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知青

北京老人看病,醫生竟是她陝北當知青時生的兒子
2024-01-29

老太太叫晚霞,北京人,生於1951年,1969年下放到陝北農村當知青。下面是她的口述:2023年中秋節前夕,單位組織退休職工體檢,我也參加了。我在做胸部彩超的時候,發現肺部有很多小結節,大的有五六毫米,雖然醫生說大部分可能是炎症,但是我還是決定去大醫院詳細檢查一下,免得耽誤病情。...

不堪回首那無奈的青春(圖)
2024-01-27

在學校附近的北火車站一帶曾出現一些從鄉下逃出來的饑民,個個瘦得皮包骨頭,先是要飯,說快餓死了,哀求救他一命,但哪裡要得到?於是就開始搶吃的,從別人手裡搶過大餅、油條,拼命往嘴裡塞,任憑如何打罵,他們一概忍受,只是死不吐出到了嘴的食物。實在無法一口吃下的,如半碗稀飯,也會吐上一口痰,使你只得讓他吃了。 學校立即進行思想教育,說明這些人都是農村的地富反壞,不願老實接受勞動改造才逃出來。不久這些要飯的果然被統統趕走,我們自然毫不懷疑他們是罪有應得,共產黨領導下還會有人餓死?

胡平:55年前的今天
2023-12-25

知青生涯對我們這代人是刻骨銘心的。我們這代人也寫下了大量的回憶與反思的文字。但其中有兩點最不容易被別人理解。其一是知青之苦。知青最大的苦還不是勞作的艱辛與生活的貧困,知青最大的苦是對前途的渺茫。這種苦是很難寫出來的。其二,毛時代,尤其是文革,在歷史上太獨特、太不正常,那個時代的人們的心態,很不容易被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包括外國人,包括我們的後代——所理解。知青生涯就是典型一例。

老高三里沒「頑主」(圖)
2023-12-16

1968年9月9日,從北京出發到內蒙古土左旗插隊的知青,經過一夜的旅途到達旗政府所在地察素齊。在旗中學滯留了一天,11日上午這群北京來的知青又分赴坐落在土默川平原上的各個村莊。我被分配到一個叫雨施格氣的村子。後來我一直就稱它為雨村。一個挺好聽的名字,好像還有點詩意似的。一起登上送...

上山下鄉運動的序幕(圖)
2023-11-30

1949年以後,新生的革命政權全面模仿蘇聯體制,實行統包分配的就業制度。不過,統包分配面對的是大中專院校和技校的畢業生,小學與初高中畢業生則不在其內。於是如何解決這些人的就業問題,就成了統治者面前的一個難題。1954年,蘇聯開展了以城市青年為主體的墾荒運動。他們在短短兩年裡就動員...

攘外兼安內
2023-11-30

我看到一篇西方記者的報導,說,歷史上,沒有哪一個國家在戰爭爆發之前,能有像中國現在這樣充足的準備。此言不虛。我們常年處於盤馬彎弓箭不發的臨戰狀態,許多工作都是圍繞戰備展開的,比如在牧區發展農業、搞糧食自給就有這層意思,不僅是要改變南糧北運的狀況,也是為了建造一個戰時打不爛的糧庫,...

張鳴:文革十年洗禮和知青的負資產 我們這一代的痛(圖)
2023-11-26

這樣缺乏教育、缺乏教養的一代,我們中的某些人,卻特別的自負,特別的自以為是。上山下鄉的特殊經歷,讓我們這輩人有了別的代際沒有辦法分享的人生,儘管這種人生到底是負面意義更多,還是正面價值更大,其實還可以討論。但我們這一代的好些人,卻一定認為這樣的經歷就是寶貴的財富。這點財富,再加上點亂七八糟的知識,就足以傲視後面的多少代。

我們用皮帶抽打「偷漢」的三娃
2023-11-02

一、那年,從北京乘火車南下的知青隊伍,在西安換慢車,到銅川換汽車。沿途所見,景色越來越荒涼。卡車到達延安後,我們被以學校為單位分到各個縣。去安塞和志丹的繼續向北,去延長、延川的向東,去富縣和甘泉的又折回向南。我們這些向東的人都乘敞篷卡車。數九寒天的,也沒覺得太冷。總之一直到了公社...

赫魯雪夫對中國上山下鄉的影響(圖)
2023-11-01

上次說到毛的新村夢,其實就是他的中國夢。它雖然不容迴避,但那是上世紀20年代初曇花一現、幾乎沒人注意的一件事情。風水輪流轉,明年到我家。30年以後,即上世紀50年代,歷史居然給了他把這個夢想付諸實施的機會。1949年以後,最早上山下鄉的應該是以八千湘女上天山為開端的援疆事件。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