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李承鵬:用動態清零勁頭清除貪腐的建議

—原題:一些雜感和用動態清零勁頭清零貪腐的建議

作者:

一,最後一代

他們曉得,九月的貴陽後半夜天氣已有些涼,那段高速在山裡,時常起一砣砣冷霧。匆忙中他們相互交待多帶幾件衣服,還有人想起方艙糟糕的食物,抓了幾包方便麵塞進包里。女人糾結著該給寵物盆里預放多少貓糧,少了會餓,多了會變質,貓吃了會拉肚子。樓下喇叭聲催促,倒也沒什麼,頂多半個月就回來了……

我們永不會知道,這天晚上這一小股人們匆忙離家時的情景,也許嘈雜混亂,也許安靜有序,像善良溫馴的羊群沉默地走上大巴。微博上有個女人說:她是我的閨蜜,我的冰箱裡還囤著要給她的肉,等她從方艙回來就給她,她說,「等我回來了要去拜一拜,最近覺得自己太霉了……」

無論如何都得去方艙,傻子都知道,不去,要影響三代。

而他們成了最後一代。

竟一語成讖。他們被團滅了,一家子、一家子成建制地沒了。那棟居民樓今後將不會再亮起一點燈光,黑漆漆的一片沉寂,樓下催促核酸的喇叭,也已不必再響起。

當集體使命重於個人自由時,就註定每一個個體將被輪流犧牲,大和小、先和後而已,你是死於大饑荒還是武鬥,倒在偷稅漏稅還是吸毒嫖娼,敗在資金斷裂還是行業關停,結局無可撼動。這不是命運的隨機抽取,是命中注定。當你接受了天天核酸,必然有封在樓里那一天。當你容忍了封在樓里,必然有被大巴接去方艙那一天。每一個深夜,都有一輛輛呼嘯而過的大巴坐著茫然而順從的善良人們,目送他們一眼,祈禱下一秒別再側翻。

過不了兩天這件悲傷的事就不再被提起,更多悲傷的事件將充塞人們的腦子。都說「死了27人啊,疫情中死亡最多的案例,必須追責不能放過」,人們太健忘了,上次泉州的隔離酒店倒塌,僅官宣就壓死29人。我們遠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銘記悲劇。

小時候看電影《卡桑德拉大橋》:一列火車被恐怖分子傳染了致命病毒,政府為了不致擴散,實現「社會清零」,下令列車不能停下,門窗被焊死,上來很多穿著生化服的大白監視,要把所有旅客拉到過去納粹修建的集中營里隔離。於是人們不約而同起來抗爭,醫生、作家、小販、富婆、神父甚至癮君子紛紛拿起槍。戰鬥很激烈,死了一些人,但大部分人活了下來。他們要是不抗爭,那列火車就會掉下年久失修的卡桑德拉大橋……和前晚貴陽那輛掉下大橋的大巴一樣。

有人問:如果時光回到當時,你有能力說服那27個人不上車嗎。不能,你除了將被以破壞防疫尋釁滋事抓走,也可能被某個乘客罵成一砣翔。並非對逝者不敬,前幾天成都地震時有個律師因為怕餘震勸大家先別上樓,就被鄰居打到骨折。其實當你寫出上面這句話時,已有人罵你冷血沒同情心裝什麼高端逼分析人性弱點。你會像《危樓愚夫》裡那個傻子,到處勸人,到處被毆打,你滿臉是血,仰面朝天,怔怔等著那座樓轟然倒下,你將和那些你企圖營救的人一起埋在泥土裡。

那樣子好像一條狗。

一方面對大巴上的人無比痛心,一方面見他們一步步走向大巴,卻無能為力。我們並不相同,卻被關在同樣命運的一輛大巴,且車門已鎖死。又看到一個視頻,達川青年城業主被拉去方艙,剛開始還自嘲這是免費旅遊,免費吃免費住還不用洗碗。後來被困大巴上七個小時,不開窗不能下車不能上廁所,他們只敢拍著車窗,而不去砸爛車窗。你得清楚,站出來砸碎大巴車窗的永遠只是少數人,多數人等著你出手,程序從來這樣:一,他們埋怨你不要干擾司機開車。二,他們發現困在了車裡。三,他們罵你為什麼不去砸爛車窗。

這些必須接受,畢竟我們同在大巴里。但不要學胡叼,他說「它首先是交通本身的悲劇,生產安全事故,和客車所執行的任務不應有直接關係,這是事情本應有的邏輯」。哪天他被當成狗拖到狗肉店烹了,這首先是食材搭配的烹飪事故,和殺人無關,這是事情本應有的邏輯。

地上流淌再多的鮮血,也能被胡叼拿來扎染慶功的紅地毯。

周樹人老師說:中國的事,不死點人,總改變不了的。貴陽死了人,工作作風就立馬改變,他們忽然嚴謹地想起之前忘了讓人們簽訂事故免責書……商鞅說過「無宿治」,意思是公務員辦任何事不能隔夜。昨晚所有被轉運的人就已簽妥了,聞過即改,大大提高了執政能力。

為那27人感到悲傷,為世界最大單體小區花果山小區有人被餓得喊「誰家有剩飯,給口吃的吧」悲傷。貴陽的事情,已沒什麼可說的,只記得《飢餓遊戲》裡說:自由是有代價的。有的代價是肉體,有的是精神。

想起上海楊浦區老人去世一個月了,健康碼還在更新中,一個月里,死者做過四次核酸。

不知道這27人是不是還有人,健康碼持續更新中。

二,頭頂上的開水

你應該知道這個實驗,我們重溫一遍:

把五隻猴子關進一間鐵籠子,放下一根香蕉,其中一隻猴子當然要抓香蕉,此時籠子上方澆下開水,眾猴子被燙得吱哇亂叫。又放下香蕉,又有猴子去抓,開水再次澆下……如此幾番猴子們痛定思痛,倘哪只猴子再抓香蕉,其他猴子必然衝上去一頓暴打。到後來所有猴子都不敢抓香蕉。

這時科學家換掉一隻猴子,放進一隻新猴子。新猴子又去抓香蕉,四隻老居民就衝上去一頓暴打。幾頓暴打下來,新猴子雖不明究里,「這些大哥為啥總打我啊」,但再也不敢抓香蕉。科學家再換掉一隻老猴子,放進一隻新猴子,再抓香蕉,再被暴打……連換五次,籠里最早的五隻猴子已不在了,新猴子並不知道開水的存在,但誰敢抓香蕉,必然衝上去一頓暴打,它們並不知道為什麼要奮力群毆,但知道……這他媽就是咱鐵籠子的規矩。

科學家發現一個現象:上一次被暴打的猴子,出手最兇狠。別的猴子出於守住規矩,這隻猴子出於對自己剛被暴打的報復心理。

再說一遍,成都有個律師跑樓下躲避地震,由於擔心餘震一時不願上樓,就被一對鄰居以他不守防疫政策為由暴打一頓,鼻樑都打斷。看,這就是鐵籠子裡的開水效應。

這對男女不是警察,連個大白都沒混上,同關在籠里的猴子而已。他們並不明白病毒傳播原理,不明白沒有病毒就沒有人類、全世界都開放了、歐冠英超人山人海都不戴口罩,但他倆明白,誰跑到樓下就破壞了鐵籠子的規矩,會連帶自己拖去方艙,吃豬食、廁所里全是屎尿……所以必須暴打那隻不聽話的猴子。

為何下手如此之狠,成都從八百米時空伴隨、解封、再封控……剛遭懲罰的猴子出手最狠,這是報復。當然,現在猴圈流行把報復同類叫做「正能量」。

記得四川那支「大媽竹杆巡邏隊」嗎,見上街買菜不戴口罩的就揮舞竹杆驅趕擊打,她們年輕時遇大饑荒,餓得皮包骨頭,甚至月經不調,現在報復的時刻終於來到了。

人類進化這麼多年,跟猴子相比也沒啥進步,有全世界最多的高樓,跟關猴子的鐵籠子也沒多大區別。

三,訓猴師和弟子們

我是很佩服咱這兒自古以來的訓猴人的,中華訓猴業開山鼻祖商鞅在「辱民」中說:「民辱則尊官」,人民被羞辱慣了,就會尊重官員;在「弱民」中說「民愚則易治也」,人民愚蠢了,就好管理了;還說「以刑治民,則樂用」,君主用嚴峻刑法管理人民,人民反倒更樂於出力。

有一天,我看到警察從小區銬走一對男女,旁邊的群眾都熱烈鼓掌:好,抓起走,抓得好!太不道德了,道德敗壞啊。看著群情激昂道德譴責中的那一對被銬走的男女羞愧不已,我以為是在抓破鞋,是非必要不做愛的違反者。後來才知道是租戶遛狗時順手餵了幾口社區發的月餅,被鄰居舉報……法律沒禁止遛狗給狗吃月餅,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當眾羞辱並讓其他猴子看。「民辱則尊官」,這正是訓猴師重要的一課。

注意到,在這場羞辱訓練中,群眾的表情比警察還激憤,台詞也在最合適時機插入,完全沒幹擾警官的表演主線,人物生動、對比鮮明,烘托出整個故事的完整性,比演員還能準確把握表演的規定情境,比李易峰演得好。「正能量」人民,摟著點兒,您正餓著肚子呢,小心低血糖,要是暈厥倒地送醫院還得重做一遍核酸。

再比如「民愚則易治」,商鞅培養的一代又一代小訓猴師,披著袈裟講波旬的道理:

疫情爆發後,一哥們兒出於種種原因帶著兒子回國上學。三年過去,兒子思想有了長足進步,這天兒子放學回來,轉述老師講的美軍世大運上放毒,激動表示:我長大後要殺死所有美國人。這哥們愣了好一會兒,對孩子說:兒啊,你就是美國人。

訓猴師們如今已無需親自澆開水,猴兒們早被訓至一種遺傳境界:我爺這些年一直聽官家的,所以我爹就聽官家的,我爹聽官家的,所以我就得聽官家的,兒子、孫子、子子孫孫無窮盡也……表面看這是一項抗疫行動,實際上是一項偉大的遺傳基因改造工程。「以刑治民,則樂用」,用刑法管理人民,人民內心反倒挺認這一招的,個個頭頂一壺隱形開水,這開水有時叫「大白」,有時叫「方艙」,有時叫「拘留半個月」。

漸漸只剩下聽話的優質品種,至於聽從過程中諸多屈辱,比如必須下跪才能求到一捆白菜,兒子必須把瀕死的父親抬到銀行櫃檯人臉識別才能取錢,兩個月大嬰兒也要核酸,女孩哭喊著縱身跳下……開始是有點不舒服,但有一個規律:苦難中掙扎的人們,慢慢就能把苦難自我合理化、使命化、神聖化,你要是提出異議,他會出現納粹化,對你發動攻擊。

例子自己舉。

四,感動

商鞅還是落後了,他忘了感動。

前兩天成都流行起一篇「感動、暖心」的正能量文章:一個不滿16歲女孩餓得不行了,在小區門口外賣點偷了兩個外賣。物業通過監控找到她,發現她和奶奶住在一起。保全讓她退還外賣的73元,她都拿不出來,得等到自己網購商品退款到帳才行。女孩6歲時被父母遺棄,初二時輟學,之前在網咖打工,疫情來了網咖關門她就失業了。此時報導及時跟進:「這個故事結局充滿著溫暖,業委展開了捐贈關愛行動,業主們紛紛解囊,一天就接收了16800元捐款,有好心人幫她找了工作,到她18歲時就可以簽正式的工作合同。女孩最後表示,感謝政府、學校和業主給她勇氣和信心,她要好好學習,回報社會。」留言下面一水兒感恩,朋友圈也是「好感動啊,疫情期間現人間真情,眼眶濕了,心裡暖暖的」。

打感動牌一直是有效的,一方面人們用感動對沖一下平時的不敢動,彌補了懦弱感。從官家看來,情緒還是要渲瀉的,憤怒和感動同屬心理學「激動」科目下面的亞種,掌控得當,不僅起到良好穩定作用,還進一步給猴子賦能。感動是時代的創可貼和姨媽巾,要不于丹、倪萍李子柒、余含淚怎會出現的。

釋放了廉價淚水滿足了道德感後,請問:為什么女孩六歲被遺棄,為什麼她的父母都沒工作,為何不滿16歲的未成年人四處打工,為什麼全面脫貧了還存在著飯都吃不上的現象,且在以富庶著稱的成都。

看,每一個解封的小區都舉紅旗唱紅歌感謝檔感謝政府感謝社區,你為什麼不感謝那些為你呼籲的人,或感謝你自己,生生挺過了一個月的精神拘留,還要面對未來的迷茫無助。

房貸還清了嗎?

五,寬容:

最近又開始流行談寬容。

寬容和感動是一對孿生兄弟。前者變著法兒讓你接受一些壞東西,後者流著淚誇大一些並不好的東西。你到底要寬容和感動什麼,寬容那個不准護士就診導致噎死在自家醫院門口的保全,感動於那個未滿16歲的女孩居然沒跟奶奶一起餓死在家裡?寬容衝進民宅把字畫、衣物、電器消殺得一塌糊塗的大白,感動於他們沒日沒夜認真戰鬥在防控第一線阻止老人透析隔離四歲孩子順手再打死幾隻柯基?

都是羊水裡泡大的,裝什麼純淨水?認真,奧斯維辛的看守也很認真。

常有人引用胡適那句:寬容比自由重要。胡適完整的話是:我什麼都能寬容,除了愚蠢。老莫說,胡適這句話語境是在雷震案中對蔣介石說,你得寬容……當然,傻逼併不知道雷震,他還以為是雷震子。

這個現象挺反智,他要求對貪官污吏寬容,對舔菊者寬容,對製造災難的人寬容,但他對批評這些現象的人不寬容,他的寬容,特別不寬容。

寬容比自由重要,如果一個地方連自由都沒有,寬容又有什麼意義。

你是不是要對朝鮮民眾說,寬容比自由重要。

六,舉報

李恩夏先生寫過彼德.弗里切的《第三帝國的生與死》裡一個情節,在清除「種族污染計劃」,大部分舉報竟來自普通人,而不是蓋世太保的偵察,由於很多舉報實在太離譜,把蓋世太保都搞得很頭疼,連希特勒都抱怨:我們生活在人性惡的汪洋大海中。各種案例中,舉報者們只是嫉妒對方的身份、地位或是財產,有的是打壓競爭對手,有的純粹就是看對方不順眼。舉報成功帶來的成就感,讓一些人樂此不疲。

成都有個外甥舉報了親舅沒做核酸,差點意思,如果到親兒子舉報自己親爹並猛抽其耳光,就可以結業了。那時訓猴業理論中心——中國歷史研究中心可以再出一篇論文:《論大義滅親對防控疫情的有力推動》

在《第三帝國的生與死》裡,那些德國人並不同情被一車皮一車皮拉走的猶太人,反而抱怨猶太人乘坐的火車吵醒了晚上的美夢,他們看到猶太人被送進毒氣室和焚屍爐不會提出異議,反而咒罵煙囪散發的惡臭讓自己頭暈腦脹。

而讓人震驚齒寒的是,成都有個女孩跳樓了,小區業主趕緊在群里提醒:別發朋友圈,消息外傳會影響到小區房價……他們說這句話時,平靜,坦然。

《霸王別姬》裡,程蝶衣說:你道今兒個是小人作亂,禍從天降。不是,不對!是咱們自個兒,一步一步,一步步走到這步田地里來的!報應!

七,一個建議:

說點開心的,我有一個合理化建議:用動態清零的勁頭來動態清零官員貪腐。

具體做法:比如三天兩檢,逾期未接檢的官員不能進入公共場所,包括而不限於餐廳、電影院、超市、足浴……須去紀委指定的廉潔檢測點,且地點安排在各大街頭以便群眾圍觀。內容包括遞交各種及時財產證明和消費記錄,並接受測謊,過關的將獲得「公務員廉潔度綠碼」,有問題則賦予「廉潔度黃碼」,同時進入下一個環節:居家隔離。由白色財務廉潔檢察員上門,核查各類家庭財產包括房屋所有權狀、電器、汽車、證券、名牌,其價格與收入是否成正常比例。家庭成員分開測謊。

如查出廉潔度呈陽性,直接拉去「廉潔方艙」。大巴統一轉運,簽訂轉運事故免責聲明。方艙在遠郊,沒有馬桶,只有蹲坑,這將對老年官員的腿膝力量形成相當大挑戰,屎尿溢出,無人打掃。至於食物,看上去像豬食,費用自理。為防止串供,沒充電插座也不能使用手機。每日服兩次「蓮花清廉膠囊」,接受審問和測謊各一次。

此時,白色廉潔檢察官已帶人手「入戶廉潔消殺」,包括而不限於對名貴字畫、名牌包包、古董、金條、現金來歷的調查,鑑於官員愛把贓物藏於地板、牆壁夾層、天花板,將撬開上述房屋部分。必然撬開馬桶,糞便齊溢造成的污染及潛在病毒擴散,將由大白全方位無死角對床上用品、字畫、電器、絲綢進行次氯酸鈉NaClO、二氧化氯、雙氧水H2O2噴殺……總之,這種入戶廉潔消殺是參照之前對上海老百姓家庭所作所為而展開的。電腦是隱藏貪腐線索的重要做案工具,所以將搬走個人電腦、孩子學習電腦、ipad、家庭成員手機。

作為配套管理,官員去外地出差、旅遊、探親、奔喪前均須做「廉潔度48小時兩檢」,落地須「三天兩檢」。來自傳統貪腐「高風險地區」,隔離三天。來自中低風險地區(當然也沒啥中低風險,只不過是沒被查出來而已),在切實執行國家防疫政策和當地土規矩後,隨時報備個人行程、接觸人員、場所碼……返程前在當地做三天兩檢,綠碼方可乘坐飛機、高鐵,上下高速以及服務區。

由於省外與本地紀檢不是一個系統,加之貪腐這種病毒實在太狡猾,省外返回的官員必須重新接受「三天兩檢」,並視出行地的貪腐程度,實行居家觀察、居家隔離直至再次拖入方艙。原則上省內返回無需再檢,但貪腐日趨複雜,具有無症狀性、隱匿性、易於傳播等特點,各地根據實際情況,不僅省內市內,跨區亦可應檢盡檢,應收盡收。

眾所周知,中國本來是沒有貪腐的,一切貪腐都是境外輸入,所以大力加強官員的出入境管理和檢測,對其學習生活於境外的子女、配偶及其小三、小四、小五六七八,也進行嚴格廉潔檢測。具體做法:一,嚴格控制出境,非必要不出境,出境需嚴查十年來消費記錄、存儲記錄、換匯記錄、婚姻狀況,並進行長達四周測謊;二,入境直接拖去方艙,採用21+7隔離。三,解除隔離後需居家隔離七天,每天報備,並接受廉潔檢察員的核查。

重要的是,強行接種「廉潔疫苗」,其功效相當於神龍教的「豹胎易筋丸」,連打三針,不排除加強針、超級加強針、特超加強針,拒絕接種將影響其升職直至三代人的學習、就業、入黨、徵信。

最最重要的是,為了達到廉潔社會面清零,如查出一名官員有問題,則嚴查其密接人員、次密接、次次密接人員,一個科室有一例貪腐人員,整棟辦公樓全部拉去廉潔方艙,一棟樓有問題,則一級政府全域靜默後再拉去方艙。反正停擺一下也沒問題,他們無作為,總好過亂作為。

至此,中國將一定是全宇宙最廉潔國家。至此,人們欣喜發現,不知為什麼,病毒也他媽的隨之真正清零。

以上妥否,請笑納。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李承鵬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21/1805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