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2018年 90後終於慘死

他們在微博上咒罵人生,又在微信里體面地生活。他們用‌‌「佛系‌‌」、‌‌「社畜‌‌」、‌‌「人間不值得‌‌」來自嘲自黑,調侃完了又好端端地在人間待著。他們說不喜歡2018,但還是硬著禿頭向著2019前進了。喪還是喪,沒耽誤他們一點點適應著這個不符合期待的,艱難殘酷的世界。

真的太累了,每天都想要是沒買房就好了,不用這麼累。或許只有落地窗外的風景值得。

我不喜歡2018。想必你也一樣。

從金庸到Stan Lee,熟悉的英雄大俠離我們遠去,喜歡的漫畫一部接一部地完結。

向童年告別,還只是90後感受殘酷的千萬種方式之一。

2018年,90後到底過得怎麼樣?

這些來自讀者的故事,像一則則慘淡的寓言:童年過去不復返,不到三十的人生將越來越艱難。

第一次,90後明白了自己有多蠢

Mme Lee女24北京檢測行業

2018年是受騙的一年。

最好的朋友借了高利貸,為了還上利息,她開始向我們所有的朋友騙錢。

我和她關係太好了,從來沒有懷疑過她的狗血謊言。奶奶得了癌症,媽媽摔了腦震蕩,爸爸又出了車禍摔斷了腿…後來在她爸爸在給奶奶下葬的時又突發腦溢血,我居然才開始懷疑——出車禍腿斷了,這麼快就能出院哦?

那時候我也剛剛來北京,一個月的實習工資1760,我掏空了口袋借給了她4500。

這筆債我討了幾個月,她和她的家人換掉了所有的聯繫方式。沒有人想想我在北京身無分文是怎麼生活的。

我終於認同了那些中年人的論調:‌‌“在金錢面前,友情屁都不是‌‌”。

我也看透了自己,原來我只是一個愚蠢又天真的人,這真是讓人失落。

最近我換了工作,又遇到了一個時不時向我借錢的同事。上一次我借給她160,沒有還。我反而鬆了一口氣,不還也好,起碼以後不會再來找我借了。

現在,我終於學會直接拒絕一些人了。但是在複雜的社會上保護自己,我可能還差很遠吧。

第一次,90後做出了自己的決定

小酒女26天津學生

2018年,我跟父母斷絕了關係。

我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傳統家庭,父母覺得女孩子不需要讀書,早點嫁出去,讓他們輕鬆收個幾十萬的彩禮就行了。

可我本科畢業之後,一直想要讀研。

繼續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我肯定就別想了。我一個月工資5000元,他們給我要走4000,還全都扔進了保健品、理財的深坑裡。我眼睜睜地看我媽兩個月被騙走了4萬,我將近一年的辛苦錢。

後來每次見面就是吵架,要錢。我說給不了,他們就沖我發脾氣。生活在一起真的太痛苦了。

狠下心斷絕關係之後,我攢了一點錢就辭了職,剛剛考完了研。

我想我只是沒有那麼幸運,沒有得到無條件的愛,沒有得到父母的包容呵護。

但我不怕他們不愛我,我只怕自己不夠努力,我希望可以靠自己活得更好。

第一次,90後體會到自己渺小如螻蟻

喬安女26歲廣州互聯網行業

去年從電視台辭職的時候,我以為安穩清閑的工作配不上我。

沒想到,工作越換越差。

今年公司人員調整,把我賦閑到了行政崗位。我被迫換新公司,又被調到了不喜歡的運營部門。後來我們的項目又被整個裁撤,只能內部轉崗。我現在正在不斷地面試,被領導們挑來挑去,心情是崩潰的。

就算是調崗,領導們也更青睞95年、96年的小朋友。他們工作能力強,滿腦子新鮮創意,又能接受朝9晚12地工作強度,我根本熬不下來。面試幾天了還沒有結果。

今年找工作的環境不好,再不喜歡的工作,我也只想焦頭爛額地先保住它。

過去我以為機會遍地都是,現在才發現選擇權根本不在我手上。

每天都被人撥來撥去,像一個渺小的螻蟻,在陌生的環境里煎熬著。我很焦慮,完全不想說話,晚上一個人在家裡,除了睡覺什麼都沒力氣做。

明年形勢好一點了,我還是想換家公司,就算是降薪,我還是想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第一次,90後被迫承擔起家庭重壓

張張男24歲北京互聯網行業

今年7月,我獨自來北京闖蕩。

十一我老婆來北京玩了幾天之後,懷孕了。

雖然是互聯網行業,但我吃了學歷的虧,只有幾千塊的工資,精打細算每個月勉強能存下來1000塊錢。

最忙的時候,我連著23天沒有休息。晚上到家已經10點多,看著手機就睡著了。攢了100多個小時的調休假,從來沒有時間用。跟我一起來的同事全辭職了,只有我不敢走。心裡想著孩子,我真的很怕以後找不到這樣的工作機會了。

多少苦我都可以吃,可還是對未來一片迷茫。

雙方父母都沒有退休,誰來帶孩子,奶粉尿布錢從哪裡來,我要不要回老家...全都是撲面而來的壓力。

現在老婆去做檢查,一次花掉幾百上千塊,用的還是我們結婚時收的禮金。

北京也沒幾個朋友可以聊天,壓力特別大的時候,我就去樓下擼串喝兩瓶啤酒。一個人在那兒呆坐很久,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老家幾乎沒有合適的工作,可我還是決定明年回去了。

起碼,我要一直陪著我的孩子。

第一次,90後被負債捆住手腳

豆豆女27北京app運營

2018年,我在北京買了房。

沒什麼好羨慕的,真的太累了。

我不光背著貸款,湊首付時還跟朋友們借了163萬,每個月工資一到就要還錢,留給衣服包包鞋子的預算幾乎要歸零了。

閨蜜要去英國,朋友們在群里熱烈地討論代購哪個包包的時候,我只能幹巴巴地插一句:‌‌“哇,好棒。‌‌”

我當然超想買,可惜對現在的我而言它們實在是太貴了,這種心酸只能自己艱難地吞咽。

更累的是我沒有了辭職的勇氣。

我以前多瀟洒呀。之前的三年,我只要攢夠了錢就辭職,出去玩上一兩個月。

現在哪兒還敢,為了賺錢我一點休息時間都沒有了。周末出門必帶電腦,隨時都要處理工作。有活動的時候,每天晚上要盯到一點,完事兒還要寫總結,睡覺都是兩三點的事兒了。

真的太累了,每天都想要是沒買房就好了,不用這麼累。

過去,你感覺90後實在太喪了。用不著別人來罵他們‌‌“垮掉的一代‌‌”,他們自己早早就躺平了。

現在,你發現他們就是這樣一群矛盾又可愛的青年。

他們在微博上咒罵人生,又在微信里體面地生活。

他們用‌‌“佛系‌‌”、‌‌“社畜‌‌”、‌‌“人間不值得‌‌”來自嘲自黑,調侃完了又好端端地在人間待著。

他們說不喜歡2018,但還是硬著禿頭向著2019前進了。

喪還是喪,沒耽誤他們一點點適應著這個不符合期待的,艱難殘酷的世界。

凜冬將至,那就來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界面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