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鼓吹的韓戰細菌戰竟是虛假宣傳

作者:
只覺得對不起中外科學家,讓他們都簽了名。也許我還是太天真,因為他們可能知道真相,但服從政治鬥爭需要。如是這樣倒罷了,如不是這樣,他們是受我們騙了。 我曾不止一次向黃克誠說對不起他們。黃說你不用這麼想,搞政治鬥爭嘛,而且一開始你就表示了你對細菌戰的看法,是很不容易的事,你已盡到責任了。

韓戰停戰距今(1997年)已44年(本文寫於1997年——編者注),至於1952年轟動全世界,美帝國主義有口難辯的細菌戰的真相如何?

答案是一場虛驚。

當年黨中央是確實(至少開始的時候)認為美軍是進行了細菌戰,我們動員了全軍和全國,花了大量人力和物力進行反細菌戰運動,美帝國主義也是一時臭名掃地,原駐朝美軍司令李奇微,1952年末調任歐洲盟軍司令,到達機場時,群眾罵他是瘟神,一時下不了台。他說憑上帝之名發誓,美軍沒有進行細菌戰,才讓他走。

事件的緣起是冬季的雪地上出現大量蒼蠅和跳蚤。後來知道是雪蚤,不是人蚤,朝鮮語稱oguli,是冬季雪地自然現象。雪蚤是彈尾目(Collembola)黑跳蟲屬(Isotomapalustris)。我東北也有雪蚤的報告及那時我們以為雪地上不可能有蒼蠅和跳蚤,加上外國報紙報導日本細菌戰犯石井來朝鮮前線調查美軍不明死亡,於是中央判定美軍進行了細菌戰。

事件的主要經過如下:1952年1月29日,志願軍衛生部和志願軍司令部收到42軍電報稱:美機於1952年1月28日飛過平康郡該軍駐地,戰壕雪地上發現多種昆蟲,有內蚤、蠅和類似蜘蛛的昆蟲。42軍送來23個跳蚤(雪蚤),33個蒼蠅和類似植株的昆蟲標本。我們化驗室進行培養,沒有發現致病菌。42軍衛生部部長是高良,是我在三師時衛校的教育長,一個很細心和有水平的衛生幹部。他一定對細菌戰有所警惕,才發這個電報。42軍的電報同時報志司,引起彭德懷司令員的高度重視,轉報黨中央,又電告各部隊警惕和要及時報告類似情況。一時幾乎所有部隊都有類似發現的電報(兩個月中有近乎千次報告),報告敵投的東西是五花八門,有死鼠、有蒼蠅,還有大蚊子,有昆蟲容器(是美軍撒宣傳品用的鐵四格彈殼和帶降落傘的紙筒),有樹葉和蛇,還有一兩個單位報告有朝鮮居民突然死亡,報告河中漂來大量死魚,並送來10餘條小死魚(鯽魚)標本,經細菌學培養出是純沙門氏桿菌。《人民日報》又報導美機多次侵東北投撒細菌,死鼠和其他東西,恰巧此時,美軍前線發現不明死亡,美軍派日本細菌戰犯,原731部隊的頭頭石井來朝鮮調查此事,並公布此消息。黨中央根據以上情況判斷美軍進行了細菌戰。不幾天,1952年2月22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醒目消息,發表以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政府的名義,譴責美帝在朝鮮和我東北進行大規模細菌戰並附有投撒物和細菌抹片的照片,在全世界引起震動和紛紛譴責。事先我們並不知《人民日報》這麼快公布。公布後,我對衛生部朱直光副部長(現已故世)說,這下我們要被動了。

朱說今後只有做文章。中央衛生部是賀誠副部長當家,他在東北工作過,知道日本的731部隊是搞細菌戰的部隊,知道石井其人其事,是他的錯誤判斷,黨中央同意了。他派昆蟲學家何琦教授和細菌學家魏曦教授(二人現均故世)來朝鮮調查。他們來前,我們已多次派員(包括我本人)到報告單位,去核實情況,結果是雪地上有昆蟲和其他投撒物,但未發現突然死人和可疑病人,前報死人的單位說是道聽途說的事。至於蒼蠅,幾乎家家灶前灶後都有,它們可隨時飛到門口雪地上。

我個人分析:

(1)帝國主義是什麼壞事都能幹得出來的,細菌戰也不例外。

(2)但嚴冬不是進行細菌戰的好季節,天冷昆蟲活動能力弱,也不利於細菌繁殖。

(3)在前線戰壕一帶投,人煙少,有病也難傳染,而且離美軍戰壕不過數十米,還有反彈的可能。

(4)朝鮮本有虱媒傳染病流行,城鎮房舍多被炸毀,百姓都住防空洞中,生活很困難,朝鮮民族極頑強,再來個細菌戰也不會有更大災難迫使他們投降。

(5)我們的初步調查尚不能證實美軍進行細菌戰。我向洪副司令匯報我的看法,他同意我將意見發報報告彭總和中央,我並建議暫勿大事宣傳,以免將來被動和浪費人力和物力。(這是何、魏二教授尚未來到前的事。)中央即來電批評我警惕性不高,說就是敵未進行細菌戰,也可能乘此加強衛生工作。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炎黃春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23/1724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