是人啊!

第二天,民國鄉政府派人把兩個飛行員的屍體送往重慶,抬屍經過村寨時,我躲在屋裡不敢出門看一眼。我愧對人家呀!後來,我良心一直受煎熬。熬到1948年,我實在受不了,於是借了些盤纏,到了重慶,把那兩塊表扔進了嘉陵江,算歸還了兩位飛行員。我心罪一消,才感到輕鬆了。

想想我這個中國人,1940年響應國民政府號召上前線抗日救國,但部隊才開到涪陵我就當逃兵了。1949年後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我還上台控訴國民黨抓壯丁,羞死祖先人了!那些參加民國部隊抗日死在前線的百萬同胞,1949年後有誰提到他們?記得他們?我們國家應該為他們立碑,為美國飛虎隊員立碑,他們是真正的英雄!而我的碑,只能是罪過碑。

第二罪:參與土地改革殺地主

1951年,縣裡土改工作隊進村搞土地改革,殺地主。其實,村裡的幾戶地主都是樂善好施的人,和村民們相處很好。工作隊天天召集村民開會,發動貧下中農鬥地主,但半個月過去了,還是發動不起來。

工作隊的胡隊長急了,上門找我和村裡的幾個青年,說縣裡分配有任務指標,我們村寨3個地主必須要殺一個,現在連鬥爭會都開不起來,如何向上級交差?胡隊長希望我們配合呼口號,把鬥爭會開起來,殺人的事儘量拖延。我當時糊塗了,腦殼長在別人脖子上了,當天晚上開鬥爭會,我帶頭呼口號了:「打倒土豪劣紳!」「擁護土地改革!」「消滅地主階級!」另幾個青年也帶頭呼口號了。

鬥爭會有了些氣氛,胡隊長大聲訓斥一個名叫趙仁厚的地主,列數他剝削農民的種種「罪惡」,並高聲問群眾:「趙仁厚算不算剝削?」我們幾個被胡隊長發動起來的青年不加思索地大聲回答:「算!」胡隊長又問:「趙仁厚該不該正法?」我們大聲回答:「該!」胡隊長大聲命令道:「你們幾個把趙仁厚推出會場去!」我們於是將趙仁厚從堂屋會場推到院垻里。

剛推到院垻里,胡隊長要我們靠邊,只聽得一聲槍響,接著又是一槍,趙仁厚倒地了。全體村民全都嚇呆了。我們萬萬沒有想到,「正法」的意思就是槍斃,還以為「推出會場」是不准趙仁厚參加開會。就這樣,我們稀里糊塗地就把趙仁厚的命整丟了。罪過啊!

第三罪:右派自殺,見死不救

1957年,村里來了一個右派,姓胡,聽說他的罪行是攻擊社會主義。胡右派很瘦弱,風都吹得倒。他白天參加高級社勞動,不停地咳嗽,夜裡睡在村頭的破廟裡。村長對他兇巴巴的,村民們怕惹麻煩,迴避他,誰也不和他說話。

胡右派來村裡的第10天那個早上,我去村邊的山塘放水,突然發現他正在水塘里掙扎。我明白他是絕望自殺,當時心裡直搗鼓:救他吧,擔心給自己惹麻煩;不救吧,畢竟是一條人命。當我猶豫了片刻跳到水中救起他時,已經遲了。就這樣,一條活生生的人命被我眼睜睜看著消失了。幾個民兵用幾蓬稻穀草把胡右派埋在了塘邊。

幾十年來了,我每次經過那兒都自責不已。雖然胡右派是絕望自殺,救活他,他可能還要遭受更多的罪,但那畢竟是一條人命啊!

第四罪:大躍進餓死人,吃堂哥屍體

1958年大躍進,全國造假放衛星,吹噓糧食畝產幾萬斤,村村糧食滿倉。其實,地里的莊稼根本沒有收,青壯勞力全部煉鋼鐵去了。公社幹部帶領我們在各村的空倉里填稻草,頂層鋪上糧食,應付上級檢查。

這造假行為導致了後來的大饑荒,村村寨寨餓死了好多好多人啊,我的父母、妻子和好多親戚都是那次大饑荒餓死的。我和兩個孩子活了下來,我把堂哥的屍體也煮來吃了……不說了,記下這罪孽吧!

第五罪:忤逆天地祖宗,燒佛像

文革期間,上面幹部強迫老百姓做「三忠於」、「四無限」,把香龕上天地神祗列祖列宗的牌位全撤了,換上「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像,每頓吃飯要對著兩張像宣誓、祝願、唱歌。

文革整整十年,拋棄神祗祖宗,不敢燒香紙,敬酒菜,這是忤逆天地祖宗之罪啊!這期間,我還和民兵一起燒過佛像呀!阿彌陀佛,罪過啊罪過!

第六罪:讓孫子當官,成一方禍害

1990年,孫子大學畢業,當時工作有兩條路選擇,一是到縣城中學當老師,一是到縣委當秘書。我這老糊塗,認為當老師沒多大出息,決意要孫子去縣委機關。孫子現在倒是出息了,混到了正縣級,貪污受賄吃喝嫖賭樣樣來,成了一方禍害。我這老糊塗,連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道理都不明白啊!

後記:我不知道該如何撰寫這篇墓誌,要不要記上老人這6大罪過。我們民族有為長者諱為死者諱的傳統,多少劣跡斑斑的長者,死後其墓碑上都是功德無量的諛詞。歷代只有為死者立功德碑的,沒有為死者樹罪過碑的,我怎麼忍心落下此如刀之筆!

但老人囑咐我時態度很堅決,並說自己罪孽深重,只有刻上此碑文才能救贖他的靈魂,他才能安息於九泉。老人的態度讓我想到一句古話:「知恥而後勇。」老人將恥辱銘於石碑以警戒天下,何等果敢,此乃大勇也。我為老人的罪過而噓唏,亦為老人的大勇所震撼。最後,我還是決定落下這如刀之筆,在老人的墓誌上記下這6大罪過,一為完成老人的心願,一為引起人們的反思反省,以及對罪過根源的思索。

佛啊,請您寬恕這「知恥而後勇」的老人,也請寬恕這苟且偷生的我以及六根不淨的眾生,更要寬恕這罪孽深重的民族!

責任編輯: 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312/1567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