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遠新抖落出來的文革秘事

而在中南海里,聽聽:「你幫幫她的忙吧,我們家剩的人不多了!」這才是毛澤東當時的真實心態。江青、毛遠新都是「我們家的人」,而那些人,統統外人。是我們黨的人,但不是「我們家的人」,而那會兒毛新宇還小,還派不上用場。

關於文革,一些當年的文革權貴們在有意無意一點一點地往外抖落秘事。為什麼會這樣?因為當年一些事情的確非他們個人所為,這些人也確是奉命行事。或者說在堅決按毛主席的偉大指示辦,你將毛高高掛在天安門上,將這些人一關十幾年,他們不委屈嗎?

江青委屈、張春橋委屈、王洪文委屈、姚文元委屈、陳迫達委屈、黃永勝委屈、吳法憲委屈、王力委屈、毛遠新委屈。文革一些頭面人物,沒有不委屈的。他們一天天關在秦城,得窩囊死!這地方從前關走資派關劉少奇的人,這還沒到十年就關文革派關毛澤東的人了。

江青、張春橋、王洪文死了,怎麼委屈也不知道了,但姚、陳、黃、吳、王、毛都出來了。這幾個人出來後哪個不往外抖落文革秘事?就象文革剛結束那會兒,外交部幹部群眾紛紛指責王海容為什麼迫害周總理?王海容急了,沒拿出錄音帶嗎?那上面清清楚楚響著偉大領袖的聲音:“是到批周公的時侯了……”

翻讀姚文元、陳迫達、黃永勝、吳法憲、王力諸人的回憶錄,他們哪個人真真正正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哪個人不是抖落出一大堆文革秘事,讓人們更進一步、更深刻地了解了文革和毛澤東。

現在,毛遠新也開始抖落了。

“1965年,毛遠新從哈軍工畢業了。毛主席叫他去空軍找吳法憲。吳法憲熱情地接待了他,安排他到某團部當參謀。毛遠新回來跟毛主席說了這個情況。毛主席說:‘沒當兵,怎麼就當官?不行,再去找吳法憲,重新安排。’吳法憲聽了毛主席的意見,非常感動和感慨,說:‘主席對自己的子女要求真嚴格!’這樣,毛遠新到雲南邊防的一個炮兵營當了一名操炮手。”

這段描述什麼意思不言而喻。核心詞是借吳法憲的嘴說:“主席對自己的子女要求真嚴格!”

然而,李訥是不是主席子女?從校門一出來才二十幾歲便解放軍報負責人,而後,又中央文革小組辦公室負責人。李訥“沒當兵,怎麼就當官?”

“1975年10月,毛遠新參加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20周年慶祝回到北京後,毛澤東告訴他,你不要回瀋陽了,留在我身邊做我和政治局的聯絡員吧,那兩個‘小耗子’跳船了。”

這裡,兩個‘小耗子’是誰?這就需要知道原來毛的聯絡員是誰?誰?王海容、唐聞生。毛在1975年10月為什麼不再用這兩個連周恩來見了都得點頭哈腰的女人,而改用毛遠新為聯絡員?還貶她們為兩個‘小耗子’?她們跳的什麼“船”?為什麼要跳“船”?這難道不是研究文革史的新課題嗎?

“做聯絡員期間,有一次江青把我叫去,要我把她保險柜里的文件給登記一下,以便她查找。這件事沒法拒絕。我就把她保險柜里的文件按目錄一一登記下來。交她看後,她說,這樣我還是只知道題目,不知道內容,能不能每個文件都搞個內容提要。我沒答應。江青給毛主席寫了一封信談這件事,還是要求我給她搞每份文件的內容提要。在這封信上毛主席畫了一個圈,沒批語。我不知是什麼意思,我怕江青拿著毛主席畫了圈的這封信找我,就去問毛主席。毛主席說:‘你幫幫她的忙吧,我們家剩的人不多了!’”(閻長貴《關於毛遠新的幾件事情》)

1974年1975年,正史里是毛澤東一再批評江青搞四人幫,什麼在政治局會議上痛斥江青。其實那是在試探人們對江青的態度。鄧小平果然中計,毛一揚手就是一巴掌。

而在中南海里,聽聽:“你幫幫她的忙吧,我們家剩的人不多了!”這才是毛澤東當時的真實心態。江青、毛遠新都是“我們家的人”,而那些人,統統外人。是我們黨的人,但不是“我們家的人”,而那會兒毛新宇還小,還派不上用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和訊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