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製造大衰退50年首見 北京180度大轉彎為時已晚?歐盟助陣川普側翼來補刀

日本大廠披露,中國經濟太糟糕,訂單衰退近半世紀首見。中國汽車及設備製造商的訂單大跌30%。在經歷“國進民退”逆潮之後,受貿易戰打擊,中共180度大轉彎大唱“扶植民企,超越西方”。學者分析,為時已晚。歐盟本周六開始,將對中國電動自行車徵收最高79.3%的關稅,助陣川普反擊中共側翼補刀。經濟學家何清漣指出,中國市場優勢不復存在。中共在對美貿易談判中作出部分讓步,包括對美重啟雞肉市場。外界認為,這很可能是中共“訂單外交”的一部分,未有實質性進展。

中國經濟太糟糕,訂單衰退近半世紀首見

華爾街日報》報道,1月17日,蘋果供應商之一的散熱大廠日本電產宣布,將截至3月31日為止的會計年度營收預期下調10%,將至1.45萬億日圓,全年獲利則大幅下調25%。

日本電產董事長兼執行長永守重信表示,由於中國市場需求疲軟,日本電產在去年年底,將供應給中國汽車及設備製造商的訂單大砍了30%。

他還說,11、12月的業績相當不尋常,“我擔任經營者將近半個世紀,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公司出現這麼大幅度的單月訂單衰退。”

中共欲扶植民企“趕超西方”恐怕為時已晚

去年一年,中共對民營企業的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在貿易戰的打擊下,本來就走下坡路的中國經濟遭受沉重打擊,企業為度過難關,只好降低成本,裁減用工數量,許多行業出現失業潮。此前大力推行的“國進民退”政策難以為繼,中共開始轉變腔調“扶植民企”。

民企承擔中國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就業,自去年下半年貿易戰開始不久,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不斷喊話扶植民營經濟,強力扶持民營經濟,希望民營企業帶頭“技術趕超西方”。

據《中央社》報道,上海復旦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孫立堅表示,中共欲強力扶植民營企業,是中共在貿易戰中,認知到中共政府長期以來依賴外國技術,終究無法成為“強國”,選擇強力扶持民營經濟才能將製造業做大。

孫立堅指出,目前包括北京、天津等7個省、市,都已下調今年經濟成長,中國經濟形勢嚴峻,在此期間要扶植民營企業難度很大。中共沒趁經濟高速成長時期讓民營企業成為帶領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力量,現在做為時已晚。

歐盟將對中國電動自行車徵收最高79.3%的關稅

針對中共的關稅壁壘和不平等貿易行為,不僅美國以貿易戰方式予以還擊,歐盟也開始對受益於中共國家補貼的產品徵收高額關稅。

路透1月18日報道,歐盟將於1月19日(周六)開始,對從中國進口的電動自行車徵收18.8%到79.3%不等的關稅。歐盟採取這一舉措,是因為歐洲電動自行車廠商認為,受益於不公平補貼的中國廠商所生產的電動自行車,以價格低廉而在歐洲市場泛濫。

這一措施在上月底由歐盟國家投票通過,在這之前,歐盟委員會代表28個成員國進行了調查,發現從2014年到2017年9月,從中國進口到歐盟的電動自行車數量增長了超過兩倍,市場份額飆升至35%,但與此同時平均價格卻下降了11%。

調查結果還顯示,中國廠商不僅因為鋁價格受管控而受益,還受益於有利的融資條件、土地使用權以及稅收優惠等。

投資福地已破滅

經濟學家何清漣最近指出,《華爾街日報》2018年12月14日刊登標題為《在華夢想破滅,美國企業家準備打道回府》的文章,談到在華外企受到成本猛漲、稅負攀升、政策收緊和反覆無常的監管規定影響,普遍認為他們在中國市場上的好日子已經結束。

另有分析指,除土地價格與工資上升之外,外商在華投資還必須付出企業監管成本(指政策、法律不透明等引起的費用與損失)和外部成本(比如知識產權的保護,商業信用等)這兩類與政府行為密切相關的費用。

外企更因陷入知識產權困境苦惱。近年來,美國在知識產權方面與中國發生許多糾紛,花費極大力氣打官司,但即使如此,也無法解決中國企業持續不斷的侵權問題。

德、法在華企業也都遇到被中方合作者偷竊技術另起爐灶之事。中國盜竊知識產權這一問題延續至如今,成為中美貿易戰的原因之一。

何清漣認為,上述事實說明,中國早就不被跨國公司視為“投資福地”。中美貿易戰只是堅定了外商撤資的想法,加劇了中國的困境。

中共擬向美國重開雞肉市場

中共副總理劉鶴即將率代表團赴美國,就貿易問題展開新一輪談判。

《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美國和中國的貿易官員在談判期間,重點是試圖解決市場准入的問題,其中一項是雞肉市場。2015年1月,美國爆發禽流感後,中國禁止所有美國的雞肉、雞肉製品及雞蛋進口。當時美國禽類與蛋類出口委員會發言人稱,2014年美國向中國出口約3億美元的禽類肉製品,當中包括鳳爪和火雞。

報道指出,美國禽類產品公司認為,首要的問題是要確定中國的進口配額和技術標準。一旦談判確認重新開放雞肉市場,包括Sanderson Farms及Pilgrim's Pride等大型美國肉類企業,將可望奪回中國的部分市場。

外界認為,中共對美國作出的部分讓步,是迫於國內經濟下滑壓力加大,實際上還是一種“訂單外交”,以緩和貿易對中國經濟的衝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