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中共「三高」外交 作繭自縛

身兼國務委員的中共外長王毅早前訪問中東六國,聲稱取得巨大成績。香港資深評論員劉銳紹分析中共以高投入、高成本、高浪費的外交政策,最終將作繭自縛。

身兼國務委員的中共外長王毅早前訪問中東六國,聲稱取得巨大成績。香港資深評論員劉銳紹分析中共以高投入、高成本、高浪費的外交政策,最終將作繭自縛。

繼美中阿拉斯加對話、中俄桂林會談後,中共外長王毅上月底又馬不停蹄的出訪中東六國—沙特、土耳其、伊朗、阿聯、巴林、阿曼。這也是王毅繼走訪非洲五國、東南亞四國之後的中東行。繼續美國在國際社會進行角力。

中東行是否如大陸吹捧的「取得巨大成績」,熟悉中國事務的香港資深評論員劉銳紹形容中共的對外政策是三高,即是「高投入、高成本、高浪費」。原因中國與這些中東國家的貿易,中國大陸是貿易逆差:「即是中國跟美國做生意不斷賺人家錢,兩千幾三千億美金計來,但跟這些國家中共是貿易逆差,人家賺中共錢。中共賺人錢就是中國勝利,中國在貿易逆差上人家賺中共錢,中共就視為策略,什麼都是它說。」

劉銳紹從多個角度分析,究竟中共在外交上是否取得重大勝利?首先今次王毅訪問的中東六國並非中東國家的全部,還有一直親美的以色列:「即使大陸跟伊朗友好,簽這簽那,但大家有無發覺王毅到伊朗訪問,都有幾千人圍在中共大使館門口抗議王毅到訪,因為伊朗本身都有不少人親美,這在中共宣傳肯定不會講。」

此外,美國和俄羅斯在中東的影響力也不小。他指,中共與中東六國主要在經貿上的活動,只限買賣而沒有擁有權:「現在中共取代美國成為沙烏地阿拉伯第一貿易夥伴,但我常說現在所講全部是買賣貿易關係,不是美國跟俄羅斯在中東地區的投資以至擁有權關係,大家看經濟別單單看,貿易數字多高,以為是最重要,美國跟俄羅斯在中東不同國家投資,我擲錢下來是擁有權,甚至你未來一定時間產權產量都是我的。」

中共黨媒不斷敲鑼打鼓大肆宣傳中共跟伊朗簽了廿五年全面合作計劃。劉銳紹直言是「計劃」,不是「備忘錄」,而且僅是由部長級的人簽署,而非國家元首級:「未來廿五年四千億美金投資,平均分攤一年不多,不過宣傳起來當然講四千億好勁,計劃在外交經濟活動而言只能代表一個願望,早前中共跟歐洲歐盟那個是投資協定,一個是投資,我的錢投下來,不是單單買賣,是投資協定,但今次完全不是,是講合作計劃,是比備忘錄協定的層次更低。」

再者中東國家局勢多變,他以伊拉克為例,美國支持的薩達姆上位,最後反面:「最後薩達姆因為自己利益同樣美國反面,於是美國說我要你下台,於是打伊拉克,國際上的事完全是利害,今日中共看見這些地方以利誘,但你能保住幾時會反面?」

新疆棉新疆集中營問題引發中東國家的不滿。劉銳紹認為談貿易是貿易問題,並不代表中東國家贊成中共打壓新疆:「在這情況下你見這些國家不講新疆問題,但其實你見這些國家平時一般情況下批評共產黨在新疆政策其實批評得很厲害。」他直言新疆問題其實就是宗教政策,只是被政治掩蓋:「尤其新疆維吾爾族好多都是伊斯蘭教,這跟中東地區宗教信仰很相似,這如果大家看是宗教原因多過政治,只不過北京又將這些扭在一起,成為政治掩蓋宗教。」

中共大肆宣傳自己在中東的外交政策贏了一役,但事實上外交部不僅是講錢還要看實力。劉銳紹以以色列為例,中共處心積慮地想得到以色列製造無人偵察機的技術,私下說服以色列賣給中共,其後給美國發現制止:「即刻喝住不准賣,以色列說我訂金都收了,美國說你賠訂都不准賣,餵賠雙倍,雙倍都要賠,你如果這樣我即刻動你,跟住賠錢誰賠,不是美國代人賠,是以色列自己要賠,這就是國際上另一種蠻。」

因此今次中共與伊朗簽的廿五年全面合作計劃,當中包括北斗衛星導航和飛彈。劉銳紹表示,中共幫伊朗搞GPS導航系統,變做軍事用途,很快中共變控制不了伊朗,巴基斯坦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中共幫巴基斯坦成為核子武器使用者:「你別以為這樣,人家就會永遠聽你話,很可能作繭自綁。」

他提醒中共不要以為外交戰略上有所提升,就可控制鎮壓一切:「連自己人都壓這是最不要得,我常說我最反對借外打內,尤其你是將內部鬥爭延續到今時今日。」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12/1580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