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五一六通知》:毛跨出走向「神壇」的最後一步

「這個通知的重要性還在於,在中央決策的組織形式上,毛更藉助於這次政治局擴大會議完成了他一個人挑戰、推翻了整個中央決定的歷史轉折。《五一六通知》標誌著毛正式凌駕於『中央』之上,開始了他一個人說了算——他的話才是『最高指示』的新階段。」

中共執政後,放了很多“二踢腳”,但是,有關文化大革命的《五一六通知》則是歷史上的一響重炮。值此《五一六通知》53周年之際,我們再回顧一下毛澤東一言九鼎下的中共政治局在當年發出的這個反對“資產階級在黨內代理人”的檄文有何歷史和現實意義。

五一六通知

每個從文革過來人都知道,對於當代中國人來說,《五一六通知》意味著什麼。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向全國黨員發出號召:向各類封資修猛烈開火,從而捲起了文化大革命的狂瀾,不僅席捲中國大地,而且波及整個中文世界,甚至影響了亞非拉歐大洋洲各大洲的共產黨和左派掀起世界範圍的文革熱。

就在那一天,中共中央給全國各級黨單位發出一個“通知”,要求大家“運動啦!”,吹響了全中國的文革號角。這個通知就是毛澤東起草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史稱《五一六通知》。

按照通知,中共高層也就是毛澤東,撤銷了《二月提綱》和“文化革命五人小組”及其辦事機構,設立了一個政治局常委也就是直接由毛澤東領導的“文化革命小組”,也就是眾所周知的毛澤東妻子江青當“旗手”的那個小組。這是毛髮動文革非常重要的一步。

江青是文革旗手

這個掌握了文革規模和方向並有話語權和真正實權的小組組長是曾給毛當過秘書的陳伯達,副組長但管事的就是江青,其他重要成員還有後來被批為特務的康生。實際上,中共三巨頭毛澤東、林彪、周恩來都積極策劃或參與了所有文革小組的重大活動並不斷發號施令。特別是江青,直接聽命毛澤東,經常把毛澤東抬出來或以毛的名義頤指氣使,號令全國。

人們常說,所謂十年浩劫的文革是1966年開始的。但早在1964年7月,毛澤東成立過一個領導文化革命的五人小組,組長是中共元老北京市長彭真,成員包括康生、陸定一、周揚和吳冷西。到了1966年2月,這個小組曾提出了一個《關於當前學術討論的彙報提綱》,也就是《二月提綱》。當時,歷史學者北京副市長吳晗因為一部《海瑞罷官》作品被指是為彭德懷翻案而遭到了殘酷圍剿和批鬥,彭真領導的這個文革小組認為,《海瑞罷官》應該只限於學術討論。

到了4月,毛澤東指示上海文人姚文元撤銷了《二月提綱》,並開始批判彭真、羅瑞卿、陸定一和楊尚昆。(彭羅陸楊),一直到5月16日,正式發文把彭真小組和二月提綱徹底否定,推出了實際上由江青挂帥的中央文革小組。因撰寫了《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一炮而紅的姚文元,還有上海宣傳幹部張春橋,都是江青旗下的這個中央文革小組的重要幹員。順便說一句:後來被稱為《四人幫》的主要都是這個文革小組的,再加上文革中被火箭式提拔為中共中央副主席的上海造反工人王洪文(王張江姚)。

毛澤東的這個《五一六通知》,對《二月提綱》展開大批判,提出一套更左的理論、路線、方針、政策,要求各級黨委停止執行二月提綱,佔領文化領域,對各單位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猛烈開火。《五一六通知》一發,全國進入“實戰狀態”,各地到處開花,文革炮聲隆隆,硝煙瀰漫,百分之五的全國老百姓,中“彈”倒下。按照當時的人口估算,被打倒批臭的各類壞分子階級敵人,有成百上千萬。後來據葉劍英一次講話,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數,也有兩三千萬。

毛澤東提睡在身邊的赫魯曉夫

毛澤東修改後發表的這個《五一六通知》,火藥味甚濃。他說:中央到地方,都有一批資產階級代表人物。通知還要求清洗這些人物,不要讓他們領導文化革命。《五一六通知》里這句話流行全國:混進黨里、政府里、軍隊里和各種文化界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一旦時機成熟,他們就要奪取政權,由無產階級專政變為資產階級專政。

毛澤東的這句話,有很強的針對性,在文革中受到廣泛引用和傳播:“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們識破了,有些則還沒有被識破,有些正在受到我們信用,被培養為我們的接班人,例如赫魯曉夫那樣的人物,他們現正睡在我們的身旁,各級黨委必須充分注意這一點。”那以後不久,毛澤東就把長期的戰友、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劉少奇(1898年11月24日-1969年11月12日)給拋了出來,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直到斗死在河南某地。文革中的人們稱劉少奇為“劉赫魯”,是“睡在毛澤東身旁的赫魯曉夫”。

其實,中共高層的《五一六通知》,還只是一份內部文件,傳達對象是各級黨委和黨員幹部,而過了十幾天後,也就是到了1966年的6月1日,中共通過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後來又接二連三發表社論,把五一六通知內容捅向全國,這時,全國性的文革才算真正發動起來,各地造反派才真正磨刀霍霍,殺向地富反壞右和一切他們認為是“封資修”的東西和個人。

宋永毅:五一六通知的意義

今天,回憶53年前的中國意義何在?在美國洛杉磯的文革史專家宋永毅教授說:意義在於提醒世人不要遺忘歷史,忘記過去就意味著愚昧。宋永毅說:具體的文革應《五一六通知》之前就已經開始了,這在文件本身中就有具體的說明。他說:“《五一六通知》有好幾個附件,其中附件二有上萬字,題名為‘一九六五年九月到一九六六年五月文化戰線上兩條道路鬥爭大事記’,就詳細地記載了毛在文化戰線上和彭真(後台為劉鄧中央)等人的鬥爭。”

宋永毅是美國乃至世界漢學界知名的文革研究者,他長期以來一直致力於將中國文革資料和所有政治運動資料數字化,並在國際上頗有名聲。宋永毅2019年5月16日對美國之音說:53年過去了,今天我們談《五一六通知》有何意義?他說:我以為它主要是把毛文革正式上升到理論化、綱領性的階段,還提出了要大規模地清洗“混進黨里、政府里、軍隊里和各種文化界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的運動形式。

紐約時報曾報道,宋永毅出生於上海,“文革”期間,17歲的宋永毅因為參加上海地區兩次炮打張春橋的活動,被打成反革命隔離審查五年多,使得宋永毅從毛澤東的追隨者成為毛澤東的反對派。1977年宋永毅考入上海師範大學中文系,1989年後到美國留學。1999年8月宋永毅回中國搜集文革資料被扣押半年,當局說他竊取國家機密和向境外提供資訊。

後來歷經十多年,宋永毅完成了相關的資料庫,其中一個就是《中國文化大革命資料庫(1966~1976)》。宋永毅對美國之音還說到了《五一六通知》,他說,這個通知的重要性還在於,在中央決策的組織形式上,毛更藉助於這次政治局擴大會議完成了他一個人挑戰、推翻了整個中央決定的歷史轉折。

“《五一六通知》的內容主要是批判並撤銷了原中央一九六六年二月十二日批轉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組關於當前學術討論的彙報提綱》。而當時的中央是劉鄧在主持,是大多數的集體領導。他們並不同意把吳晗關於‘清官’問題的歷史討論政治化。但是《五一六通知》標誌著毛正式凌駕於‘中央’之上,開始了他一個人說了算——他的話才是‘最高指示’的新階段。”

去年年初,中國修改了一種初中歷史教科書,因為刪改了“文化大革命”內容而引起爭議。有網友用截屏方式對比新舊教科書發現,新教科書刪去了“文化大革命”獨立的一課,將其合併到其它課。另外,舊版教材寫“毛澤東錯誤地認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黨和國家面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而新版教材將“錯誤地”三個字以及“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刪除。

這套新教材還寫道:“人世間沒有一帆風順的事業,世界歷史總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過程中前進的。”這句被網友認為有洗白“文革”的嫌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