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兩現象突顯中國百姓真沒錢了;中共黔驢技窮推國內版一帶一路;中共在WTO又被歐盟訴

民調:東南亞人選與美結盟、七成人憂中共政經影響力;被圍剿,美團崩了;6萬億來了!人民幣會貶多少

中國1月份社會融資增量達到6.17萬億元,我們手裡的錢會貶值多少?

2022年1月份,中國廣義貨幣M2餘額高達243.1萬億元,但老百姓手裡的錢卻減少了,錢去哪裡了?

日前中共再度推動大型基建工程,命名為「東數西算」,分析認為可能成為南水北調的翻版,最終勞民傷財卻達不到預期目的。

美團市值崩了!中共14單位發文圍剿外賣平台,美團又哪裡惹中共不高興了?

周五歐盟向世界貿易組織(WTO)對中共提起訴訟,指控北京利用國內法院破壞智慧財產權法,並允許華為、小米等中國電信巨頭獲得低價技術許可。

日前中共四部門聯合宣布,有權查詢個人股票基金帳戶,侵犯個人隱私連遮羞布都不要了。

新加坡智庫的一份報告顯示,過半東南亞民眾選擇與美國結盟,七成人對中共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感到擔憂。

中國6萬億來了!普通人手裡的錢會貶值多少

根據相關數據統計,1月份信貸社融增長實現「開門紅」。當月人民幣貸款增加3.98萬億元,為單月統計高點,同比多增3944億元;社融增量達到6.17萬億元,超出市場預期,比上年同期多了9842億元,同樣創單月歷史最高。

社融就是社會融資,是指金融體系向實體企業發放貸款的金額。比如我們的房地產貸款、企業向銀行借的長期借款和短期借款,這些都屬於社會融資。

這麼多的錢流到市場當中去,人們手裡有錢了,會不會防止財富貶值繼續購買房子,房地產是不是就又迎來春天了?

我們先來看看這6萬億到底都流到哪裡了?

根據數據顯示,在6萬億社融當中,企業部門新增貸款規模占全部新增的84.4%,創去年2月份以來的新高。其中,短期貸款同比多增4345億元,票據融資同比多增3193億元,中長期貸款同比多增近600億元。而住戶部門無論是短期貸款還是中長期貸款的增速都弱於去年同期。今年1月份居民中長期貸款增加7424億元,同比少增2024億元。

由此看來,同比多增的信貸主要來自企業部門,個人融資借貸並不多。說白了,就是企業有錢了,但是老百姓手裡未必有錢!

老百姓手裡沒有多餘的錢,又怎麼能夠促進他們去買房呢?這6萬億社融資金是流不進房地產市場當中去的。

根據相關數據預測,由於受到輸入性通脹的影響、國內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2022年適度寬鬆貨幣政策的作用,預計全年CPI上漲幅度應該在4%左右,接近5%的中度通貨膨脹警示線。

過年期間兩現象表明老百姓真沒錢了,也不敢花錢

中共央行數據顯示,2022年1月份,廣義貨幣M2餘額243.1萬億元,同比暴漲9.8%;同時,狹義貨幣iconM1餘額61.39萬億元,同比卻下降了1.9%,即使剔除過年因素,也只增長了2%。

所謂M1,是指企業、個人所擁有的現金和活期存款總和;而所謂M2,則是指企業、個人所擁有的定期存款總和+M1。

M2是企業或個人擁有的總財富,M1則是企業、個人願意近期拿來消費、投資的財富;畢竟,一個人的定期存款,非特殊理由,不會輕易取出來消費。

既然一個人的總財富(M2)增加了9.8%;按照一般規律,那他應該更願意消費才是,M1和M2應該同比例增加。

但我們看到的結果是:M1同比還減少了,這真是咄咄怪事。

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一,大眾對2022年的經濟增長前景並不太樂觀,以至於企業不敢輕易投資,寧願把錢放在銀行里吃利息;老百姓也因為對未來收入的擔憂,不敢大肆消費。

二,疫情以來的貨幣放水,加重了財富分化。

貨幣放水的結果,就是導致M2暴漲,但放水的貨幣,先流經企業和富豪,然後才會流到員工身邊,這就導致企業和富豪可以先截留大部分放水貨幣,只留給員工一小部分。

而企業和富豪,尤其是富豪,因為人數少,消費規模有限,他們更多的是選擇把貨幣儲蓄起來,而不是消費;老百姓人數占99%,有消費欲望,但因為得到的放水貨幣少,沒消費能力,不敢消費,因此M1出現了負成長。

所以,在經濟前景和財富分化兩個因素的作用下,導致了M1和M2出現倒掛的咄咄怪事。

中共啟動新基建工程「東數西算」引關注

在中共二十大前,北京再度推動大型基建工程,命名為「東數西算」。2月18日,多家中共官方媒體報導發改委等部門的通知,宣布將在京津冀、內蒙古、貴州、甘肅、寧夏、成都重慶以及大灣區等8地投資建設,規劃出10個國家數據中心集群,以實現大數據中心的重新布局。

根據中共發改委的說法,這一基建工程將會平衡東西部的大數據運算失衡問題,「東數西算」主要希望在西部省份建立運算中心,解決東部土地成本增加,能源使用負荷過高的問題。

在今年,「東數西算」這個大工程火線上馬。有分析認為,東數西算這個工程,可能是北京模仿一帶一路與南水北調,創造出來的類似計劃。

評論人士何旭認為,北京政府推出東數西算,實際上和一帶一路是差不多的用意,都是為了解決中國的基建投資過剩問題。

在2000年初,中共政府大力推動所謂南水北調工程。這個工程最早先始於前黨魁毛澤東的從南方調水到北方的說法,但是經過幾年的建設,耗資巨大的南水北調工程被證實是一個完全失敗的工程,不僅造成了大量生態環境的損失,調水量也完全無法達標。水質高度污染,導致中國多地乾旱問題加劇。

何旭認為,東數西算可能也要走模仿前幾年中共搞出來的西氣東輸、南水北調大工程。現在,由於中共政府的國際形象下滑,東歐也爆發俄烏危機,一帶一路的發展已經出現瓶頸,東數西算可能是北京想出來的最新替代品,也是在二十大前搞出來的面子工程。中共政府想來喜歡搞大型運動,最後結果都是一地雞毛,花重金投資出來的東西,大多數不能用。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19/1710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