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馬雲們快得救?習近平的真正目的... 被普京害慘!中歐班列已停中企大落跑;

海歸下沉到縣城能有工作就行;財經作家遭禁言;北京環球上海迪士尼成難兄難弟;美商界領袖:經濟明年初陷衰退;美股血崩拖累,美國家庭財富兩年來首見縮水

中國鷹派突然放鬆了對科技企業的控制,馬雲們快得救了?投資人可以當作中國股市觸底嗎?

由於擔心遭到二級制裁,多家中企終止了與俄羅斯的合作項目,更慘的是,一條從中國邊境穿過哈薩克、俄羅斯、白俄羅斯並進入歐盟的中歐班列路線,目前幾乎停運。

隨著就業形勢變化,高學歷人才開始向下流動,碩博生爭奪基層崗位編制的新聞層出不窮,許多留學生也開始闖蕩縣城。

美國商界領袖警告,美國人將承受通貨膨脹和經濟衰退的最壞影響。

在中國有「最賺錢財經作家」之稱的吳曉波,近日其社群帳號被禁言。今年已有多名經濟分析師被平台禁言,評論中國經濟成高風險領域。

被普京害慘?中企大落跑,中歐班列「已經死了

俄羅斯等5國發起的「歐亞經濟聯盟」(EAEU)與中國簽署了一帶一路投資合作。上海智庫證實,歐亞經濟聯盟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合作恐因歐美的制裁,讓參與該經濟合作的中企遭到二級制裁風險,至少5家中企於5月底停止俄羅斯在西伯利亞北部北極液化天然氣2的工程合作。還有更慘的,一條從中國邊境穿過哈薩克、俄羅斯、白俄羅斯並進入歐盟的中歐班列路線,目前幾乎停運。

歐亞經濟聯盟(EAEU)屬於後蘇聯國家的經濟聯盟,成員有俄羅斯、亞美尼亞、白俄羅斯、哈薩克和吉爾吉斯等5國,該聯盟成立1年後,北京和莫斯科於2015年簽署了歐亞經濟聯盟與一帶一路倡議投資合作的聯合聲明。

如今風向變了,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趙龍(音譯)坦言,歐亞經濟聯盟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合作,因歐美制裁導致中國企業面臨二級制裁的風險。華為暫停新訂單、部分俄羅斯員工休假;石油和天然氣巨頭中石化則暫停與俄羅斯就價值高達5億美元的天然氣化工廠的談判,至少5家中國公司於5月底停止俄羅斯在西伯利亞北部的北極液化天然氣2的相關工程。

不僅如此,卡內基高級研究員Paul Stronski表示,一條從中國邊境穿過哈薩克、俄羅斯、白俄羅斯並進入歐盟的中歐班列路線,得到中國大力補貼,被視為通過歐亞經濟聯盟將貨物從中國運往歐洲的重要路線,「現在已經死了」。

Stronski直言,考慮到聲譽風險,或者擔心俄羅斯會扣留這些貨物,歐洲供應商現在對通過俄羅斯將他們的貨物放在火車上持謹慎態度。出於同樣的原因,中國生產商對使用這條路線越來越謹慎。

為避開制裁風險,中國發改委報告顯示,中國對外部不確定性的警惕性越來越高,今年將風險控制聚焦在「一帶一路」建設中,這也促使中企開始縮減一帶一路倡議的國際投資。

海歸下沉到縣城:能找到一份工作就行

2021年海歸人數創歷史新高,希望回國就業的留學生相比2020年增加48%,高達80萬人。或主動,或被動,下沉到縣城,正在成為這80萬留學生中,一部分人的新選擇。

一位剛剛在縣城私企入職的留學生說:‌‌‌‌「說不定以後我們縣城的公司,也不是說進就進了。‌‌‌‌」

2021年12月份,文靜從昆士蘭大學畢業,澳大利亞八大名校之一,金融系碩士。求職了半年,她最終落腳在山東老家的縣城。那是一家上千人規模的農業公司,生產飼料,也賣鴨子。

作為管培生,領導安排她從基礎做起,先把財務、出納、銷售內勤全熟悉一遍,最後再定崗。

之前文靜的求職之路頗為曲折。

文靜曾嘗試去考事業編,即便在山東濱州的縣城,事業編的最低學歷要求也卡到了研究生,同一個崗位四十多人競爭。她沒擠進複試。

無奈之下,文靜直接跑到大街上去看招工信息。有家金屬加工廠常年招會計,她想去試試。填好簡歷,等了一周,沒有任何消息。她給招工的負責人打電話問原因,對方說:‌‌‌‌「你學歷太高了,沒有合適你的崗位。‌‌‌‌」

上面夠不著,下面不敢要,成了留學生最大的困境。

阿青自認為自己是個有點理想主義的女生。無論是武漢大學的本科,還是英國愛丁堡大學的碩士,都選了熱愛的文學專業。

圖:阿青和同事在池塘撈蝦

面試網際網路大廠失敗後,阿青進了一家位於諸暨縣城的世界五百強企業旗下的子公司,主要業務是負責集團教育項目的餐飲。

她說,下沉到縣城,進入實業,首先要破除海歸、名校的光環,腳踏實地,關注人的需求比什麼都重要。

曾燕記得,2010年從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畢業那會兒,留學生在國內還是很金貴的,回國就業的同學裡,基本都去搞科研了,不是分住房,封‌‌‌‌「長江學者‌‌‌‌」稱號,就是給幾百萬科研資金。根本不用去企業找工作。

由於曾燕的父親去世了,她打算回國。

根據她的學歷和經驗,獵頭給出最優的建議是,去醫藥企業的外包數據分析公司。月薪一萬出頭,幾乎沒休息日,隨時有活隨時干。對方很誠懇地告訴她:‌‌‌‌「他們看不上碩士,都想要博士。‌‌‌‌」

北京環球與上海迪士尼:從一時瑜亮到難兄難弟

從今年3月21日上海迪士尼樂園關閉,到6月10日星願公園、迪士尼世界商店及藍天大道恢復營運,上海迪士尼樂園、迪士尼小鎮及度假區的酒店等核心業務仍保持關閉,具體恢復營業時間未知。

漫長的近3個月關停時間,上海迪士尼小鎮不復往日繁華,有網友5月底實拍,巨型充氣唐老鴨漏氣了,入園前的卡通人物雜草叢生。

與上海迪士尼同病相憐,北京環球影城去年秋天開業後就飽受疫情摧殘,今年5月1日起北京環球影城關閉,於6月15日起將恢復開放,每日限流75%,門票和酒店則將於6月11日開始預售,關停近45天。

上海迪士尼樂園、北京環球影城關停對其收入影響巨大。

上海迪士尼2019年全年遊客數量破千萬,全年營收70億元,一個季度不能營業,收入損失大約在17-20億元之間。

北京環球影城去年9月底開業以來表現一直不溫不火,去年3個月實現營業收入16.45億元,累計接待遊客突破210萬人次,近45天不能營業,收入損失近8-10億元。

除此之外,北京環球影城、上海迪士尼員工均過萬人。旅界此前曾披露,北京環球影城每月僅員工開支就過億元,上海迪士尼情況則與之相似。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13/1761701.html