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中角力新戰場:中共盯上全球戰略咽喉

最近,索羅門群島和中共簽訂安全協議,引發美國和盟國擔憂中共在索羅門群島建立軍事基地。南太平洋島嶼上緊張局勢是一場美中圍繞戰略咽喉新角力的一部分,中共正在積極滲透全球具有戰略重要地位的港口、運河和島嶼。

南太平洋島嶼上緊張局勢是一場美中圍繞戰略咽喉新角力的一部分,中共正在積極滲透全球具有戰略重要地位的港口、運河和島嶼。圖為所羅門群島。(AFP PHOTO/HO/Eskinder Debebe/UN)

最近,索羅門群島和中共簽訂安全協議,引發美國和盟國擔憂中共在索羅門群島建立軍事基地。南太平洋島嶼上緊張局勢是一場美中圍繞戰略咽喉新角力的一部分,中共正在積極滲透全球具有戰略重要地位的港口、運河和島嶼。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度太平洋地區協調員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上周訪問索羅門群島首府荷尼阿拉時毫不掩飾自己的言辭。他表示,如果中共在索羅門群島建立事實上的永久軍事存在、力量投送能力或軍事設施,「那麼美國將有重大關切並做出相應回應。」

美方表示,將緊盯中共在該島的未來動向,以防中共改變地緣政治格局。

中所安全協議為何令美國及盟友警覺

索羅門群島總理馬納西·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向包括美國印太司令部副司令史蒂芬·斯克倫卡(Stephen Sklenka)中將在內的美國代表團保證,中共將不會在該島有軍事基地、軍事存在或力量投送能力。

索加瓦雷的保證不足以令美國放心,據信該協議包括允許北京向該國派遣軍隊和船隻的條款。美方代表、國務院亞太事務助卿康達(Daniel Kritenbrink)表示,只有一個非常小的圈子內的人看過這份協議。令人擔憂的是,索加瓦雷曾公開表示,他「只有在中國(中共)允許的情況下才會分享這些(協議)細節」。

荷尼阿拉位於瓜達爾卡納爾島(Guadalcanal),這裡是二戰期間美日之間的重要戰場。當時日本帝國海軍試圖在那裡建立基地以贏得空中優勢,並將美國與盟友澳大利亞隔絕開來。

所羅門瓜達爾卡納爾(Guadalcanal)島荷尼阿拉(Honiara)港口資料圖。(CPL Brodie Cross/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Defence via Getty Images)

中共於2017年在東非國家吉布地建立了第一個也是迄今為止唯一的海外軍事基地,中所安全協議為中共可能在索羅門群島開設第二個軍事基地,向美國及盟國中敲響警鐘。

大阪桃山學院大學國際政治學教授松村正弘(Masahiro Matsumura)對日經亞洲評論表示,中共的野心與當年日本帝國海軍的野心類似,北京希望獲得戰略要地以鞏固其地位。

他也指出,中共可能面臨與日本相同的問題。松村說:「軍事界常說,業餘者談戰略,專業人士談後勤。」當年日本無法為其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部隊提供燃料和食物,最終導致在島上戰敗。

松村說,因此,北京的目的可能比潛在軍事衝突更具政治性,「像帛琉這樣的國家承認台北而不承認北京。中國(中共)在索羅門群島的舉動可能旨在迫使這些鄰國改變立場。」

美陸軍上將:中共更多參與海上戰略要塞的基礎設施建設

南太平洋並不是中共唯一感興趣的戰略要塞所在地。美國官員最近幾周還提出對全球各地其他要塞的關注,包括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82公里水道巴拿馬運河,以及位於南美洲最南端和通往南極洲的重要門戶阿根廷烏斯懷亞港(Argentinian port of Ushuaia)。

在最近一次國會公聽會上,美國南方司令部司令、陸軍上將蘿拉·理查森(Laura Richardson)指出,中共國有企業越來越多地參與海上戰略要塞的基礎設施建設,如巴拿馬運河和麥哲倫海峽。

「在亞洲、非洲和中東,(中共)在東道國港口濫用商業協議來執行軍事職能。我們擔心的是,它們正試圖在這個靠近我們祖國的地區(拉丁美洲)做同樣的事情。」理查森3月24日告訴參議院軍事委員會。

她舉例說,「在巴拿馬,(中國)的公司正在參與或競標與巴拿馬運河相關的多個項目,包括運河兩端的港口營運、水資源管理和物流園區,而巴拿馬運河是全球戰略要道。」

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2018年10月18日訪問拉美國家巴拿馬時,提醒拉美國家要警惕中共在該地區的一帶一路投資。中共近10年來不斷深化在拉美地區的經濟、外交和軍事關係。圖為巴拿馬運河。

4月16日,在接受NBC採訪時,理查森再次表示,中共正在投入數千億美元來幫助拉美地區建造水壩和港口,這些水壩和港口可能會在該地區軍事行動中發揮雙重作用,從而擴大對美國的威脅。

據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稱,2016年,總部位於中國的嵐橋集團(Landbridge Group)以9億美元價格,收購了巴拿馬大西洋沿岸最大港口瑪格麗塔島(Margarita Island)的控制權。

在太平洋一側,中建美洲(China Construction Americas)利用中共貸款建造了阿馬多爾會議中心(Amador Convention Center)。

巴拿馬於2017年與台灣斷交,承認北京。據中共外交部稱,目前有40多家中國大型公司在巴拿馬開展業務,其中包括華為、中興通訊和寶武鋼鐵集團。

理查森在3月24日還告知參議員,一家中共國有企業正在獲得在烏斯懷亞港(Ushuaia)附近建造設施的權利,這將使中共在麥哲倫海峽有實體存在,並給中共提供改善進入南極洲通道的機會。

麥哲倫海峽位於南美洲南端,是美國航母在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間航行時的關鍵咽喉要道,因為航母太大,無法通過巴拿馬運河。

專家:中共將全球港口和商船變武器

美國之音2021年8月31日報導,華盛頓的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研究員克雷格·辛格爾頓(Craig Singleton)表示,中國(中共)全球戰略的核心是在具有重要地緣戰略意義的國家建立港口,包括位於海上咽喉要道的國家。

2019年,海軍戰爭學院基金會(Naval War College Foundation)的終身會員克里斯多夫‧奧德(Christopher R. O』Dea)在「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網站發表了《中共如何將全球供應鏈武器化》(How China Weaponized the Global Supply Chain)一文。文章揭露中共通過全球供應鏈,實行霸權主義野心。

中共正在將全球供應鏈武器化,利用全球港口,把貨櫃船變為戰船,輸出中共霸權勢力。

該文指出,中共在全球製造業中的主導地位依賴於三元商業能力,即港口建設和營運能力、貨櫃運輸和物流能力、電子網絡的專業能力。

杜伊斯堡是北威州跟中共互動最活躍的城市,杜伊斯堡港口是中共一帶一路進入歐洲的大門。(Maja Hitij/Getty Images)

奧德先生認為,中共利用這三元能力為外國公司提供一站式購物便利:低成本生產和全球分銷。然而中共也用此擴展霸權:中共在全球的港口和物流網絡可以實現電腦網路監控;提高中共對西方國家的財務影響力;在全球海域提供全天候服務,以威脅並限制美軍進入這些受中共控制的港口。

美國認識到了中共物流勢力對美國構成的國家安全威脅。作為美國批准中遠集團收購東方海外國際有限公司(OOIL)的條件,美國外商投資委員會要求中遠出售「東方海外」在長灘港擁有的高度自動化終端。

奧德建議,依照其監督船舶共享協議的權力,聯邦海事委員會應就海洋聯盟在物流業的整合、航運公司的弱勢競爭條件,以及中國(中共)海洋勢力擴張方面聯盟帶來的明顯國家安全問題,對海洋聯盟的擴張進行審查。

中企欲購戰略島嶼

除了戰略性要塞、運河和港口外,中共還盯上了全球戰略性島嶼。近日,英國《金融時報》資深記者席佳琳(Kathrin Hille)發表了署名文章,揭露中共如何放長線利用中國企業在全球範圍內搜尋重要立足點。

《金融時報》調查了數十個案例,這些案例的共同特點是,這些中國投資者提出的都是長期租約,或試圖購買大塊土地,而且往往屬於戰略要地,比如有些土地靠近美國和盟友的軍事設施、位於主要海上交通要道沿線的島嶼上,或者俯瞰重要的海峽和航道。

文章舉了薩爾瓦多的一個例子,中國企業集團亞太軒豪於2018年提議租用港口拉烏尼翁(La Union)50年,並進行擴建。亞太軒豪的演示文稿顯示,該企業隨後擴大了提議範圍,包括建設一系列經濟特區,需要在該國近六分之一的領土和一半的海岸線上擁有100年的租約。該野心勃勃的計劃很快陷入了困境。薩爾瓦多議會禁止向外國投資者出售島嶼,從而阻止了中共對豐塞卡灣(Gulf of Fonseca)沿岸關鍵地區的控制。

席佳琳還提到了一位六四後來到薩爾瓦多的華裔貿易商和投資人楊波(Yang Bo,音譯)。根據政府文件和當地新聞報導,楊波收購了佩里科島(Isla Perico)一半以上的土地,該島靠近禁令所涉及的港口。

圖為薩爾瓦多的「拉烏尼翁」(La Unión)港。(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ORLANDO SIERRA/AFP via Getty Images)

美澳對中所安全協議的回應

周二(4月2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出席國會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討論2023財政年度國務院預算的公聽會。他表示,美國將持續密切關注中國-索羅門群島安全合作協議。

他重申了美國計劃在索羅門群島設立大使館,強化與當地直接溝通交流。

該大使館於1993年關閉,此後美國外交工作在附近的巴布亞紐幾內亞大使館外處理。

布林肯說,美方將在未來幾周、幾個月都持續密切地關注中-所安全合作協議,同時美方希望幫助索羅門群島得出正確的結論,即在太平洋邊緣地區授予中方一個軍事基地會破壞該地區的穩定。

根據白宮在坎貝爾訪問所羅門後發布的一份聲明,美國將在今年9月啟動與索羅門群島的高層戰略對話,討論相互關注的安全問題,增進雙方在公共衛生、金融和其它領域的合作。

2022年4月22日,由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協調人庫爾特·坎貝爾(前左)等人所領導的美國代表團在所羅門的荷尼阿拉。(Mavis PODOKOLO/ AFP)

彭博社4月28日刊登關於中所安全協議的評論文章,文章建議在軍事上,美國印太司令部應與地區夥伴(尤其是澳大利亞)合作,與索羅門群島的部隊一起進行安全培訓。一個步驟是派遣一艘美國海岸警衛隊的巡邏艇進行執法和漁業培訓(來自中國、越南和其他地方的船隻多年來一直在該地區非法捕撈海鮮)。美國還應該構建合理的一攬子經濟和貿易激勵措施。

文章說,美國可以鼓勵澳大利亞修改其在該地區引起強烈反對的離岸難民政策。巨大的美國醫療船Mercy的訪問,也可能是對缺乏優質醫療服務的(所羅門)人民的一個很好信號。

文章最後說,美國和中共正在一個意識形態市場上競爭,美方必須認識到為了贏得朋友而競爭的必要性——尤其是在如南太平洋等地緣政治關鍵地域。

中所安全協議也成為澳大利亞5月大選的重點議題之一。現任總理莫里森發表措辭嚴厲的聲明表示,若中共在索羅門群島設置軍事基地,將觸碰澳大利亞和美國的「紅線」。

他說:「我們與美國和紐西蘭等夥伴有同一條紅線,美國在此議題上當然也一樣。」他重申:「我們不會讓中國(中共)海軍基地出現在自家門前。」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29/1741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