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10首《玉樓春》 一首一個名句 歐陽修的最經典

《玉樓春》是一個常見和詞牌。

相傳,這個詞牌出自白居易的《長恨歌》: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這句詩敘述了唐玄宗和楊貴妃旖旎的後宮生活。

《玉樓春》這個詞牌有許多經典的詞作,今天文苑君整理了10首《玉樓春》,首首經典,來看一看,你喜歡哪一首吧!

《玉樓春·春景》

宋·宋祁

東城漸覺風光好,縠皺波紋迎客棹。

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

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

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

這首《玉樓春》最為膾炙人口,宋祁讚頌明媚的春光,表達及時行樂的主題。

一句「紅杏枝頭春意鬧」將春日的生機勃勃寫得靈動而傳神,而成為千古名句。而宋祁也得了個「紅杏尚書」的雅號,可見這首詞的影響力。

《玉樓春》

宋·歐陽修

尊前擬把歸期說,欲語春容先慘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

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這首詞是歐陽修西京留守推官任期已滿,離別洛陽時所作,應當是寫於離別的筵席上。

歐陽修於傷別中蘊含著深刻的人生體驗。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頗有哲理意味,是啊,天上明月、樓台清風原本無情,與人事了無關涉,只因情痴人眼中觀之,遂皆成傷心斷腸之物,物本無情,乃是人賦而有情。

《玉樓春·戲林推》

宋·劉克莊

年年躍馬長安市,客舍似家家似寄。

青錢換酒日無何,紅燭呼盧宵不寐。

易挑錦婦機中字,難得玉人心下事。

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

《玉樓春》詞牌意態婉約,劉克莊卻寫就了一篇豪放詞。

此詞上片描寫林姓友人在都城的冶遊放浪生活,告誡友人不要因為終日偎紅倚翠、兒女情長而忘卻恢復中原的事業。

「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是規勸不要同那些妓女們混在一起,灑拋那種無聊的傷離恨別之淚。楊慎評這兩句:末二語尤見壯心,「足以立懦」。

《玉樓春》

宋·晏殊

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拋人容易去。

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愁三月雨。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

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此詞描寫送別時依依難捨的心情和離別後無窮無盡的離愁,抒寫了人生離別相思之苦,寄託了作者從有感於人生短促、聚散無常以及盛筵之後的落寞等心情生發出來的感慨。

「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愁三月雨」,婉轉纏綿,深情一往,麗而有則,耐人尋味。

《玉樓春》

南唐·李煜

曉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

鳳簫吹斷水雲間,重按霓裳歌遍徹。

臨春誰更飄香屑?醉拍闌干情味切。

歸時休放燭光紅,待踏馬蹄清夜月。

此詞描寫春宮夜宴歌舞享樂的盛況,是李煜在南唐全盛時期創作的代表作之一。詞中形象豐美,情趣盎然,顯得俊爽超逸,高雅不凡,具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

「歸時休放燭光紅,待踏馬蹄清夜月」,寫酒闌歌罷卻寫得意味盎然,餘興未盡,所以向來為人所稱譽。讀此二句,既可感作者的痴醉心情,也可視清靜朗潔的月夜美景,更可見作者身上充盈著的文人騷客的雅致逸興。

《玉樓春》

宋朝李清照

紅酥肯放瓊苞碎,探著南枝開遍未。

不知醞藉幾多香,但見包藏無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悶損闌干愁不倚。

要來小酌便來休,未必明朝風不起。

這是一首被譽為「得此花之神」的詠梅佳作。

此詞上片詠梅,下片寫賞梅,不僅寫活了梅花,而且活畫出賞梅者雖愁悶卻仍禁不住賞梅的矛盾心態。

「要來小酌便來休,未必明朝風不起」寫明早風起,將很難看到梅花,故歸來飲酒賞梅,似「眾流歸海」,勢在必然。但究竟歸與不歸,令人騁想無極,乃有「似盡而未盡」之妙。餘韻繚繞,悠悠不絕。

《玉樓春》

宋·晏幾道

東風又作無情計,艷粉嬌紅吹滿地。

碧樓簾影不遮愁,還似去年今日意。

誰知錯管春殘事,到處登臨曾費淚。

此時金盞直須深,看盡落花能幾醉!

這是一首惜花傷時的詞作。

「此時金盞直須深,看盡落花能幾醉!」此二句明朗顯豁,曳頓挫,有一唱三嘆之妙。直須深「的連連呼喚中,蘊藏著無計留春、悲情難抑的痛苦,但這種感情卻故以問語相詰,就顯得十分宛轉。

《玉樓春》

宋·歐陽修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

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沉何處問?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

故攲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

這首詞是寫別後相思愁緒之作。上闋寫思婦別後的孤悽苦悶和對遠遊人深切的懷念;下闋借景抒情,描寫思婦秋夜難眠獨伴孤燈的愁苦。

「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沉何處問?」,一句之內重複了三個「漸」字,將思婦的想像意念從近處逐漸推向遠處,「何處問」三字,將思婦欲求無路、欲訴無門的那種不可名狀的愁苦,抒寫得極為痛切。

《玉樓春》

宋·周邦彥

桃溪不作從容住,秋藕絕來無續處。

當時相候赤闌橋,今日獨尋黃葉路。

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

人如風後入江雲,情似雨餘粘地絮。

此詞以一個仙凡戀愛的故事起頭,寫詞人與情人分別之後,舊地重遊而引起的悵惘之情。整首詞通篇對偶,凝重而流麗,情深而意長。

結句「人如風後入江雲,情似雨餘粘地絮。」形象地顯示了當日的情人倏然而逝、飄然而沒、杳然無蹤的情景。

「情似雨餘粘地絮」,是詞眼,全詞所抒寫的,正是這種執著膠固、無法解脫的痴頑之情。

《玉樓春》

宋·錢惟演

城上風光鶯語亂,城下煙波春拍岸。

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

情懷漸變成衰晚,鸞鏡朱顏驚暗換,

昔時多病厭芳尊,今日芳尊惟恐淺。

此詞以極其淒婉的筆觸,抒寫了作者的垂暮之感和政治失意的感傷。全詞上片傷春,下片寫人,詞中「芳草」「淚眼」「鸞鏡」「朱顏」等意象無不充滿絕望後的濃重感傷色彩,反映出宋初纖麗詞風的藝術特色。

「昔時多病厭芳尊,今日芳尊惟恐淺」兩句是全詞的精粹,使整首詞境界全出。用酒澆愁是一個用濫了的主題,但這是運用得卻頗出新意,原因正在於作者捕捉到對「芳尊」態度的前後變化,形成強烈對照,寫得直率。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最美宋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06/1542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