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周恩來之謎

作者:
中共每次出現重大失誤都有人被拋出當替罪羊。第一次是陳獨秀,第二次是瞿秋白,第三次是李立三。二、三次左傾路線的具體領導人和執行者都是周恩來,但他在黨內的地位絲毫未動搖。至於這第四次所謂王明路線,周在軍事上的責任更大。奇怪的是,毛澤東和王稼祥在遵義會議發難時,矛頭直指博古,未傷及周半句。

周恩來的評價,綜觀各種見解,可歸為三類:一是以中共官方為代表,努力塑造周恩來光輝形像;其次是民間猶愛周恩來的某些人,認為周恩來有人情味。三是把周罵得一錢不值,指他卑鄙無恥、毫無人性,在毛澤東面前搖尾乞憐,為虎作倀。曾任毛私人醫生多年的李志綏就說周在毛面前低聲下氣,是個人格低下的人。這三種評價都可以用到周恩來頭上,各自都可以找到一些事例來印證,但都不能對矛盾現象自圓其說。

筆者經過近二十年的懷疑思考和材料收集,覺得可以對周恩來的矛盾現象,作出綜合解釋了。為著行文方便,將基本上依照歷史本身的行程,進行分析。

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之謎

一九二四年,周恩來從法國途經莫斯科回國抵達廣州。他一到廣州,就被任命為剛成立的黃埔軍校政治部代理主任(不久便是正主任)兼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政治部主任,軍銜為中將。周時年二十六歲,可謂少年得志、意氣風發。他到底何德何能,出國所謂留學數年,歸來便獲如此重任?

其實一切的關鍵在於周恩來歸國途中,懷裡揣著一封推薦信。寫信人是第三國際執委書記、史達林密友、保加利亞共產黨領袖季米特洛夫。收信人是當時蘇聯派到中國協助孫中山訓練軍隊、建立黃埔軍校的鮑羅廷。鮑羅廷一見此信,二話不說,就任命周恩來擔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兼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政治部主任,並授中將軍銜給這位從未上過戰場的青年人。

季米特洛夫當時還是世界共產黨情報局主席,周恩來恰恰是中共特務組織創辦人。他在法國以及在德國留的什麼學,受的甚麼訓,不是十分清楚嗎!

對第三國際來說,周恩來是操縱中共的工具,而對中共來說,周是第三國際的代表。當時中共完全受莫斯科和第三國際控制,他們賞識誰,誰就能在中共占據要津,這己是公開的秘密,就連中共黨史也無法遮掩這一事實。

周恩來旅歐期間除了成為季米特洛夫親信之外,還利用旅歐支部,建立了以他為首的幫派體系。這一幫派體系對他一生的重要性,我們只須看看名單就知道:朱德、葉劍英、鄧小平陳毅、李富春、李立三、李維漢、聶榮臻、蔡和森(歸國後任政治局委員、一度任中央書記)、惲代英(歸國後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陳延年(陳獨秀之子、廣東區委書記)、向警予(蔡和森之妻,歸國後任政治局委員)、蔡暢(蔡和森之妹,中央委員)。(上述名單憑記憶所及)

不倒翁之謎

國共合作破裂,蔣介石在上海對中共大開殺戒,中共開始公開籌建自己的武裝力量。周恩來的背景和作用,就變得異常重要起來。他遵照第三國際指示,和朱德、賀龍、葉劍英等策動南昌起義(在這之前,周恩來領導的中共廣東省委已經下設軍事部,因此中共軍隊的真正創始人是周恩來)。不久,毛澤東搞了秋收起義。毛的草根性和自發性,使他選擇到偏避山區占山為王。周恩來遵循第三國際指令去攻打廣州,僅至半途,人馬己損七八成,餘部只好由朱德率領去井岡山借毛澤東地盤躲避。周恩來仍去上海、廣州等大城市策劃城市暴動、搞暗殺。

按蘇聯觀點,社會主義革命要取得成功,只有發動城市起義。周恩來雖然屢戰屢敗,人馬十損其九,卻始終堅定不移執行第三國際的指示,史達林對毛澤東盤據山區非常不滿,指責其是“富農路線”。周恩來奉命從上海趕去江西瑞金,親自坐鎮,派陳毅奪了毛澤東兵權,撤了毛的職務並逐出政治局。

盲從史達林的結果,連江西根據地也瓦解了,不得不撤轉移,進行長征。由於連打敗仗,士氣低落,人心渙散,每天都有大量士兵開小差。十萬人的隊伍跑到遵義,只剩下二萬人,這支隊伍面臨徹底瓦解。

中共每次出現重大失誤都有人被拋出當替罪羊。第一次是陳獨秀,第二次是瞿秋白,第三次是李立三。二、三次左傾路線的具體領導人和執行者都是周恩來,但他在黨內的地位絲毫未動搖。至於這第四次所謂王明路線,周在軍事上的責任更大。奇怪的是,毛澤東和王稼祥在遵義會議發難時,矛頭直指博古,未傷及周半句。周恩來在遵義會議上,起先只是做和事佬,讓劍拔弩張的雙方心平氣和講話,會議開了一天一夜之後,到第二天,周恩來轉而支持毛澤東。

新成立的領導核心三人軍事小組中,周恩來依然名列其中。排名順序是毛澤東、王稼祥、周恩來。周恩來垮不了的原因,查看一下參加遵義會議成員的名單就知道,周恩來的勢力幾乎占了八九成,毛澤東如同時挑戰周恩來肯定贏不了,說不定自身還要遭遇厄運。再說,即使他能贏,所贏的結果,只能是這支潰不成軍的部隊一分為二,變成周恩來的軍隊與毛澤東的軍隊,那同樣意味著大家都將被蔣介石消滅。其次,這支軍隊需要蘇聯物資上的援助,要使這分外援不斷,領導層必須要有莫斯科信得過的人。

毛澤東果然不負眾望,取得長征勝利。勝利的得來並非像中共所宣揚吹噓的那樣,是由於毛的英明指揮,毛確實也打了一二次小勝仗,但最終能擺脫蔣介石圍追堵截,靠的是心狠手辣的大陰謀。

長征起先的意圖是兵分兩路,突圍到新疆或內蒙古中蘇交界處,在那兒背靠蘇聯建立根據地。蔣介石當然不會讓中共圖謀得逞,馬不停蹄沿著中共的逃跑路線圍追堵截。

毛捕手指揮權後,以黨中央名義電令紅四方面軍,繼續按原定計劃北上,還裝模作樣約定了會合地點,使紅四方面軍行蹤完全暴露,吸引了蔣介石調軍圍追,他和周恩來卻悄悄溜向陝北延安。張國燾所率領的紅四方面軍,在人數上比毛的紅一方面軍要多得多。被騙作誘餌的紅四方面軍幾乎全軍覆沒。毛、周為了遮掩自己的卑劣用心,反過來倒打一耙,說張國燾擅自率軍逃跑,另立中央,給張國燾安上個陰謀家名號。

毛澤東到延安腳跟甫穩,喘息方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王稼祥踢出局。毛不相信來自莫斯科的人,但對兩虎共存的局面來說,又必須要有一個能起緩衝作用的中間人物,這個人物既不能與莫斯科關係太深,(太深毛澤東不信任),又不能有自己的勢力和組織系統(周恩來不放心),但在黨內卻要有相當資歷。毛澤東挑選了劉少奇,劉原先一直從事地下工作,地下組織已基本上被蔣介石搗毀,他與毛共過事,到過莫斯科開會,在黨內無自己的勢力,卻有相當資歷。這是一個可以充當中間人的角色。毛把劉少奇扶植上來之後,經過數年經營,曾打算清洗一批周恩來的勢力,這就是所謂的延安整風運動。對於這場半個世紀前的整風運動,中共直到至今諱莫如深,有關檔案拒不公開,至今只傳聞周恩來在整風時作過檢查,看來他的實力並沒有受到重創,因他的地位依然穩固如舊。

劉少奇最恨誰?

直到如今,海內外輿論仍把中國文化大革命看作毛澤東與劉少奇之間的權力爭鬥,或者是毛澤東路線與劉少奇路線的鬥爭,如果真是這樣,文化大革命開始半年,劉少奇就被打倒了,毛已取得了權力鬥爭的勝利,為什麼遲遲不結束文化大革命,一直持續到他去世,由別人來結束?如果持續的目的是剷除劉少奇的殘餘勢力,為什麼被打倒的各級幹部,在林彪垮台後絕大多數都“解放”,重新被起用?

把文化大革命看作毛劉之間的鬥爭,顯然無法回答這樣的問題。還有:頭號走資派劉少奇被交給紅衛兵狠鬥亂打,最後慘死獄中;二號走資派鄧小平卻被保護起來,下放在江西農場養老;三號走資派陶鑄下場和劉少奇一樣;四號走資派譚震林大鬧懷仁堂,當面拍桌罵江青,卻安然無事。

這些現象又該如何解釋?

根據上文所述,免受紅衛兵瘋狂衝擊的都是周恩來嫡系。

俗話說,打狗看主人。毛澤東如對周的嫡系也同樣毫不留情,那等於是同周及其派系公開決戰,毛可把劉少奇輕易置於死地,卻無把握能擊垮周的勢力。因此不能不有所忌諱,只能借打劉餘風,順勢掃一下周的陣營,不敢直接對陣開戰。

中共直至如今仍羞羞答答不願公開承認毛周之間在文革的爭鬥,甚至很荒謬地堅持說周是毛的親密戰友。他們如此宣揚時,顯然忘了這是有損於周的“光輝形像”的。毛髮動罪惡的文化大革命,周始終是他的親密戰友,豈不同樣罪責難逃!可是他們也無法為了周的“光輝形像”,去宣揚他和毛之間的衝突。因為在文革中,周恩來確實做了大量支持維護毛澤東的事。

他只在一個地方竭力抵抗毛:即全力維護他那幫派體系的地位和權勢。

這是他至高無上的原則。為了這一原則,他可以迎合毛澤東,也可以抵抗毛澤東。為了這一原則他可以犧牲任何社會正義與理想。

至於這幫派體系之外的人,因他這一原則遭受犧牲更是不在話下。在劉少奇問題上,最清楚不過地暴露了他這個有著“光輝形像”的“偉人”,實際上是個權欲私心極重、保護自身第一、而又性格懦弱的人。

如前所述,劉少奇在中共黨內並沒有自己的幫派勢力,他是靠毛提拔又大肆吹捧毛起家的,文革中打倒他及其叛徒集團也僅僅六十一人,其中地位最高的只是中央書記處書記兼北京市長彭真和原任公安部長、文革前調任總參謀長的羅瑞腳。其餘大多屬文教宣傳系統。

劉少奇憑這幾個毫無實力的人馬就反毛澤東,莫非利令智昏?或者他反毛只是毛的猜疑從而蒙受沉冤?

據目前所掌握的材料,劉少奇雖然沒有明目張胆反毛,但架空毛的舉動確實己有數年。大躍進失敗,全國陷入大饑荒後,61年召開七千人大會。會上劉少奇雖然未點名,卻直截了當地說領袖不是神,也有犯錯誤的時候,我們不應該盲目跟隨,喊萬歲是封建主義等等。毛被迫在這次會議上作了檢討,並宣布退居二線,不再過問經濟問題。文革前,毛想把姚文元的文章放在《人民日報》或《北京日報》發表,被置之不理。這表明劉、彭己不把毛放在眼裡。

與光杆司令相差無幾的劉少奇哪來的這份力量,竟能迫使毛澤東收斂氣勢,處於半退隱狀態?

結論很簡單,劉脫離了毛的陣營,和周恩來結成了聯盟。

(六零年後,鄧小平把中央書記處工作全部交給副手彭真處理,自己一心玩橋牌,在政治局會議上一言不發,坐得離毛遠遠的。這表明周派早就預謀讓劉少奇充當與毛直接衝突的馬前卒)。

他們倆結成聯盟,中央高層權力就基本被被控制住。七名政治局常委之中,毛只剩下林彪一個死黨,而林彪自建國以後,幾乎從不過問政治,政治局會議極少參加。一個原因是他脊髓神經受過槍傷,身體十分虛弱,怕風怕光怕冷怕熱,另一方面他深知伴君如伴虎,自己又有功高震主之嫌,不如退避三舍。如此,在政治局常委之中,毛實際上成了孤家寡人。

至於軍隊中的勢力,劉少奇雖沒有半點,但周恩來卻至少和毛澤東旗鼓相當。而在八大元帥之中,周恩來的勢力遠大於毛澤東。(原是十大元帥,毛在廬山會議砍去了他的忠臣彭德懷,羅榮桓在文革前病逝。因此十大元帥到文革時只有八人:朱德、林彪、劉伯承、賀龍、陳毅、葉劍英、聶榮臻、徐向前)。

按照周劉的盤算,他們採取逐步架空毛的戰術定可穩操膀券。在黨內高級幹部中,毛的威信大挫之後,劉少奇的威信逐年上升,至文革前己達到和毛並駕齊驅的地步(老百姓家中掛的領袖頭像也是毛澤東和劉少奇並列)。

可是他們設計的棋步中,走了一步最大的錯著:他們為了麻痹毛,為了遮蓋自己的用心,在架空毛的同時,卻在輿論方面大捧特捧、大吹特吹毛澤東。

毛是個權力第一的人,他怎麼會滿足於輿論上做個帝王?65年竊聽器事件使毛感到自己的地位危險,下決心搞文革反攻。

竊聽器事件,最早是文革初期紅衛兵揭露楊尚昆罪行的大字報披露的,但詳情披露得不清楚,大字報只是說楊尚昆對偉大領袖毛主席搞特務手段,在毛主席的辦公室安裝竊聽器。據李志綏的書中說,竊聽器事情暴露的過程是這樣的:毛的專列停在長沙車站,車上的隨從人員下車到月台上散步。通信兵XX在月台上見到張玉鳳,就模仿毛澤東的口音和張玉鳳開玩笑,該通信兵所模仿的話是毛澤東在車廂里和張玉鳳打情罵俏的話。張玉鳳大驚失色,立即返確認鍵廂報告毛澤東。毛澤東將該通信兵叫上車廂詢問,該通信兵說是羅瑞卿布置的。毛再問羅瑞卿,羅瑞卿說是楊尚昆根據政治局會議的決議要求他在毛的車廂里安裝竊聽器,以便政治局成員及時了解毛主席的指示好貫徹執行,羅瑞卿並且拿出政治局有關該決議的文件給毛澤東看。毛看了之後沒作聲,似乎沒當一回事,但回到北京就決定搞文革並說服了林彪支持他。

毛為了方便自己部署反擊,以提拔羅瑞卿去當總參謀長的方式,趕走了老跟在自己身邊的公安部長。羅瑞卿以為毛可被甜言蜜語蒙住,還在《紅旗》雜誌上發表文章大肆吹捧毛。他們以為毛被架空,自己又被塑造成毛思想的最佳繼承者,如此毛將無反擊之力了。

他們低估了毛澤東。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13/1646198.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