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國家隊被逼入場 北京「既要又要」嚇壞金融圈

A股三大指數近日連番下跌,滬指持續跌破3000點;港股更慘,中國股市徘徊在全球最差股市邊緣。中共出台一系列政策拉抬股市,逼國家隊救場,分析認為,但中共又對金融界嚴厲打壓,這種「既要又要」的政策,令救市行動舉步維艱,而市場趨勢歸根結底是中國慘澹的經濟決定的。

中國股市一跌再跌 徘徊在全球最差股市邊緣

周四(7日),A股三大指數再次全線下跌,滬指再度失守3000點。截至上午收盤,上證指數跌0.29%報2960.33點,深證成指跌0.46%報9489.38點,創業板指跌0.49%報1872.75點。

兩市成交額4982.1億元,北向資金實際淨賣出46.85億元,反映外資流失。

香港恒生指數,全日報16,345,跌117點或0.7%,再創一年低位。主板成交逾890億元。恒生中國企業指數報5615,跌48點或0.8%。恒生科技指數報3720,跌27點或0.7%。

中港股市今年以來已經跑輸全球大市。MSCI指數顯示,截至11月底,港股下跌了19.7%,中國股市亦下跌了12.9%。但是,反觀鄰近的台灣、日本、韓國及印度股市,均表現亮麗,分別上升了25.3%、19.4%、15.2%及14.1%。美股納斯達克指數更升了37%。

今年以來,中港股市屢屢衝上全球表現最差股市的排行榜。據StockQ網統計,12月5日,全球表現最差的股市,短期看,香港恒生幾乎在每個時段都居首;香港國企、香港紅籌也都在前幾名;上海B股、上海綜合、上海A股也都在前十名排行上。

示意圖。2008年3月18日,四川省成都市的一家證券公司,一名男子正在觀看顯示股價指數下行圖的電子板。(Liu Jin/AFP via Getty Images)

中港股市屢屢衝上全球表現最差股市的排行榜。(網絡截圖)

從較長期看(下圖),過去半年到一年,全球表現最差股市前5名,中國股市占了4個,其中上海B股三個時段名列第一,跌幅達-16.66%至-21.9%;香港恒生從今年高點下跌27.39%;香港國企和香港紅籌各時段都在前五名。

12月5日,據StockQ網統計,較長期看,中港股市衝上全球表現最差股市的排行榜。(網絡截圖)

中共推系列政策無效 國家隊入場救市

實際上,為提振資本市場信心挽救股市,中共金融政策密集出台。8月以來,當局連續出台降低印花稅、規範大股東減持和上市公司再融資行為、降低融資融券保證金比例等等政策。

中共也要求包括所謂的國家隊、中央匯金,國有保險公司等,增持A股市場的股票,甚至要求一些大機構,不讓他們賣空。市場甚至傳出「國家隊」國新控股將每日增持A股ETF(多為跟蹤央企指數產品)。

不過這些舉措效果不彰。《上海證劵報》說,截至9月8日,中證800指數、創業板指數的PE(本益比)分別處於過去10年的25%、3%分位,ERP(股權風險溢價)均處於負兩倍標準差附近,表明市場估值已計入過多悲觀預期。

9月11日,四大保險巨頭髮聲「堅定看好A股!」包括中國保險資產管理業協會會長、中國人壽保險首席投資官王軍輝,泰康資產CEO段國聖、平安集團相關負責人、人保資產相關負責人表態,將充分發揮險資壓艙石作用。

10月底,由中共黨魁習近平親自出席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要求壽險資金「發揮經濟緩衝器和穩定器的作用」,財政部隨後調整以「提高壽險資金投資股市、穩定股價」。官媒聲稱調整後,「將會增加超過人民幣2.6兆元的資金進入股市」。

11月29日,中國人壽與新華人壽保險兩大國資保險公司聯手宣布,成立金額高達人民幣500億元的「私募股權證券投資基金」,不只金額大、而且期限長達10年,「10+N」的基金在10年到期後還可以視情況繼續延長。

中國人壽是中國第一大、新華人壽則是中央匯金持股超過3成的國營保險,兩大壽險公司都強調,這是「符合國家相關政策、優化壽險資產組合、對股東權益有利」的重大專案。

救市氣喘吁吁 打壓金融界不鬆手 分析:事倍功半

但是,《今周刊》分析,「習李政權救股市救得氣喘吁吁,用盡全力只能勉強將上海股市守在3千點附近。」

更糟的是,曾經是中國面向外資窗口的香港股市,從今年1月的高點22,701點持續下跌,到12月1日已經跌剩16,830點,頗有「一路向西」的末日悲情。

其實,壽險業自身難保。去年中國86家壽險公司的稅後盈餘大跌57%,只有38家盈利。龍頭中國人壽在香港交易的股價本益比只有6倍多,新華人壽港股的本益比更跌剩下3倍。

「疾病纏身的中國壽險業者,還要扛起拯救股市的政治責任,猶如火中取栗。」《今周刊》說。

中國人壽與新華人壽股價已經跌了1年,宣布上述500億元人民幣的救市基金後,兩家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股價繼續創下新低,雙雙陷入今年最低價的保衛戰。「負責救火的消防隊自家著火,極為狼狽。」

此外,在救股市的同時,中共持續抓捕金融業高管及投資者。彭博社稱,自2021年底開始打擊以來,金融專業人士甚至監管機構被指控有不當行為的浪潮前所未有。根據政府聲明,今年至少有108名金融官員和高管受到調查或處罰。

包括中國人壽前董事長王濱今年9月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明星基金經理王亞偉於8月被拘留;中國銀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劉連舸被審查起訴,等等。

習近平在9月主持的一次會議上稱,要加強對國有企業和金融業的反腐敗努力,同時要敦促它們更好地為經濟服務。

「中共貫徹『既要又要』的政策,既要拉抬股市,又嚴厲清算金融官員,李強的救市行動猶如綁著雙腳跑步,舉步維艱,事倍功半。」《今周刊》說。

中共救市手段非正常 按市場原則 中國經濟早崩潰了

對於中共的各種救市措施,前大陸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合規官梁少華日前說,這些都是非正常手段,短期或一天就能夠拉升股值,讓股市下跌的趨勢稍微拉一下。不過經濟決定了市場趨勢,國家的這一點救市資金不能阻止大勢。

國際信評機構穆迪(Moody’s)日前將中國主權信用評級展望從「穩定」調為「負面」,緊接著又將8家中國銀行、18家大陸企業以及港澳信用信評展望下調至「負面」。理由是中共地方政府的債務風險、房地產行業危機等。

對於中共要求國家隊救市,旅美政治學者王軍濤7日分析,中央會議說的就是「不管你敢不敢,必須扛」。

他說,「現在中國金融數位化,企業和老百姓的錢都在銀行,金融會議要求銀行必須服從中共的需要使用錢,不敢也要做。習近平的金融體系就是流氓打劫。不管你願意不願意。」

王軍濤認為,「要是按照市場原則,中國經濟早就崩潰了,政府財政和許多大公司早就破產了。」

但是,「極權政府可以凍結市場運行,屆時可以通過各種方式賴帳或掩蓋壞帳,例如借錢還壞帳,到期再借錢,好像一個項目不斷追加投資,其實就是一筆壞帳。」

「所謂政策性貸款或功能性貸款,就是向金融系統強行攤派賠錢的項目。」王軍濤說,「共產黨是個集體不負責制度,有些問題要掩蓋,就不承認問題,也就沒人背鍋。」

「最後誰來背鍋?都是內部不一致把問題揭露出來了,其實是權力鬥爭;絕大多數災難都是老百姓被迫無奈買單。」王軍濤說。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208/1987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