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川人:動態清零,中國人只是「成本和代價」?

作者:
那些居中共廟堂之高的「人」,總覺得自己是中國的主人,對待螻蟻般的中國人總是可以隨心所欲地竊取其利益,犧牲其性命,以換來獨裁者自己的幸福和安全。用甜蜜的謊言雖可以暫時地欺騙中國人,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中共的邪黨面目,為此,很多中國人開始對中共邪党進行反思,有人自嘲稱:「小時候看中共官媒,每當聽到『中方不惜一切代價』,就以為自己是『中方』,長大了才徹底弄明白,原來自己只是那個『代價』。」

吉林疫情期間爆多起自殺事件,有患者在方艙醫院得不到救治,痛苦地尋短見,有官員被問責,不堪壓力跳樓,也有學生因在家上網跟家長拌嘴,情緒失控跳樓。(視頻截圖)

據中共官媒報導,截止4月29日15時,北京新增本土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病毒)感染者67例,涉及北京10個區,為此中共被迫暫停了北京一切餐飲經營單位的營業,這標誌著北京在經歷短暫的動態清零「成功」後,再一次失敗了。同樣的,近期堅持動態清零的廣州也在苦苦掙扎,4月30日,廣州新增39例中共病毒感染者,廣州白雲機場因發現一例陽性患者,被迫取消一千多航班的飛行,很多人被中共標記成紅碼或黃碼。一時間,質疑中共動態清零政策的聲音此起彼伏,很多有理智的中國人正在質疑中共當局,明知動態清零無法實現,為何仍要堅持?

4月29日,中共政府網站公開發文,解釋了中共政府為何要堅持動態清理的防疫政策。中共稱,第一,當前中國的醫療資源不平衡,如果採取與病毒共存的所謂「躺平」的策略,醫療衛生資源將會面臨嚴重擠兌風險,大量有基礎病的患者、老年人、兒童、孕婦等人群的身體健康將會受到威脅。第二,「躺平」會對中共的經濟社會發展也產生嚴重衝擊,進而影響到中共政權的穩定性。所以中共決定堅持動態清理,直到中共或其它國家開發出有效藥物。然而,這只是中共單方面的解釋,其實施的效果不容外界質疑。

那麼中共一直堅持的動態清零效果如何呢?北京、廣州現在的防疫窘態似乎說明了一點問題,但更能說明問題的卻是上海——一個2500萬人口的超級大城市,兼國際化金融中心。在上海「動態清零」期間,有因哮喘差點喪命的知名作家,有生病得不到救治而跳樓的小提琴家,有公開中共擁護「清零」的網信證券副總裁因腦溢血無法得到救治而猝死家中,有曾經辱罵過方方的退休檢察官因病在網上四處求救,有像郎咸平這樣的中共擁護者,為了賺錢,把家從台北搬到香港再搬到上海,想不到在自己成功發跡的上海卻救不了自己母親。當然,上海還有那個會講「中國故事」的復旦教授張維為,在鼓吹中共防疫政策比美國厲害500倍之後,同樣在家中餓肚子。上海還有《唱支山歌給黨聽》的作曲者朱踐耳的夫人舒群,因突發急病被多家醫院拒收,最終被送去了屍體爆滿的太平間。上海還有那個港紅歌星陳奕迅,不顧大局地發出哀怨,稱再這樣封下去,日子怎麼過,因為他卡上只剩下3000萬了……一封城,很多中國人發現自己正是中共清零的「成本和代價」。

這次上海清零不僅收到了來自中共權貴們的哀怨,同樣也獲得了中共「外國友人」們的憤怒。據彭博社的民調顯示:未來一年,上海的外國人可能減少一半,48%的外國人表示,如果不是馬上離開,也將在今後12個月裡離開上海。上海當初為了引進國內外各項尖端技術,不惜重金吸引外資,上海有7萬多家外資企業,800多家跨國公司,500多家外資研發中心,上海有五分之一的人都在外企上班,現在一半左右的外國人表示要離開上海,那麼外國友人離開後上海還剩下什麼?滿目蒼夷,一切歸零,民生凋敝,這難道就是中共想要的實際效果?這難道就是封城帶來的「經濟社會發展不會被嚴重衝擊」?現在廣州、深圳和北京,都依然堅持動態清零,向上海學習,未來中共堅持動態清零的政策,無疑將收穫越來越多的負面反饋,數億中國人都將成為中共的清零「成本和代價」。

更令人噓唏的是,中共花了巨大「成本和代價」的動態清零,也只是讓防疫的效果回到了原點,也就是「成本和代價」白白地被中共犧牲了。上海防疫名家張文宏坦言:上海目前46萬人感染。4月1日封城時感染4.3萬人,靜態管理22天達到46萬。R010,符合奧秘2統計特徵,證明封城等於沒有封。換一種說法,封小區,再連續做二十次集中核酸,導致樓宇通道集聚交叉感染,造成的實際效果,等於沒有封。張文宏預測5月19日感染峰值為60到80萬人,中共不可能把60到80萬人全部拉去朝鮮「治療」,這些人回歸社會以後,有1%復陽就是6000人,這意味著上海防疫又回到3月23日的感染狀態,屆時,中共會把上海再封一遍?!可見,中共與病毒鬥爭註定是失敗的,而失敗的成本和代價卻是每一個中國人。

中共堅持的「動態清零」式的封城,難道不會導致大量有基礎病的患者、老年人、兒童、孕婦等人群的身體健康受到威脅?封城難道不會對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產生嚴重衝擊?!明知不可能會成功,但為何中共仍要堅持動態清零?因為這不僅是面子問題,更是路線鬥爭問題,是權力鬥爭,說白了這是權力的傲慢,是現代版的「指鹿為馬」。毛澤東搞三反五反,搞文化大革命,搞批林批孔,搞各類政治運動,徵求過民眾意見嗎?有正義性和道德性可言?鄧小平六四鎮壓屠殺愛國學生,徵求過民眾意見嗎?有正義性和道德性可言?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搞群體滅絕,徵求過民眾意見嗎?有正義性和道德性可言?這一切都是獨裁者的傲慢使然,其背後是它們擁有的絕對權力。誰給予了獨裁者傲慢的權利,誰就會承受給予獨裁者傲慢權力的一切惡果!

這次最為典型的自己挖坑埋自己的當屬網信證券副總裁韋某。4月4日,韋某在微信朋友圈轉發相關新聞表示:「我贊成堅持動態清零的策略,執行戰術和管理手段要優化,困難終會過去,但必將有大的收穫:帶灣灣回家時,全民戰爭動員也不過如此,漂亮國想想只能瞪眼目送。到那時看,現在的困難和成本是最低的。」4月12日,韋在上海家中突發腦溢血,封控期間聯繫救治未果,於住所病逝。這位中共旗手韋大人自然是看不到灣灣回家和全面戰爭動員了,因為他已變成了中共的「最低成本」,徒惹世人噓唏和嘲諷!

現在中共黨官韋某意外成為「最低成本」的境遇正引發更多中國人的思考和憂慮,很多中國人擔心自己將成為中共口中的下一個「成本和代價」。中共在特殊情況下如何對待老百姓,這次上海封城演繹的淋漓盡致。中共先是闢謠稱不封城,幾天後上海突然就封城了,搞得相信中共宣傳的老百姓措手不及。封城後,貨幣在上海幾乎失效,外賣快遞超商幾乎全停,上海普通人都在手機上搶菜和等待做核酸,然而在線買菜資源有限,幾乎沒有人能搶到。為打通物流瓶頸,京東物流派遣數千人進駐上海,打算為上海市民送物資,但卻遭到了小區物管和社區人員的一致抵制,鎩羽而歸。更慘的是那些獨居老人,不做飯的年輕人、還有疾病需要救治的人,只有在家中慢慢死去,中共一個反抗、怒吼的機會都不留給他們。

那些居中共廟堂之高的「人」,總覺得自己是中國的主人,對待螻蟻般的中國人總是可以隨心所欲地竊取其利益,犧牲其性命,以換來獨裁者自己的幸福和安全。用甜蜜的謊言雖可以暫時地欺騙中國人,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中共的邪黨面目,為此,很多中國人開始對中共邪党進行反思,有人自嘲稱:「小時候看中共官媒,每當聽到『中方不惜一切代價』,就以為自己是『中方』,長大了才徹底弄明白,原來自己只是那個『代價』。」所以,動態清零,是一面試金石,它試出了中共的邪黨面目,也試出了中國人只是中共口中「成本和代價」這一殘酷現實!大劫在前,誰能看清中共的邪惡面目,誰才可能避免被中共當成「成本和代價」犧牲掉。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02/1743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