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群嘲美國登月,愛因斯坦遭塗鴉…已非簡單的反智

5月12日,媒體報導稱:一老人在華中科技大學的愛因斯坦雕像上,塗鴉了「大騙子」「世紀罪人」的字樣。學校工作人員稱,已予以清理。老人用袋子裝的塗料,保全也沒注意到。老人現已被移交派出所云云。

作為一位舉世皆知的劃時代科學巨人,愛因斯坦的畫像、雕塑等宣傳品,在中國的校園裡,可以說隨處可見——但是,何以進入21世紀已20餘年,還有人跑到知名的科技大學校園裡,干出如此反智、甚至是弱智的事呢?

有人評論稱:如今,「反智主義」又開始死灰復燃了!

——其實,在人類歷史上,哪怕時至今日,反智主義之風不僅在中國,可以說在全世界都一直存在,只是程度和影響的深淺而已,特別是藉助網絡的發達,如今的反智主義言行,更為凸顯了而已。

但是,這真的只是「反智主義」死灰復燃,或是死而不僵的表現這麼簡單嗎?

不得不說,有些網友所言的「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這不只是戲謔之語,也並非完全捕風捉影。

這次在中國重要的科技大學——華中科大的校園裡,發生的這起反智化、弱智化事件,其中的一大重要看點,就是這位違法塗鴉者,是個老人,並非年輕人,特別不是該校的大學生;且從報導中看,此人是騙過保全進校,其是該校教職工的可能性也極小。

群嘲美國登月,愛因斯坦遭塗鴉…已非簡單的反智

這說明了我們的大學,應該還是守住了科學的底線,還沒有讓反智主義之風,漫延到我們的知識階層和教育領域。

這位老人的身份,目前雖不太了解,但我們不妨大膽猜測一下:既然是一位老人,亦非大學人員,其更大可能是經過了上個世紀特殊年代的人,這也是為何,不少網友引用了「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之原因。

那個年代過來的人,大部分是文化程度不高,首先在科學啟蒙上,受到的教育較少,因此,這一批國人,是「反智主義」的傳銷式營銷中,最容易拉住並洗腦的群體。

當然,在反智主義群體中,也同樣有著不少的年輕人,這又是為何呢?

不妨看一組數字:截至2020年底,我國15歲及以上人口中,本科及以上學歷的人占比為12.5%,大專占比為11.1%,高中占比為25.3%,初中及以下占比為51.1%。

可以這麼說吧:誤入反智主義迷途不知返的群體,主要就來自於這51.1%的部分——據稱,這些人也大多聚集在門檻較低的網絡社交平台上,比如某條、某音等。

群嘲美國登月,愛因斯坦遭塗鴉…已非簡單的反智

舉一個很典型、流傳極廣,且信眾較多的「反智主義」之「陰謀論」例子:

近日,中國「嫦娥六號」登月成功,因裴總工程師在CCTV直播間的那半句話:「沒找到那個阿波羅盆地的那個……那個」,便讓很多國人「高潮起來」了。

但他們高潮的重點,並不是對中國登月科技的讚美,而是以此為證,再次讓「美國人阿波羅登月造假」之說,又開始變得甚囂塵上、沉渣泛起了。

而知名的通訊專家「奧卡姆剃刀」,對此進行了令人思考的回答:

「陰謀論者,真是沒有最蠢只有更蠢,這又是一個例證。嫦娥六號探索的阿波羅盆地,是在月球的背面;而50多年前阿波羅登月,是在月球的正面——驢唇不對馬嘴,風馬牛不相及」。

「裴總絕無可能指著月球背面,去說月球正面的事,連0.0000000000000001%的可能性都沒有……」。

「對那些拿這件事散布陰謀論的大V,您就要警惕了:他到底是認知能力低下?還是有意篩選弱智粉?如果您第一時間相信了這個說法,那就要反思了,自己是不是『韭菜體質』?可以反美,但不能反智,反智是阻礙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死敵」。

在這裡,這位通訊專家主要點明了三個方面:一是中國這次登月,觀察到的是「阿波羅盆地」,而非當年美國「阿波羅登月」著陸點之事實!二是,這樣的認知和「陰謀論」,就是典型的反智主義;三是反智者之目的,更是在於「反美」!

群嘲美國登月,愛因斯坦遭塗鴉…已非簡單的反智

對於其中的第三點,其實,更深入地點透了現在國墮胎行反智主義的一大動機——「為了反美」!

而這顯然只是一種「為反對而反對」,就是說,只要美、西方的東西,我就是閉著眼皮也要反對,管它事實如何,管它是否反智,只是「恨烏及屋」,管它是不是「潑洗澡水時,連嬰兒也潑出去」呢。

這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了:現在的反智主義現象之下,其實,還深藏著更多從「政治正確」和立場先行出發之目的,這顯然,就非僅是「反智主義」那麼簡單了。

比如,這位違法塗鴉愛因斯坦塑像的老人,他或許確實因知識層次,以及被洗腦所誤導的原因,因而認為,這位科學巨人是個「大騙子」,但他塗上的另一句「世紀罪人」卻顯然更值得重視與深思!

把對一個偉大科學家的認知,上升到政治的高度,這肯定是有現實的原因——特別是教育、宣傳及輿論的影響極大。

顯然,正是「正確政治」主導下的思維,才會讓這位「壞人變老」者,竟會在愛因斯坦身上,寫下了「世紀罪人」這四個黑黑的大字。

這跟「阿波羅登月造假」的「陰謀論」中,既有反智主義的影子,也同樣存在著更深層次的「反美」思維,大有關係!

群嘲美國登月,愛因斯坦遭塗鴉…已非簡單的反智

像最近,網絡大V的金燦榮,公開質疑亞里士多德的存在;還有像張維為教授,對於學生提問「近300年中國無重大世界發明」時,他卻要求其將提問的歷史範圍擴大到「上下數千年」;更有偽科技專家、文科出身的「項中專」,對於數學家邱成桐的「中國數學落後美國說」,瘋狂輸出著信口開河的無底線質疑等,這些顯然都是反智主義思維的體現,也更是為了製造「反美愛國」的流量之目的,成為逆轉國人智商的主要輿論溫床。

愛因斯坦本人在1953年時,曾給友人寫了一封信,他在其中,總結了現代科學誕生的兩大要件,即:一是希臘哲學家發明的「形式邏輯體系」;二是文藝復興時期發現的「通過系統實驗可能找出因果關係」。

對於科學實驗得出科學結論,國人通過五四以來的啟蒙,應該說已是深入人心;但是,在「邏輯體系」的學習、鍛鍊與應用上,卻是國人極為缺乏的方面——我們目前的義務教育階段,並無專門的邏輯學課程;甚至在大學,也只是一些專業的選修課。

缺乏邏輯體系的學習、教育與傳承,是國人缺乏科學思維與科學理念的一大主因,也讓國人更易被洗腦——像源於西方的傳銷,但卻讓中國成了傳銷最眾、危害最深的國度;還有像電信詐騙,中國人也是參與其中和受害最大的國度,這說明:我們這兒不是騙子太多,而是傻子不夠用了!

因為缺乏邏輯頭腦,更容易在倫理道德體系淪陷的環境中,被那些「流量愛國主義表演藝術家」們收割,成為「只論立場、不講是非」的一茬又一茬「韭菜」。

群嘲美國登月,愛因斯坦遭塗鴉…已非簡單的反智

但是,那些立場先行的反智主義操盤手們,雖自己搖唇鼓舌,將「反美愛國」口號叫得震天響,但他們的身子卻非常誠實。

哪怕被美帝的劣質電梯夾壞了腦門,其也要到美國買房;還有人在國內時,喊著「中國的2000元人民幣,比在美國3000美元過得還幸福」,但他卻拿著中國的退休高薪,去了美國的別墅里,與嫁給了美國人的女兒一家,過著其樂融融的資本主義腐朽生活;還有人雖名為「愛國國師」,說著「三菜一湯的貧困戶,也比其他國家人吃得好」,但在官網與官媒的報導中,其身份卻赫然標註為「瑞士學者」……

即使如此,卻仍然有很多粉絲,為他們的這種「反美是工作,去美是生活」之「愛國導師」誓死守護,理由就是:「只要他們愛國就行」——哪怕只是在嘴上,或是心口不一、言行不一。

這些反智主義籠罩下的所謂「愛國」群體,別人是不能批評或否定其任何一點錯誤觀點,因為,如此立場先行式的反智群體,你要是動了他們的觀念,就等於你說「嘿,你那泡屎是臭的」一樣,他們反而會認為:你這是動了他們生存的口糧,你這是要搶他們的屎吃呢!

當然,最令人費解的是,離我們呼喚「德先生」和「賽先生」的科學啟蒙時代,已經過去了百年,可為何,此類固守「自屎仍香」的反智愚昧群體,卻依然如此龐大,且還有不斷壯大之勢呢?——這真的有點令哥們我,百思不得其「姐」了!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瑜說還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19/2056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