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制服右派的三件「法寶」

無限上綱、運動群眾、痞子手段,是毛澤東制服右派,也是一切整人運動的三件「法寶」。這三件「法寶」的實質,就是反民主、反自由、反法制、反人權。它給中國人民造成的災難是無窮無盡的。揭露毛澤東的罪惡,就應該揭露他的整人手段。

在中國,能夠當右派的,都是讀書人,不僅識字而且知道些道理;有的還是學者、教授、文學家、理論家……著述等身自成體系;有的在和國民黨作鬥爭的時候不屈不饒英勇無畏。但是,在反右運動中,當一頂罪惡的右派帽子橫蠻無理地扣到他們頭上的時候,有道理的,說不出道理來;有理論的,道不出自己的理論;不屈不饒的,舉起了雙手……一個個檢討認罪,低頭服法,深挖自己反動的思想根源和階級根源,知識分子的傲氣、骨氣喪失殆盡,尊嚴、人格變成不值分文的垃圾。還有的人為了自保,不惜互相攻訐,反戈一擊,出賣靈魂。此時的知識分子,十分的懦弱、卑賤、苟且,惶恐;沒有憤怒,沒有振臂一呼,沒有反抗暴政的英雄!在反右運動中,知識分子全軍覆沒。

是什麼原因使知識分子如此不堪一擊,如此輕而易舉的屈服投降呢?這是一個非常值得研究的課題。本文試圖從毛澤東無與倫比的專制統治入手,深討知識分子獨立精神頃刻之間轟然坍塌的原因。

毫無疑問,1957年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取得了反右鬥爭全面的、徹底的勝利。這個勝利來自毛澤東成功的應用了制服右派的三件「法寶」,它們是:

無限上綱,任意致罪

如果說1957年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這是為什麼》是反右鬥爭的開始,那末此時什麼是右派?並無標準。十多天以後,才公布毛澤東《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中區別香花與毒草的6條標準,這6條標準內容空洞寬泛,要作為法律條文給人治罪,是極其荒謬的。但是,就是這樣的荒謬絕倫,使幾十萬右派分子淪為階下囚。那麼,這寬泛空洞的6條標準,怎樣演變成為幾十萬知識精英頭上的緊箍咒而置他們於死地呢?。

其實內容愈空洞寬泛,伸縮性愈大,給整人者留下的空間也愈大。這大概是精於權謀的毛澤東特意為之吧。這時候發明了一個專業術語,叫「無限上綱」,它給20世紀50年代以來的「整人學」增添了全新的內容,而成為反右鬥爭的一大「法寶」。什麼叫無限上綱?經過反右和文革的人大概不會忘記,不管任何人,如果他的某一句話成為把柄被人抓住的話,就可以將這句話無限的擴大,掛上階級鬥爭這個「綱」,而成為「反黨」的「罪證」;而當時的這個「綱」,正是毛澤東的6訂條標準。

例如6條標準的第一條,「有利於團結各族人民而不是分裂人民」,什麼叫「團結各族人民」,什麼叫「分裂人民」?這就是一個可以任意伸縮的橡皮圈。一位貴州同學在閒談中說某少數民族飯後不洗碗,第二噸又拿來盛飯。後來說他「攻擊誣衊少數民族,破壞民族團結」,這就上了「綱」。6條標準的第二條「有利於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而不是不利於社會主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什麼叫「有利」什麼叫「不利」?又是一個大如太陽黑洞的空間。說農業合作化太快,說統購統銷購糧太多,說應該發展輕工業緩解市場供應,這些話是「有利」還是「不利」?可是都上綱為「攻擊農業合作化運動」,「誣衊統購統銷政策」,「詆毀優先發展重工業的方針政策」……至於給個別黨員提意見就是反對整個共產黨,說美國民主就是宣揚資產階級民主自由等等,則是大家聽得耳朵起繭的囈語。

總這,凡是共產黨做的事你不能有任何異議,凡是共產黨贊成的你不能反對,凡是共產黨反對的你不能贊成;否則,都是右派言論。根據這樣的邏輯,還有什麼話不可以上綱為「反黨反社會主義」?所以說,無限上綱是制服右派的第一大「法寶」。

運動群眾,以勢整人

如果有一個起碼的民主制度,有起碼的法制保障,右派分子們的嘴巴不是認罪檢討,而是說理申辯,我想再愚蠢的右派,也不至於承認「說某族人不洗碗就是破壞民族團結」這種神話般的「革命道理」。可是,握有至高權柄,以整人為樂的毛澤東,會施仁政?

為了確保無限上綱的歪理邪說能夠成為「革命理論」,為了堵住知識分子的伶牙俐齒,毛澤東一方面利用掌控的宣傳機器製造恐怖,說什麼右派分子「要推翻共產黨」,好像共產黨的江山已經岌岌可危。另一方面採用了「人多為王」的戰略,利用皇權威力和政權的組織力量,把受蒙蔽的工農群眾、市民群眾、學生群眾運動起來,對右派分子進行圍剿撲滅,用大轟大嗡,大喊大叫的方法,用精神暴力、語言暴力,迫使右派分子檢討認罪、坦白交待,不准申辯說理;還用監視、跟蹤、糾纏的方法,右派分子走到哪裡,就有被煽動起來的群眾跟到哪裡,就在哪裡遭遇辯論、批判、鬥爭,使他們處在「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不得不承認莫須有的」罪名」。少數剛正不阿的「頑固分子」,則用人海戰術、車輪戰術、疲勞戰術,沒日沒夜的批判鬥爭,從精神、身體上摧殘迫害;在強大暴力面前,除了少數以死抗爭者外,有誰還敢「堅持反動立場」?

例如廣東省政協委員羅翼群,一位曾追隨孫中山的老同盟會員,1949年因倡言國共和談,被國民黨永遠開除出黨,並列為背黨叛國第一名通緝。鳴放時他說了幾句幾句實話成為右派。為了打擊他的「囂張氣焰」,廣東省委特意安排他到七個縣「視察」,每到一處,都有成千上萬的工人、農民「自發」的前來與他「講理」,其中興寧縣有5萬人遊行示威,源河縣冒雨趕來的有5千人,前後20餘天,無論他走到哪裡,只要一出門,就有幾百到幾千人圍上來,沒有三四個警察保護,便不能離開宿舍一步,最後羅翼群只得被塞進汽車的麻袋裡狼狽逃回廣州。在這樣的形勢下,羅翼群還不承認「反黨反人民」?

又如海歸右派,西南師範學院講師董時光,在幾千人的全校鬥爭大會上,拒絕認錯拒絕檢討,是何等的剛正不阿大義凜然!但是,幾十天來,在重慶七、八月近40度的高溫火爐里,他經歷了全院鬥、全系鬥、學生鬥、老師鬥、白天半、晚上鬥……十面圍剿萬炮齊轟,已記不清楚遭受了多少次鬥爭,最後心力憔悴疲憊不堪,不得不承認右派「罪行」。

運動群眾整制右派,是毛澤東的第二法寶。

痞子手段,無所不為

應用「引蛇出洞」的方法,先許以「言者無罪」,然後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使百萬知識分子遭到滅頂之災,還把這樣的背信棄義,無恥伎倆稱之為「陽謀」;沒有一些痞子的「氣魄」,一般人是不敢做的。57年夏天已把大批知識精英打成右派分子之後,10月15日八屆三中全會才制定出《劃分右派分子的標準》,這種先定罪後制定法律的行為,除了毛澤東,還有誰敢幹這種冒天下之大不韙的痞子「事業」?痞子手段,正是毛澤東一貫的手法,也是反右運動的行動基礎。

痞子手段的第一個特點,是利用打手——那些抱著個人目的整人者。各地區各單位都少不了這種人,連民盟中央,不是也有吳晗、沙千里等盯著副主席、常委的位置而揮臂上陣嗎?

記得當年西南師範學院的鳴放會上,董時光先生正在發言,一個青年突然衝上台去奪過話筒大聲叫喊;「董時光放毒!董時光反共反人民!」此人是中文系57級的劉某某。要說此公,學習很不怎麼樣,品德更難服眾,1956年在瀘州某中學實習時,還當過梁上君子——偷別人的毛衣。如此品性本來為人所不齒,但是他得黨員准老婆的情報,知道要反擊右派,於是就跳將出來左右撕殺,成了反右英雄和青年楷模,那偷竊之事也就小菜一碟特意掩蓋;還留校、入黨。反右運動淘汰精英,選擇雜痞,此系一例。

痞子手段的第二個特點是挑起群眾互鬥。在反右運動中,情人揭發情報人,妻子揭發丈夫,兒子鬥爭父親,學生鬥爭老師之事遍及全國,中華民族數千年積澱的倫理道德,被蹂躪得像擦屁股的手紙。在文人堆里,更是互相撕咬得一塌糊塗,有的人已經陷入了右派泥潭,還企圖踩著別人的肩膀爬上岸來:費孝通揭發章伯均,潘大逵揭發羅隆基,曾昭倫揭發錢偉長,陳仁炳揭發彭文應;沈從文、葉君健批肖干,郭沫若罵沈從文;馮雪峰批肖也牧,夏衍批馮雪峰;田漢批老舍,老舍批吳祖光……好一場硝煙瀰漫的混戰!此時的毛澤東,像古希臘的奴隸主,坐在看台上觀看角鬥池中赤身裸體的奴隸互相撕殺,得意非凡地欣賞著自己一手導演的這場好戲。

痞子運動的第三個特點是毀人名譽。在中國,男女關係是將人搞臭的摧化劑。許多右派分子不僅「思想反動」,還「生活腐化,作風下流」。例如前述羅翼群,一個古稀老頭,還被人揭發對某女演員欲行不軌;北師大生物系主任、一級教授、留美博士武兆發,被某黃臉婆女助教揭發,說她被武強姦,武不堪迫害與侮辱,憤而自殺;西師數學系一個右派學生,連他16歲時與嫂子鬼混的事也給端了出來;許多年青右派在背地裡議論異性,都被冠以「下流無恥」受到批鬥……不管是否真有其事,按「革命的需要」,將右派搞臭就是「硬道理」。

無限上綱、運動群眾、痞子手段,是毛澤東制服右派,也是一切整人運動的三件「法寶」。這三件「法寶」的實質,就是反民主、反自由、反法制、反人權。它給中國人民造成的災難是無窮無盡的。揭露毛澤東的罪惡,就應該揭露他的整人手段。

作者為學者、作家,居大陸。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觀察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7/1578003.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