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洛克雜譚:為什麼右派打不過左派

「自由平等博愛」早已成了幾乎西方所有人的政治正確。

美國驢象兩黨競爭,是基於「自平博」這個共同的政治正確之上的競爭,競爭的主要內容不是自平博與非自平博,而是應該如何自平博。

有人說驢黨的核心訴求是平等,象黨的核心訴求是自由,其實都不準確,因為驢黨的訴求中也有自由,象黨的訴求中也有平等。

準確的概括,應該是驢黨追求無限解放,可稱為解放主義;象黨強調良性秩序,可稱為保守主義。

驢黨追求解放,全方位的解放,什麼種族問題、性別問題、文化問題、宗信問題、歷史問題、生活方式問題,等等。而象黨則追在驢黨屁股後面強調這些問題應該保守某種程度的秩序。

這種解放與保守,在人性中相當於「自由與自律」。打個比方。食色性也,對於食和性,有的人認為應該有所節制;有的人認為無所謂,一輩子很短,不要委屈自己。嗯,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這樣的大問題,用這個比喻並無不當。

現在美國的大福利化、黑命貴、安提法LGBT(性別多元)、解構美國歷史等現象,就是驢黨不斷解放、擴大自由的成績,川普等象黨對這些問題左支右絀,做著無謂的抵抗,他們其實只想讓激進者自律一些。

是的,川普等人的努力註定是無謂的,因為驢黨像奸商用糖果耍弄兒童一樣耍弄普遍人性,而川派則像家長一樣苦口婆心,誰勝誰負誰更得人心,基本沒有懸念。

保守主義「不得人心」,最重要的是它約束人類的某些天性,比如追求享樂、貪得無厭、不滿現狀等等。而在解放主義那時,這些概念都被美化了,追求享樂被美化為熱愛生活,貪得無厭被美化為積極進取,不滿現狀被美化為追求正義,等等。

我們身邊有這些毛病的人多如牛毛,也包括我們自己,可是有幾個人能睿智到看清並承認這些呢?子說「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於是,驢黨政客們崽賣爺田心不疼。只要多給糖果就能把孩子們拐走獲利,又沒有嚴厲打擊的力量,奸商們誰不這麼幹呢?比如驢黨有個華裔政星競選總統,他的競選大招是許諾上台後給每個美國人每月發放1000美元。幸好美國保守價值觀還有一定的力量,否則如果都是黑墨綠移民,這位非高票當選不可。當然他之所以沒有當選,也可能是驢黨大佬們沒有把偷票機的參數設置向他傾斜。

保守主義打不過自由主義,除了上述人性的原因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自律往往打不過自由。保守主義者當然應該是個自律者,你既然提倡秩序,你就應該首先遵守秩序,這樣就自我劃定了底線,束縛了手腳;而解放的自由主義者們可以理直氣壯廢除一切自律,行動上也當然沒有底線。這在政鬥中就成了田忌賽馬,守規則的必然被耍弄。

其實保守主義對現狀的理解度和容忍度都要高於自由主義,但它並非怙惡不悛那種,只不過它能預感到激進無度要比自然演化的危害大得多,甚至比安於現狀的危害都要大。

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法國和蘇聯取代之前的王朝,而相反的正例則是英國光榮革命和日本保留天皇。但在當時反對法國和蘇聯革命的人,都成了為極右威權洗地的反革命保皇派,被「熱愛生活、積極進取、追求正義」的人們弄死了。

許多人知道歷史上的這些道理,但到了現實具體的生活中卻完全忘了,就像發誓減肥的人很少能禁住眼前美餐的誘惑一樣。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洛克雜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21/1662177.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