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反右

工人王貴啟的申訴信 (圖)
2020-10-28

在1957年開始的整風反右運動中,有大批的知識分子和國家幹部被劃為了右派分子,而當時在這些右派分子之外,還有一部分人因為身份不是知識分子或國家幹部,但也有組織上認為的「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這部分人主要是工人和農民。根據中央不在工人...

鐵流:在劫難逃含淚在離婚書上簽字的她(組圖)
2020-10-22

一個新創刋不足一年半的市級機關報,竟抓了12名右派,占全報社50名採編人員百分之二十以上。說話是右派,不說話也是右派;擁護運動是右派,不擁護運動也是右派,反正你就是右派。在那個瘋狂的年代,要想不當右派閉嘴也不行,只能去當咬人的狗。 在...

光懺悔還不夠 應當認真深思造成悲劇的根源(圖)
2020-09-30

在一家醫院太平間的門口,我和死者李興華二十七年前的領導——一位軍隊老幹部握了手。來向遺體告別的,只有我們關係最密切的二十多人。我忍不住含淚說了這麼一句:「如果從前我們不把他調到文藝界,還在您那邊,他大約不至於落到這個下場。」那位同志...

碧江古拉格
2020-09-16

碧江與蘇俄相隔千萬里,碧江的警局長也沒有去蘇俄的內務部培訓過,然而他們在殘暴地迫害自己人民的時候,卻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說明共產主義制度有超越氣候、時空等自然屬性的能力,它不受緯度和時間的影響,單單依靠一種烏托邦思想,就可以在任何地域和歷史階段,建立一個自治王國。

令人毛骨悚然的毛羅對話
2020-08-29

1957年7月7日,即「反右」運動開始後一個月,正當毛澤東「引蛇出洞」策略成功之時,毛在上海接見30多位文教工商界人士,翻譯家羅稷南位列其中。 會上羅稷南向毛提出一個大膽的問題:要是魯迅今天還活著,他會怎麼樣?毛澤東回答:「魯迅嘛--...

反右中的羅隆基:昔日相好是情人 運動來了是敵人(圖)
2020-08-16

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因為提出成立「平反委員會」被打成了全國第二大右派的羅隆基,受到了來自身邊親朋的猛烈批判,尤其是羅隆基昔日情人的史良(司法部長),浦熙修(彭德懷妻妹)和邵慈雲(秘書兼情人)一下子都變成了敵人。時任司法部長的史良批判儲安平的言論,揭發章伯鈞的問題,同時也要求羅隆基一併交代。

快意恩仇與忍辱偷生:兩個中共底層軍官不同結局的血淚人生(圖)
2020-08-16

這兩個軍人的故事讓我有截然不同的兩種感受。同樣是歷經坎坷,前者雖然處處是罵名,所謂的負能量,但讀起來讓人莫名輕快。而後者,每一處貌似偉光正的正能量。但只要你想想那3個被自己的父親親手殺死的孩子,想想那個血肉模糊的模範,你很可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往事微痕》: 反右給我一家帶來的災難
2020-08-05

我1931年11月23日出生於江西省九江市。1952年7月畢業於江西省九江市師範(中專學歷),1953年10月畢業於江西省中資學校(教師進修學校,大專學歷)。1953年11月分配到江西省上饒市弋陽縣中學任理化教師。1957年8月與戴蓉蓉女士...

《往事微痕》: 黨一貫反我(圖)
2020-07-18

1957年夏天,開始「鳴放」了,動員鳴放的政策是:「不抓辮子,不打棍子。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有者改之,無者加勉。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我相信了這一切,就開始「鳴放」。到了1958年元月,反右開始了,原來動員鳴放時說的話都不算數了,鳴放行為成...

從吹捧安徽省委書記曾希聖 看中共反人民性(圖)
2020-07-12

曾希聖為首的中共安徽省委在反右派運動中製造了幾十萬宗冤案,使多少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在三年人禍大饑荒之中,又謀殺了至少五百萬農民;曾希聖在廬山會議上逢君之惡,對彭德懷落井下石。曾希聖分明是血債纍纍、罪惡滔天的劊子手。但是他罪惡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