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紅朝密聞:江青血腥的美容秘招

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第四任妻子江青,十分注意自己的身體與容顏。《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曾披露,江青一個「養生駐容」的方法,就是「輸年輕人的血」。

毛澤東和第四任妻子江青(資料圖片)

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第四任妻子江青,十分注意自己的身體與容顏。《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曾披露,江青一個“養生駐容”的方法,就是“輸年輕人的血”。

由英籍華裔作家張戎和丈夫哈利戴共同撰寫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披露,江青的生活方式極端奢侈,1969年“中央文革”解散後,江青沒有具體的行政職務,有了閑工夫。她打牌、騎馬、養寵物,甚至還養了只猴子。

江青還愛好攝影,於是軍艦在海上游弋,高射炮對空發射,博得她哈哈大笑地說:“真過癮,今天我可搶拍了好鏡頭。”

廣州一個專為她修的游泳池,用的是幾十公里外運來的礦泉水,路為她而開闢,使她得以舒適地遊山玩水,開路不那麼容易,有的離她住處不遠,工程兵不準用炸藥,怕響聲嚇著她,只好用火燒、水激等辦法來砸開石頭。

她一時心血來潮,可以叫專機把一件大衣從北京送到廣州,也可以叫空軍的大型運輸機把一張卧榻從青島運來北京。她的專列,像毛的一樣,隨時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客貨列車都要讓路,運營計劃也要打亂。

江青非但不感到慚愧,反而說:“為了我休息好,玩得愉快,犧牲一些別人的利益是值得的。”

書中說,“別人的利益”還包括鮮血,江青總是在尋找養生駐容之道,林彪夫人葉群告訴她,有一個訣竅是輸年輕人的血。於是中央警衛團挑了幾十個警衛戰士,檢查身體後選了四個人,再從中間挑了兩個把血輸給江青。

輸完血後,江青請他們吃飯,對他們說:“你們為我輸了血,你們的血和我的血同時在我的體內流動,你們一定會感到很自豪的吧?”

接著又告誡他們:“為我輸血的事,你們不要到外邊去說了,你們要知道,中央領導人的身體情況是嚴格保密的,你們就當個無名英雄好了。甘當無名英雄也是光榮的。”

江青性格古怪為人刻薄

書中還說,江青性格古怪、為人刻薄,讓身邊的工作人員嘗盡苦頭。

比如,江青怕聲音怕到了荒謬的地步。連細雨聲,風吹草動聲,鳥唱蟬鳴聲,她都反感,並且叫嚷:“聲音太大啦,受不了啦!”怕聲音怕得最厲害的時候,工作人員走路時不準穿鞋,兩條腿叉開,兩隻胳膊抬起來,以免發出摩擦聲。

工作人員在她旁邊時,不準大聲呼吸;嗓子癢了,也不準咳嗽。

她住在北京的釣魚台,這是一個有42萬平方公尺的大庭園,她住的樓在園子中心。可她還抱怨不安靜,把隔壁的玉淵潭公園也關閉了。

廣州的別墅“小島”坐落在珠江畔,江青一到,附近的水路交通便停運,遠處的一個船廠也停了工。

江青的房間溫度冬天必須保持攝氏21.5度,夏天26度。她覺得溫度不對時,哪怕溫度表指到她要求的度數上也無濟於事,她會破口大罵:“你們在你們的後台指示下,在溫度表上弄虛作假。”“你們合夥來對付我,有意傷害我!”

有一次,她說她房子里“有風”,護士無論如何找不到風源,她就抄起一把大剪刀狠狠地向護士扔去,護士躲閃得快才沒有受傷。

“為我服務,就是為人民服務”——江青常常這樣告誡身邊工作人員,這也是今天很多中共貪官的邏輯。

江青形容自己是毛的一條狗

江青原名李雲鶴,是山東諸城人,1934年在上海以藍蘋為藝名做電影演員,1937年秋到延安,改名江青。據史料記述,1938年夏天,毛澤東在其狗頭軍師康生的“引薦”下,跟25歲的江青認識。

在毛澤東以前,江青有過四個丈夫或同居者,他們是:江青在魯試驗劇院的同學魏鶴齡、49年後曾任中共天津市長黃敬、電影評論家唐納、電影導演章泯。

而毛澤東和江青認識後,即邀請江青去住處長談,留飯,留宿,當夜毛澤東和江青同居了。

同年江青與毛澤東結婚,當時毛與第三任妻子賀子珍並沒離婚,賀被毛逼走,去了蘇聯。

毛澤東發動的10年文革浩劫,江青是毛毀滅中華文化的主要幫凶,她先為毛執掌中央文革小組,後任政治局委員。利用文革幹了不少壞事。

在毛澤東死後,江青這樣形容自己:“我是主席的一條狗,主席叫我咬誰我就咬誰。”在毛的政治棋盤上,“我不過是一個卒子,不過,我是一個過了河的卒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