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賣房變換房,南下變留下,我在北京倒騰房子

掛了快一年,降了幾輪價,雖然看房的人不少,但有意願買的寥寥無幾。慢慢地我心態開始有些崩了,心想不會第一套房子就砸手裡了吧。

最近,各種樓市鬆綁政策頻繁出台,又是「認房不認貸」,又是降低存量貸款利率,各地也陸續放寬限購政策,有些地方成交量開始有所回升。

只是面對這一樓市新動態,感覺跟自己已經沒什麼關係。這些年來,作為一個飄在北京的內容創業者,賣房變換房,南下變留下,來回「倒騰」房子的經歷,讓人疲憊不堪,同時又哭笑不得。

01剛需「上車」

2015年,大學畢業5年的我,連著辦了結婚、買房和生子三件大事。

對於一個農村出身的孩子而言,一年之內完成這三件事,壓力還是很大的,尤其是買房,彼時的北京房價雖然不比現在,但參照我的收入和積蓄,也算得上是天價了。

而我之所以決定出手買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即將出生的兒子促成的。我簡單算了筆帳,孩子出生後,家裡老人來帶,一家四口怎麼也要租個兩室一廳,即便是我當時租住的南五環,一個小兩居的租金也得四五千,位置好一點、面積大一點,價格就更高了。

而買一個「上車房」,只要能湊齊首付款,用滿120萬公積金貸款,每個月還貸5200,基本跟房租支出持平了。而且結婚有了孩子,租房搬起家來也不方便,想想還是咬咬牙「上車」吧。

在跟媳婦取得共識後,我便開始在租住的亦莊及其周邊看房,一邊看房一邊湊首付。

當時我們倆的積蓄,加起來滿打滿算不到60萬,想要上車附近的小兩居,還是有不小難度的。於是,我在管同事和朋友借錢的同時,也讓在老家的父親幫著想法子湊一些。

俗話說,求人辦事矮一頭,更何況是借錢這種事,所以我是兩頭準備著,兩頭也不抱大希望。即便如此,父親在老家籌錢發生的一段不愉快,還是大大改寫了我對人性的看法,也徹底打消了我借錢湊首付的念頭。

「這錢要看借給誰,借的人將來還不還得起」,當父親轉述某個同輩至親的這句話給我聽時,我當即在電話裡邊告訴他,不用在老家湊錢了。

於是,我將看房的地點鎖定在了亦莊附近的舊宮。這裡號稱北京房價的窪地,雖然在南五環裡邊,離城區也更近,但房價卻要比亦莊便宜一些。更重要的是,就我們手頭的積蓄而言,勉強能夠得上這裡的小兩居。

北京樓市(圖/圖蟲創意)

在跟著仲介看了一陣房後,北京樓市的情緒也開始起了變化,不少條件稍微好點的房子,掛出來沒多久就出掉了,基本不給買房人考慮時間。就我們當時的預算而言,可選的房子實在是有限,加上房價看漲情緒愈來愈濃烈,我們最終定了舊宮一個板樓小區的頂層,而且沒有電梯。

定這個房子的原因,除了說不清道不明的緣分因素外,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它是一個小兩居,然後之前業主家,也是一對夫妻加上一個小男孩,老人過來幫著帶小孩。聊了幾句,又看了看房子的格局和保養情況,感覺除了樓層高要爬樓有點煩人外,其他倒是基本滿足我們的需求。

就這樣,我們在辦完過戶手續後,趕在兒子出生前一個多月搬了進去。雖然媳婦挺著大肚子,每天爬樓很辛苦,但一想到總算在北京有了自己的家,也就釋然了不少。

美中雖有不足,但不妨礙苦中作樂。

02折騰「換房」

2015年年底,北京樓市量價齊升,房價上漲開始傳導到了舊宮片區。當時,因為兒子剛出生不久,一家人忙得焦頭爛額,雖然心裡慶幸及時上了車,但實在沒有太多心思關注房價。

倒是在2016年年中,前業主發來的一條微信,至今讓我印象深刻,他在微信中說,「你們買房趕上了好時候,相當於少奮鬥了10年」。

我能隱約感受到他沒在高點出掉房子的失落,但轉念一想,他賣房是著急給孩子換學區房,那買到的新房子漲幅應該更高啊。我沒有回他的微信,因為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尤其是那句「少奮鬥10年」,更是讓我無從回起。

在這個小房裡邊,我們一住就是7年,期間我們一家子大體還是比較順的,用我媳婦的話來說,是這個房子還比較「旺」我,因為住進來後,我不論工作還是收入,都算有了不小的提升。

只是住的時間久了,房子作為頂層的毛病,也逐漸顯現了出來,下雨天房頂上開始浸水,起初是次臥的一個角,再後來客廳也有了。有幾次雨下得大的時候,浸水的地方都開始往下滴水了,給物業打電話要求維修,答覆的話術就是各種推脫。

好在北京的雨不算多,浸水對我們生活的整體困擾倒是還好,就是樓頂浸水的那幾塊地方實在有礙觀瞻,然後我和媳婦也有些擔心這個因素會影響後邊賣房。

時間來到2020年年底,我們的房子滿了5年,交易的時候,沒有個稅和營業稅,加上孩子快上小學了,我們又都沒有北京戶口,想趕在這之前出掉房子離開北京,於是委託仲介掛了出去,只是沒想到這一掛就是一年半。

我們也知道頂層房子,不論流動性還是價格,都要比其他樓層差一些,但想著畢竟是北京的房子,價格掛低點,賣總歸能賣得出去吧。而且,為了順利出房,我自掏腰包,請師傅給屋頂做了防水,室內也做了粉刷,房子還沒賣出去,就已經花了一萬多。

掛了快一年,降了幾輪價,雖然看房的人不少,但有意願買的寥寥無幾。慢慢地我心態開始有些崩了,心想不會第一套房子就要砸手裡了吧。更讓我憂心的是,這套房子賣不掉,按各地的限購政策,我離開北京不論去哪個大城市,手頭積蓄都買不上什麼過得去的房子。

當時,心裡邊想得最多的是,怪只怪當初買房的時候「人窮志短」,沒有多借點錢,哪怕多借個十幾萬,買一個樓層好一點的,也不至於如此被動,但世上沒有後悔藥,我們只能進一步降價,靜候有緣人了。

直到2022年4月份,在比最初的掛盤價低了40多萬後,房子等來了新的買主,最終以264萬元的價格成交,雖然比小區同等條件房子高點差了50多萬,但這套房子我們還是賺了些錢,只是遠沒前業主說的「少奮鬥10年」那麼誇張。

雖然房子賣掉的時間點略顯尷尬,因為沒幾個月小孩就要讀小學了,我們要離開北京南下買房定學校,時間上已經很倉促了,

但在房子出掉的那一刻,我還是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房子賣掉不到一周的時間,我們南下的目標城市蘇州,緊跟著上海也封了,短時內不要說過去買房,就是進去也費勁。

合肥城市景觀(圖/圖蟲創意)

於是,我們又想起了備選的合肥。我和老婆都是安徽人,回老家省會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但一番問詢,按合肥當時的限購政策,我們是沒有購房資格的,而在不久前,我們是能走人才設籍購房的,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合肥前幾年房價漲太猛,還是什麼其他因素,這個政策當年到期後不給續了。

兩個目標城市都買不了房,但兩個地方的入學政策,又都要求學校跟房子掛鈎,臨時過去租房更是來不及。那時候,我真的有一種被各種「政策」精準針對的感覺,限購、防控、入學,哪一個關卡能通,都不至於那般被動。

猶疑了幾天後,我們被迫放棄南下打算,開始匆忙在北京看房,因為按北京的入學政策,名下沒房的我們,租房時間來不及,不買房,孩子就沒學校上了。而且,就算是買房,時間也很急,北京幼升小5月份就要做信息採集了,我們必須趕在這之前把房子敲定。

03有了資格,沒了買房的錢

因為時間緊急,我甚至來不及抱怨,就定下了要買的房子,而且這次看房的時間,比第一次還要短。從賣出前邊的房子,到買進新的房子,兩次交易時間相隔不到兩周,以至於後來跟朋友們提起,他們笑我買房跟買菜似的。

因為沒有北京戶口,我們也就不去考慮什麼學區房了,畢竟買了也沒法在北京中高考不是?新買的房子,最終定在了離公司不遠的東四五環之間,孩子也就近入了學。

吸取首套房子教訓,我們這次選了帶電梯的次頂層,算上仲介稅費,我們不僅掏空了家底,而且還從外邊借了不少錢。

買房的時候,雖然疫情比較嚴重,但從房產交易中心排隊過戶的情況看,整個市場還算熱鬧。多年打拼的那點積累,換來這麼一套房子,換了孩子一個入學資格,內心可謂五味雜陳。

而且,因為第一套房子沒加槓桿,買了頂層,導致最終出手困難,再買房的時候,我選擇了加槓桿,過上了每天睜眼就要還錢的日子。

現在想來,當時之所以出手,除了情勢所逼外,對未來個人收入,多少還是存有一些僥倖心理的。在這一點上,自己的見識,甚至不及在農村的老父親,他勸我實在不行,把孩子送回老家讀書,買房、換城市都是大事,後邊觀察觀察再做決定。

後來發生的一切,從經濟效益的角度而言,父親給出的方案是最為合理的。因為就算我能順利在蘇州或者合肥買房,過去一年多光景,這兩座城市絕大多數房子,也都是在震盪下行。至於我在北京的房子,那肯定也是逃脫不了這波大勢了。

難怪老話總講「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我這回算是有了切身的體會。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到了2022年8月份,合肥開始放鬆限購,我突然又有了在那裡購房的資格,

可惜有了資格,我卻沒了買房的錢

。前不久,這座屢屢因房價漲幅出盡風頭的城市,又全面放開了限購,蘇州的情況也差不多。

北京樓市雖然明面上價格跌幅不大,但掛盤越來越多,成交量越來越少,卻是不爭的事實。我們房子在鏈家的維護人,常常跟我感慨,今年是她從業二十年,最難做的一年,她本人連著兩月沒開單,帶的兩個徒弟也因為業績慘澹先後辭職。「現在不要說賣房了,就連往外租,都比往年差了很多」。

圖/圖蟲創意

「在中國買房能致富,這個信仰算是崩塌了吧?」深夜,朋友圈一個雪球大V發了這樣一條狀態,我默默點了個贊。

其實,在2019年後很多人買的房子,擱到現在都不賺錢的,甚至不少還虧了。只是在今年之前,大家雖然眼下虧了錢,但始終相信終有一天,房價還能漲回去,但今年以來,這麼想的人恐怕越來越少了。

在這一漲一跌的樓市大浪潮中,又有多少人像我一樣被動地跟著逐浪前行呢?畢竟在中國,房子除了居住屬性外,還牽連著其他很多你人生中無法捨棄的因素,比如說孩子教育。很多時候,我也不想折騰,但總有一些不可控因素,不由得我不折騰。

北京新買的房子,換來了孩子暫時入學的資格,但長遠而言,我還是要因為戶口因素折騰一次,只是那一次要是再涉及到房子,我真的沒信心能折騰好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冰川思享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001/1960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