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王光美:毛澤東跳舞說他腦子壞了

王光美在吳印咸攝影集出版新聞發布會上發言(圖源:VCG)

黃崢執筆的《王光美訪談錄》記載:一天在春藕齋舞會上,毛主席跳舞時對我說:“我現在睡眠不好,腦子壞了,今後要少奇同志多做工作。他的擔子重了。”我回來告訴少奇,少奇沒說話。這些是我接觸到的一些情況。

王光美:這裡我想說一下1953年毛主席批評“擅自發出文件”的事。毛主席的批示收進了《毛澤東選集》第五卷,影響比較大。我覺得應該把我所知道的情況講出來。

黃崢:《毛選》第五卷是1976年、1977年編輯出版的,收入毛主席1953年5月的這個批示時,經過刪節,還取了個服務當時政治需要的標題:《對劉少奇、楊尚昆破壞紀律擅自以中央名義發出文件的批評》。這個標題是當時編書的人加的。這樣做,是完全違背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的。

王光美:毛主席的批評,我認為肯定是誤解了。當時中央的領導同志,少奇同志也好,恩來同志也好,朱德同志也好,尚昆同志也好,絕對沒有要背著毛主席擅自發出中央文件的想法和做法。我了解一些情況,也許不完全,但可以講出來作分析參考。1952年11月,少奇同志在蘇聯黑海邊索契休養時,江青也在那裡。有一天她到我們住的地方來看望,很認真地對少奇同志說:“主席身體不好,以後中央會議上已經原則決定的事,你們幾位領導同志可以辦的,就不要事事請示主席,讓主席多活幾天。”少奇回來以後,把這個情況同周恩來、朱德等幾位領導同志講了。當時大家認為,這可能也是主席本人的意思,因為主席曾幾次說過類似意思的話。這樣,有些具體小事的文件就不送主席了。

可能毛主席發現報他的文件減少,引起他不高興。1953年5月19日,主席在寫給少奇、尚昆同志的信中,說了幾件事,其中有一條說:“嗣後,凡用中央名義發出的文件、電報,均須經我看過方能發出,否則無效。請注意。”同日,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同志就處理中央政治局會議、書記處會議等文件的情況給毛主席寫了報告,報告中說:“中央政治局會議和書記處會議的決定,每次是由我整理的,送少奇、恩來兩同志審查後,用中央辦公廳名義發出的,遵照來示精神,今後亦應送你閱後再發。過去未送,是應由我負責的。現將5月14日政治局會議決定的通知送上,請即審閱,以便發出。”毛主席在楊尚昆同志的報告上寫了一些批語。批語是寫給少奇、恩來、彭德懷、楊尚昆同志的。其中說:“請負責檢查自去年8月1日(八一以前的有過檢查)至今年5月5日用中央和軍委名義發出的電報和文件,是否有及有多少未經我看過的(我出巡及患病請假時間內者不算在內),以其結果告我”。毛主席讓檢查的這段時間,共9個月多一點。這中間少奇至少有一半時間沒有批發文件:1952年9月30日至1953年1月11日,少奇去蘇聯參加蘇共十九大和在蘇聯休養,三個半月不在國內;1953年3月上旬至4月初,少奇因治盲腸炎,手術住院,出院後在新六所休息,將近一個月沒有工作。

另外,這期間毛主席1952年11至12月視察黃河,1953年春幾次因病休息。當然,不論檢查文件的結果如何,少奇、恩來、尚昆同志他們都會主動承擔責任。從我接觸到的情況來看,我認為,毛主席的批評不是針對少奇同志的。《毛澤東選集》第五卷收入這一篇,加上的那個標題,是沒有根據的。

江青從蘇聯回國後,1953年冬住在玉泉山,有一天約我去談話。她又說了在蘇聯索契講的那個意思。她對我說:“你要甘當無名英雄。我協助主席,你要協助好少奇同志。今後少奇同志的責任將越來越重,你要照顧好他的身體。”還說:“周揚告訴我說少奇同志和你曾經到街上湖南飯館吃飯。可不能到外面去吃飯喲,那太危險了!”江青說我和少奇曾到湖南飯館吃飯,沒有這回事,是她弄錯了,但當時我未作解釋。後來知道,是周揚同志有一天去西單曲園酒樓吃飯,飯館的老闆講起,他們店的湖南菜做得很地道,曾用來招待劉少奇同志。其實這位老闆指的是我父親曾為接待少奇到曲園酒樓訂菜。周揚同志有次在江青面前講到了這事,不知怎麼竟引起她的注意。回家後,我把江青的談話告訴少奇,他一句話未說。那段時間中南海的春藕齋、紫光閣常有周末舞會,毛主席、朱老總和少奇我們去春藕齋,周總理去紫光閣那邊。一天在春藕齋舞會上,毛主席跳舞時對我說:“我現在睡眠不好,腦子壞了,今後要少奇同志多做工作。他的擔子重了。”我回來告訴少奇,少奇沒說話。這些是我接觸到的一些情況。當時的背景是毛主席正在考慮中央領導分一線、二線。實際情況可能非常複雜,許多事情我不知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王光美訪談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