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唯一死在抗戰中的中共將軍左權,幾乎是自殺

——原題:還原中共「英雄模範」之左權

從左權的故意求死看,他嚴格意義上算不上是為抗日而死,更不是為國犧牲,更與200多位戰死在抗日沙場上的國民黨將軍,不可同日而語。只是不知在他求死的那一刻,是否後悔當初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中國八年抗日戰爭,國民黨將領戰死沙場的至少有200位,而龜縮在延安的中共卻藉機發展壯大,所謂的抗日也是小打小鬧,更別提有多少將領為國捐軀。中共尚可以吹噓的死在抗日戰場上的將軍惟有高敬亭和左權。前者曾任新四軍第四支隊司令員,後者是國民政府授予國民革命軍陸軍少將軍銜的八路軍副參謀長。不過,由於前者因“路線錯誤”被中共所殺,因此一直被封殺,而後者雖然一再被提及,但中共卻掩蓋了左權之死背後的真相。

被打成“托派份子”受處分

左權1905年生於湖南醴陵縣,與毛澤東是老鄉。1924年進入國民黨黃埔軍校,成為第一期學員。彼時,中共黨員業已聽從共產國際的指令,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藉機發展壯大。他們不聽從孫中山的命令,在國民黨內部奪取組織等權力,並秘密發展中共黨員。在這樣的背景下,左權結識了時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的中共黨人周恩來,在其蠱惑下,加入了中共。

北伐戰爭勝利後,國民黨開始“清黨”,左權前往蘇聯,先後在莫斯科中山大學、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留蘇期間,左權學習成績優異,但卻從不主動向被共產國際欣賞的王明靠攏,據說這引起了王明的不滿。1928年的一天,左權和一些留蘇的中國同學一起在宿舍吃了一頓中國飯,王明就此大做文章,說他們是“江浙同鄉會,有托派嫌疑”。自此左權就被戴上了“托派嫌疑”帽子,受到嚴格審查。

熟知歷史的人都清楚,當年蘇聯的托洛茨基曾與斯大林進行了一場“兩條路線”的殊死鬥爭,最後以斯大林大獲全勝告終,“托派”份子被殺被流放不計其數,僥倖逃得性命者政治生命也難以恢復。就連托洛茨基本人,也在亡命天涯墨西哥之後被追殺。而在中國,中共首個總書記陳獨秀也是因為站在“中共只能要求召開國民會議以解決國家的最重要問題”的托洛茨基派一邊,而被共產國際拋棄,不僅被撤銷了總書記職務,還於1929年被中共開除出黨,死後迄今仍頂著犯了“右傾機會主義”錯誤的大帽子。

可以想見,左權被戴上了“托派份子”的帽子,是件很嚴重的事情。1930年,左權回國後到中共在井岡山的老巢工作,而王明則在1931年取得了中共的最高領導權。也因此,左權成為當時中共肅反擴大化首當其衝的受害者,於1932年被撤銷紅十五軍軍長兼政委之職,並被給予留黨察看的處分。此後左權多次申訴,但王明始終沒有撤銷給他的處分。

左權戰場上主動求死

1936年底,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軍事叛變後,蔣介石被迫答應再次進行國共合作。中共紅軍被改編為八路軍,32歲的左權被任命為副參謀長,同時兼任八路軍第二縱隊司令員。

1942年5月,日軍調集重兵包圍了太行山八路軍總部,總部機關人員趁黑夜分散突圍。根據中共官方報導,左權在山西省遼縣麻田村附近指揮部隊掩護後方機關突圍轉移時,身上多處被日寇的炮彈彈片擊中而壯烈犧牲,年僅37歲。其遺體被就地掩埋,但被日軍挖出,照相,登在了報紙上。

而左權的內弟劉志麟給他的姐姐、左權的妻子劉志蘭的信中,詳細記載了左權犧牲的經過:“……這時叔仁(左權字‘叔仁’)仍是非常沉著鎮靜,帶著一些非武裝的幹部突圍,一路上力竭聲嘶的喊著‘快些走’。當通過第三道敵人火力封鎖口時(也是最後的),敵人火炮轟擊得很厲害。他叫別人都卧倒,準備炮彈稍停再突擊。但是他一個人仍繼續前進(一個衛士也沒有),剛走了兩步,不幸被敵人炮彈擊中頭部,當時一言未發犧牲。”

另據河北省政府新聞辦公室主辦的《長城線上》網站上的一篇詳細記述左權將軍的文章記述:“一顆炮彈在他身旁爆炸,飛濺的泥土劈頭蓋臉揚了他一身。作為一名老兵,他應知道緊接著會有第二顆炮彈射來,他應先卧倒,然後一個側滾翻,就可避開第二顆炮彈,這個動作下意識就能做到。然而他沒有這樣做,而是連腰都沒彎一下,站在高地上一直大聲喊著指揮突圍,完全將自身的安危置之度外。果然第二顆炮彈又向他射來,他的喊聲戛然而止,硝煙過後,他的身影也從山口處消失了!”

顯然,從後兩者的描述中,可以推斷左權是在主動“求死”,因為他是完全可以避讓開炮彈的。對此,彭德懷也曾不解的發問:作為訓練有素的高級指揮官,左權應該完全能辨別出炮彈飛行的聲音和角度,但是他沒有躲避。這是為什麼?為何他要主動“求死”?

求死背後有因

左權主動“求死”的一個重要原因應該與其頭上的“托派份子”的帽子有關。1941年的一個晚上,左權找到彭德懷,流著眼淚說:“王明在中央,我永遠也翻不了身!”當年,他再次寫信向中共高層和毛申訴,但卻沒有收到任何結論。心灰意冷的左權很可能借戰爭之機,選擇了輕生之路。

而左權生前留給其妻的家書中寫到:“如逆流萬一不幸來到,你盡可不必顧及我,大膽地按情處理(女兒)太北的問題…。”照常理推斷,這所謂的“逆流”應指因托派問題恐遭不測。

左權死後,劉志蘭六年後嫁給他人,但她一直為其“申冤”。直至1982年胡耀邦任中共總書記期間,中共才取消了對左權的“留黨察看”處分,而此時已距其離世已整整40年。然而,這個決定中共並沒有公開。

簡評

從左權的故意求死看,他嚴格意義上算不上是為抗日而死,更不是為國犧牲,更與200多位戰死在抗日沙場上的國民黨將軍,不可同日而語。只是不知在他求死的那一刻,是否後悔當初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